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何时不再惹人烦?专家:优化生态系统是根本途径

赵贝佳 贺勇/人民日报

2017-05-13 07:26

字号
4、5月份正值春光烂漫,但同时也是漫天飞絮的时节。这些杨絮、柳絮个头儿不大,数量却不少,给市民带来诸多困扰。“我有过敏性鼻炎,每到柳絮漫天的季节可遭罪了”“不小心被这些飘絮呛了鼻子或者迷了眼,挺难受的”“本来想出去踏青,可看到漫天飞舞的杨柳絮,我就退缩了”……这些“春季飞雪”是怎么形成的?为什么会“成灾”?有什么治理的好办法?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2017年5月7日,江苏省淮安市淮海西路,市民在恼人的飞絮中匆忙骑行。 视觉中国 图
杨柳絮到底是什么?
飞絮由杨柳树雌株的种子和衍生物构成,春季易为火灾“助攻”

四处飘散的杨柳絮,到底是什么?
国家林业局造林司森林经营处处长蒋三乃表示,杨树和柳树都属于杨柳科,雌雄异株,而所谓飞絮,其实是雌树的种子和衍生物。杨柳雌花发育后长成小蒴果,里面有白色絮状的绒毛,中间藏着一些芝麻粒大小的种子。随着不断成熟,小蒴果逐渐裂开,那些白色絮状的绒毛便携着种子漫天飞散,以风为媒,传播繁衍下一代。
飞絮现象主要发生在北京等北方的十来个省市区。每年的“飞絮大军”分为两拨。一般而言,北京4月上中旬左右迎来的是杨絮,而柳絮则来得更晚一些,在4月底至5月初发生。杨絮柳絮会各持续两周左右,周期一过就自动停止。蒋三乃认为,飞絮本身并不构成问题,但集中、过量就会成灾,若空气中杨柳絮的浓度太高,就会影响到人们的日常生活。
杨柳絮的危害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一是不利于人体健康,飞絮如果进入眼睛、鼻腔,容易引起不适或炎症。特别是易过敏人群,暴露在大量飞絮之下,会刺激加重哮喘、慢性支气管炎等呼吸道疾病。
二是会影响交通和公共安全。絮状物会堵塞汽车水箱散热片,导致熄火,还会遮挡行人和车辆视线,影响交通安全。其“见火就着”的特性也给公共安全带来隐患。“飞絮周期与北方地区春天的干旱时期基本相同。若清理不及时,一旦接触明火,就会给火灾‘助攻’。”蒋三乃说。近期,北京就发生了几例因堆积的杨柳絮快速燃烧导致的火灾。
第三,飞絮还会干扰正常的工业生产和科研活动,对设备的运转构成一定威胁,影响精密仪器测量准确性。
“飞絮成灾”为哪般?
当年快速绿化种植的杨树、柳树集中进入成熟期

既然杨柳树会产生飞絮问题,当年为啥种了这么多?
据国务院参事、北京市园林局副局长刘秀晨介绍,北京现有的杨柳树主要种植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我国城市绿化尚处于起步阶段,经费投入有限,可选择的树种较少。那时,杨树和柳树凭着适合北京水土、易成活且长得快、养护成本较低等优势,成为绿化的主力树种。
“人们并没有想到,几十年后,这些增加城市绿量的功臣,会成为飞絮的祸首。”蒋三乃表示,由于生物特性和技术局限性,杨柳树幼苗时期分不清雌雄,这为后来飞絮泛滥埋下了隐患。
有市民反映,其实早年间飞絮并不算多,近几年才渐渐严重起来,密集时几乎铺天盖地。这又是怎么回事?蒋三乃解释,杨柳树从小树苗长成大树再到成熟期,需要一定时间。前些年它们还“年幼”,不会开花结果,并不存在飞絮问题。而这几年正好赶上了当年栽种的那批杨树、柳树集中“成年”。进入了成熟期的雌树开花结果,飞絮量较大,就成了“灾”。
雪上加霜的是,当年做绿化计划时未曾考虑生物多样性,种植的多是“纯林”,即单一树种的成片树林。仅看总量,北京建成区有200万株杨柳树雌株,占园林绿化乔木总量3700万株的5.4%,并不算多;但这些杨柳树集中分布在道路边、河流边和村庄周边,而这些地区又缺少其它树种,就造成了“四月飘雪”的景象。此外,近年来北京城的样貌一直在改变,高楼大厦多了,影响絮状物的扩散。有时,楼与楼会像山峦之间那样形成微小气候,导致飞絮随着小旋风打转却怎么也飘不散。
据园林绿化部门介绍,今年的春季比往年提前大约7—10天左右,杨柳飞絮的时间也较往年提早1—2周,所以公众感觉尤为明显。
杨柳絮为啥屡治不止?
现阶段没有完美的治理方案,实际推行中面临多种问题

