专访丨段子手池子:遇上了脱口秀好时代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7-05-13 16: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池子参加《吐槽大会》
池子几乎以天才的面貌出现在脱口秀界。
张绍刚开口介绍吐槽者,出生于1995年,没上过大学,扎小辫,戴大框眼镜,不用看,马上知道要出场的就是池子。
今天段子里不带“知识点”或“太狂了太狂了”这两个词,网友会觉得池子今天心情不好,或者不想好好准备。
和李诞一样,池子是《吐槽大会》的常驻嘉宾。节目中笑点最密集的时刻,除了开场时的李诞专场外,就是池子中间出场的时候了。
李诞
李诞说到池子,用“没办法,他就是天才”来形容,甚至说“他的天赋就是够他吃一辈子,哪怕不努力也能是一流,再努力一下就会是大师”。
作为一个脱口秀演员,有节奏感得逗人笑需要练习。和相声一样,这里面有技巧。写段子有技巧,说也有。
在内容上,池子不如李诞那样能将段子串得浑然天成,段子间的衔接稍显生硬,台本上的点看上去乱七八糟。但这都没关系,只要他一开口,就让人想笑,而且可以没有铺垫地让人嗨起来。这是李诞所谓的表演天赋上的“哐哐加分”。
池子自己说,他的台本不是故意写得混杂,这就是他自己的特色。他喜欢“现挂”,从在酒吧里表演的时候开始就喜欢这样,随便写个单词,在台上直接发散出去随便讲,几乎每次都会讲得很好笑。
即便是参加不能“现挂”的节目,他的段子出炉的过程其实也是“现挂”的。写台本的过程是,一边对着电脑“嘚啵嘚”,一边记下自己觉得好笑的话。“就自个儿对着电脑说这人,不停地说,把自己说乐了,这气口就下了。”
采访池子时会发现,“乱”大概真的就是他的特色,同一个话题可以来回地讲几遍,每次都说不一样的话,却都有让人认真听下去的欲望。
池子
即便是天才,也需要遇上一个好的时代。池子碰上了完全不用他卧薪尝胆的脱口秀好时代。按照他自己的话说,从他作为一个无业青年,在网上看到“原来中国也有脱口秀”开始,到现在有这么多想给他生猴子的女粉丝,也就刚刚过去了两年。
而李诞已经钻进这个行业五六年了。
这两年,池子所取得的飞跃,离不开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一个人——李诞。
2015年3月底,放弃读大学、已经在家赋闲一年多的池子,无意间在网上搜到了北京脱口秀俱乐部(简称“北脱”),觉得“不敢相信”。
当时正好赶上俱乐部招新,在“不知道他们招新人还是招工作人员”的情况下,池子抱着无所谓的心态报了名,现场讲了个自己都忘了的、极没技术含量的笑话。就这样,他成了“北脱”的一名脱口秀演员。
四个月后,池子作为新人,第一次进北京酒吧演出。演出的内容和酒吧地点他都不记得了,唯独记得的是,自己紧张地说完一小段后下场喝饮料,有个“白白净净的大个男生”来加他微信,说要给他另一份帮电视台做脱口秀的工作,还说,自己叫李诞。
李诞吐槽
当时的池子全程处于懵圈状态。
“我也看《今晚80后》,但没想到这个人(李诞)是这样一个人。本来觉得他应该是邋遢的,也不是很高大,喜剧形象嘛。然后我就蒙了,他微信扫完后走了,我才反应过来。”
就像他的台本逻辑和李诞天差地别一样,池子整个的人生都和那些前辈们天差地别。
尽管从小就是爱接老师话的“坏学生”,但池子很早就对学校和学习有了坚定不移的态度。高考只报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和中国传媒大学广播电视编导系。他心平气和地对父母说,“考不上就不读了。”
“我高二时就知道:第一,我要考艺术大学;第二,我不太适合国内的大学。因为我觉得我进了大学肯定是问题学生,各种玩游戏啊出去玩啊。我能预想到我大学会是什么状态。时间是最宝贵的,要么我就去学电影,跟组什么的,要么就去搞音乐。”
当然,这个决定需要父母同意。幸好,池子生在开明的艺术家庭,他坐下来跟做画家的爸爸讲道理,说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大概规划了一下靠跑电影剧组或者说唱来谋生的未来。
听起来,他的人生和已经是电影导演的作家韩寒有相似之处。不过又幸好,在这个娱乐时代,他不会被拉到电视台被批评“不做正事”,而是被邀请到节目中去创造收视高峰。