飞絮给市民生活带来了一系列困扰,林业、园林绿化、环卫等部门也很着急,为治理飞絮几乎使出浑身解数。可惜,办法不少,却各有各的问题。
一种是“更新法”。即淘汰杨柳雌株,种植杨柳雄株或其它乡土树种,对现有树种结构进行改造。这是治理杨柳飞絮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然而,目前北京市的杨柳雌株数量十分庞大,更换树种不仅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还需要配有较大数量的采伐限额,导致这一方法很难大面积推广。
此外,中国工程院院士沈国舫强调,杨柳树的生态作用远大于飞絮的影响,不能一砍了之。目前北京杨柳树品种数量多,且大都已形成大树,具备释氧固碳、降温增湿、减菌杀菌等功能。如果大量伐除,不仅会引起城市环境质量和景观的下降,还会造成更为严重的生态损失。
第二种是“药物疗法”。即给树干“挂吊瓶”,注射花芽抑制剂,抑制花芽分化和飞絮形成。但这种方法不能一劳永逸,需要每年重复实施,成本偏高,而且长期使用,树木容易生“烂皮病”。除了“抑制”,还能以药“疏除”,即喷洒生物药剂,促进杨树雌花提早脱落,控制飞絮产生。但这种方法对施药时间和技术要求较严格,并未大面积应用。
第三种是“嫁接法”。截除柳树雌株树冠,高位嫁接雄株接穗,让雌株“变性”以避免飞絮产生。但这种方法的技术要求较高,且嫁接后养护成本高,只在小范围进行了试验。
“总体来看,治理飞絮的‘疗法’虽多,‘疗效’却不完美。”蒋三乃认为,想在短期内取得明显效果,难度较大,必须多措并举,逐步治理。
飞絮能根治吗?
根本途径是优化生态系统,北京市有信心在2020年实现“有絮不成灾”

实际上,杨柳絮并不算“疑难杂症”,是可以根治的。专家指出,保持生态系统以及树种配置的多样性,是解决杨柳絮问题的最根本途径。早在2015年初,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就下发了文件通知,对根治杨柳絮问题进行了专门部署。
“飞絮肯定能治!但这是一项长期工作,要治标与治本结合。”蒋三乃说,想治本,首先就要转变城市绿化思路,不再一味求快。他强调,治理杨柳絮是在纠正以前的失误,同时也是个契机,能重新规划建设健康稳定的城市森林生态系统。
具体而言,针对飞絮泛滥,要减存量、控增量。一方面,应逐步降低杨柳等速生树种比例,增加适生乡土长寿命树种比例,调整现有林分结构。另一方面,在新建城市绿地中,应科学配置造林树种和绿化模式,营造混交林,丰富生物多样性,从源头上避免单一树种引起的生态灾害。其次,应加强城区外围绿化隔离带建设。由于有些杨柳絮是从京郊飞入城区的,营建缓冲防护林带能控制飞絮浓度不再增加。此外,可以通过遗传改良等技术手段,选育既速生又无飞絮、适合城市绿化的杨柳树优良新品种。最后,还有个应急方案,可以对由杨柳树组成的绿地进行改造,在地面上种植灌木和草本吸附飞絮,并在开花时节配合高压水枪冲洗、修枝剪条等人工措施。
多措并举,要花多久才能治理好飞絮?蒋三乃认为,只要全力以赴,用5年左右的时间,能把北京的飞絮减少一半;再经过5—10年,就能全面控制杨柳絮。“希望公众能理解这一工程的长期性,并踊跃参与。想干好这件事,不能仅靠几个专业人士,还需要政府给予资金和政策支持,更需要大量志愿者的协助。相关部门也应做好信息公开,避免给公众造成不便、引发误解。”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表示,今年北京将在重点区域,采用更新树种、疏伐、修剪、化学抑花等方法,综合治理40万株杨柳雌株。到2020年,全市杨柳飞絮将得到明显改善,实现“有絮不成灾”。“所谓‘不成灾’,并不是一点儿飞絮都见不着,而是通过合理控制,让杨柳絮不影响市民的正常生活,不对敏感人群造成困扰。”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科技处副处长杜建军解释说。
飞絮防护、清理有门道(链接)
专家提示,面对春季飘飞的杨柳絮,老人、小孩、鼻炎患者等敏感人群应做好防护,可佩带口罩、用生理盐水清洗鼻腔、减少出门次数等。
清理飞絮应注意以下几个原则:及时清理,避免堆积造成二次飞絮;科学清理,采用高压喷水等配合措施,不能为图省事一烧了之;管好火源,特别是不要为了好玩去点燃飞絮,学校和家长要加强对中小学生的防火意识教育。(原题为《数百万株杨柳雌株飞絮给市民生活带来困扰,北京等地下气力治理期望早见成效:飞絮何时不再惹人烦》)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杨柳絮,危害,治理方案,优化生态系统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