不可否认,时代环境对池子的影响极大。李诞对别人叫他们“段子手”耿耿于怀,池子则完全无所谓,“叫段子手,叫啥都行,我们确实写段子。我一直都没有排斥。”他略带“嘲讽”地说,李诞容易被网上的“傻X”气着,而自己则觉得完全无所谓。
“我不拉黑,我就看着。有时候我还会转发,觉得很好笑。你没有必要强行去纠正。李诞情绪上还是有些过不去,想开了,他还是气。”
他甚至因此拥有了“更成熟的心智”,“我比同龄人更成熟。不上大学后,我上大学的同学迷茫了,会来找我。我开导他们,告诉他们要怎么做。我上高中时就想清楚了,他们读大学了,却还在迷茫。”
然而一提到微博,池子就说:“哎呀,算了,我这个人现在完蛋了,跟别人严肃不起来。大家也不了解我,就问我那些无厘头的问题。我说我成熟,谁信啊。”
池子微博截图
不过不管他再怎么严肃,恐怕也严肃不过深陷文字世界的李诞。
李诞说自己常常是焦虑的,这次没讲好,那次没写好,小说也不知何时能完成。
池子却对什么都不着急。
他拖稿,明天要录制了,今天十二点才开始写,“没事儿,写呗”,或者改改改,改到录制前一小时才开始背,最后被镜头抓到看提词器。他却不以为然,“好笑就行了呗”,全然一副以后也不会改变的样子。
“我觉得这种状态挺好的。老改稿的目的是想要说得更好笑嘛,改的不一定好,但是也值得。”
对于天赋,池子更是毫不焦虑,“有一天不讲脱口秀了,我就去说唱,说不定说唱我更有天赋呢,对吧?”
池子就像一个活得很通透的人,大多数时候他会感觉非常好、很开心,“我真的是没什么悲伤感觉的人。你好我好大家好,都非常好。没啥大事,扫个地我都很开心。骑自行车我也开心,有种飞驰的感觉。”
不知道应该说人生太善待他,他才能如此通透,还是因为通透,他才获得了生活的善待。
池子说,他真正的唯一的爱好是音乐,每天没什么事做,他也会听音乐。以后如果脱口秀干不下去了,说不定会去做DJ,“就像王思聪有钱了就去做电竞一样”。
说完,他把玩着被他来回折了一个小时的荧光棒。
看看窗外天色渐暗,他回头补了句,“哎呀,不过也别太期待,干不干DJ也是说不定的事。”
《吐槽大会》池子海报
【对话】
澎湃新闻:在《吐槽大会》上,你会给别人写台本吗?
池子:我主要给自己写。十集下来,给别人写的段子也就十几个吧。我有灵感了,有时间了,就会给他们写。我自己都弄不好,哪还有时间给他们写呀。比如说嘉宾敲下来了,还有五天,我给自己搞好就不容易了。
澎湃新闻:你一般是怎么做准备的?如果嘉宾是非常不熟悉的明星呢?
池子:就是上网查他们的资料。非常不熟悉的,比如唐国强老师那期,你说巧不巧,我没有上!节目组可能觉得年龄差距有点大,就没让上。有些人是我看到他名字就想说关于他的段子,以前就调侃过,一来就能用,比如大张伟。我小学时就特别喜欢大张伟,所以我很了解他,他真的很有才。
澎湃新闻:查了资料写出来后,你会先自己演吗?
池子:不是,我是在电脑前,先自己对着电脑说,不停地说。觉得好玩的,就把气口记下来。
澎湃新闻:听说你的段子台本别人都看不懂,有点混乱?
池子:其实就电视录制来讲,我准备得很完整了,因为节目不允许你“现挂”。在酒吧、咖啡厅,我就写个单词,比如“口香糖”。现场演出时我就喜欢这样,因为可以发散(思维)。现场讲段子,我每次都不一样,说不定哪次就讲得好点儿,所以稿子不太完整。
李诞就比我厉害得多。我发挥很不稳定,碰到好的,我就能发挥。李诞就属于中高水平,他很累、没有时间的情况下,写出来的依然水平很高。从他的文字上就能看出,段子、结构、思维都在里面,很清晰。我的段子就很不清晰,很乱。
池子
澎湃新闻:有没有担心设置好的笑点没有人笑?
池子:我们做这个,就必须对观众笑不笑有认知。会不会笑,笑到什么程度,都要考虑。因为《吐槽大会》很谨慎,不会有意外的笑点。假如我段子写完了,有五天我就改五天,实在不确定的就删掉。我会保证上台的段子都是好笑的。除非是真的磕巴得不行,或者那一半忘了,忘了说铺垫之类的。这个其实也没有,因为我老看提词器。
澎湃新闻:对,很多人吐槽你看提词器。
池子:因为我老改段子。首先一个段子没有最好笑,只有更好笑。想一个星期好,两个星期更好,都过一个月了,你想到一个梗更爆,就再来一发。美国脱口秀一个段子想了半年,特别好。所以我一个段子不是写下来就好了,我会一直改,改一个星期。晚上七点录制,可能晚上五点才定稿。这也是我的缺点,我每次交初稿都告诉他们不要进提词器,我会改一个新的。他们说什么时候,我说你等吧。他们都在催快点快点,我还在改改改。改了很多,我自己最后又背不下来。
李诞就很专业,写到哪儿,他就认真背。之后小改,不会大篇幅改。
澎湃新闻:有没有完全对一个人写不出段子的时候?
池子:也有憋稿子的,当时觉得怎么办呀怎么办呀,但写完就完了。我也会遇到困难,但内心不会有多大的波澜,不会陷进那个情绪。我清楚自己其实不是特别勤奋,遇到问题都是自己没有下功夫,比如这个稿子明天就要说了,我今天才开始写,写到十二点写不完你赖谁?我很清楚自己的问题在哪儿,知道自己的缺点、优点。
澎湃新闻:网上总结了节目里多少秒多少个梗,比如李诞是“19秒男人”,有想过下季自己要更厉害些吗?
池子:没有没有,数据这东西,最无聊。我知道有脱口秀方面的教学,书啊,我不喜欢这些套路的东西。而且脱口秀本来就是特别艺术、特别自由的东西。它有所谓的技巧,我可以教你,一个段子可以有“三反”什么的,但我从来不会刻意去用这些技巧。
有些东西,好玩我就写下来。说着说着就写,你看这有套路吗?
澎湃新闻:你担心自己有一天天赋用光了吗?我问了很多人,都觉得你是……
池子:(抢答)英年早逝的?哈哈。我其实还好,现在的想法是,假如天赋用完了,或者没才华了,就去说唱。不是说要说得多牛X。
我可能做脱口秀做得挺好,但万一我做DJ更好呢?我特喜欢音乐。音乐是我唯一的爱好、真正想干的事,每天啥也不干也会听歌。
澎湃新闻:微博提问中,对李诞的提问都是伤感的、有深度的,问你的都是无厘头的?
池子:对。哎呀,算了,我这个人现在完蛋了,跟别人严肃不起来了,大家也不了解我了,我说我成熟,谁信啊。
第一,问题没有特别严肃的。很多问题问了好多遍,我就答了让他们死心。第二,李诞可能觉得那些网友怎么怎么傻X。我是觉得无所谓,我不拉黑,我就看着,有时候我还转出来,我觉得挺好笑的,你没有必要强行去纠正。
网友“恶搞”池子的图,被池子转发了。
澎湃新闻:你天生就觉得真的无所谓?
池子:对。你好我好大家好,都非常好。骑自行车我也很开心,有种飞驰的感觉,容易嗨。
很多网友觉得我和李诞私下是不是很悲伤啊难过啊,其实我俩私下也很傻X、好玩。起码我是。如果有人认为把人逗笑很可悲,那这个人是很可悲的。我在台上把你们逗笑,我也很开心。
但我安静下来,也可以讨论严肃的事情。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比较安静,现在还挺喜欢一个人待着的。我自己会想干一件小事,看一个小文章,第二天也不用写稿什么的,就去网吧打打游戏,打扫一下卫生,就特舒服。就小事,没啥大事,扫个地我都很开心。
澎湃新闻:你们公司旗下签了很多人,最红的是你们,有没想过为什么你和李诞红?
池子:我觉得是我们曝光得更多。而且中国比较牛逼的脱口秀演员,估计没开始做呢。非说是《今晚80后》带起来的脱口秀,撑死了也就五年。真正了解这个工作却没做的人,大有人在。
其实脱口秀这个东西,个人的特色非常重要,没办法比。风格不一样,但是都特别好笑。有没有厉害的?有。会不会担心?不会。我有自己的个性、特色。
有“个性”的池子
澎湃新闻:你高考完就在家待着了?大家总在台上嘲讽你没上大学……
池子:真的没考上。我考的是北电,能考上,就上,考不上,就不去了。
我爸妈的教育理念其实特别开明、特别自由,我干什么都行。他们也不是完全支持我,也是问我为什么不上,让我说清楚,还问我以后要怎么办。我就说了一些。我也不是那种“我就不上,你们看着办”的态度。
但他们毕竟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我爸也会说,大学考不上,跟我学画画吧,学个手艺。但我坚决不学。家里有个人会画画,你就不想画了。
澎湃新闻:小时候想过以后要干什么吗?
池子:我从初中开始,就梦想着当一个说唱歌手。其实也不算梦想,就是想看人家的演唱会。我去了《今晚80后》也没想过会上《吐槽大会》,更没想过会火。
澎湃新闻:你压根没想过这个节目会火?
池子:真的不知道。网综我就不爱看。其实综艺我都不看,剧我也不看,有时间不如看看电影。电影嘛,时间短。而且信息丰富,是我想要的。
责任编辑:朱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池子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