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启示录丨沙特:传统伊斯兰国家的娱乐业“突围”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2017-05-13 14: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身着一身黑袍,只露出两只眼睛的法蒂玛·默罕默德来到了沙特海滨城市耶达赫的一处展览活动的现场。刚刚踏入展棚,法蒂玛迫不及待地开始“变装”——戴上面具化身“蝙蝠侠”。在她的身边,有身着古代盔甲、手持长矛的“武士”,还有诸多在脸上勾画着“伤疤”与各种动物形态的年轻男女。
如此场景出现在今年2月底沙特官方举办的第一届大型动漫展现场。漫画书推介、视频游戏、动漫电影,为期三天的展出让参与的年轻人们大呼不可思议。
事实上,这类文化娱乐此前在沙特可谓是“荒漠”一片,沙特一直坚守着伊斯兰传统制度与意识形态,禁止一切感官刺激的娱乐活动,同时也禁止除伊斯兰教之外的一切偶像崇拜和女性相貌在公开场合的出现。因此,不仅电影院、酒吧等娱乐场所在沙特难觅踪迹,沙特商场里的广告牌上,也大多没有人物脸孔,多以空白或圆圈代替。
但变化正在发生,沙特改革的萌芽正在游戏、动漫等多方面寻求突破。与此同时,中国的文化产业近些年“走出去”的步伐正不断加快,尤其是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与沿线国家的文化交流提供了契机。
今年2月,沙特视听管理总局局长班达尔·阿斯里(Bander Asiri)专程来华“取经”,寻求与中国企业在文化产业方面的合作。
而作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海路与陆路的重要交汇点之一,沙特与中国之间的合作远不止文化产业。今年3月,沙特国王萨勒曼率庞大的代表团访华,两国签下总价值650亿美元的合作备忘录与意向书,涉及能源、交通、教育、科技等领域共35个项目。
在“石油国”、“土豪”等标签下,几乎不对非穆斯林开放旅行签证的沙特显得古老而神秘。而去年提出的“愿景2030”战略,正式宣布了沙特寻求改革的决心,这个遥远国度正在揭开神秘面纱,慢慢走近中国,走进“一带一路”。
沙特阿拉伯布赖代市的椰枣市场。新华社 资料
在首都南部欲打造“娱乐城”
今年2月,中国与沙特合作打造的动画片《孔小西与哈基姆》在沙特文化中心首映,成为沙特历史上首部本土动画。而在电影方面,沙特曾在2012年拍摄了一部颇有质量的电影《瓦嘉达》,获得多个国际电影节大奖。但由于沙特境内没有合法电影院,《瓦嘉达》并不太为人所熟知。
“沙特的文娱产业‘一穷二白’,也不允许有唐人街。在沙特,男人闲了会喝咖啡、看足球、抽水烟,女人则大多会去逛街。”一名已在沙特生活多年的中企员工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在沙特,体育馆几乎成为沙特年轻人消遣的主要途径,室内体育用品一应俱全。“阿拉伯年轻人热爱运动,有时会聚在一起去环境很好、带泳池的别墅,可以踢球、游泳、打排球。”热衷健身的在沪沙特留学生苏明补充道。
而更为世俗化的邻国巴林、阿联酋等,往往成为沙特人举家度周末的目的地。在连接巴林与沙特的跨海公路桥——法赫德国王大桥(King Fahd Causeway)上,每逢周末便能看到大量汽车涌入这个国土面积仅750平方公里的小国。巴林已然成为了沙特的后花园。
在此背景下,今年4月,沙特王储继承人兼国防大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uhammad bin Salman)宣布将在首都利雅得南部打造一个334平方公里、配置有多项特色康体运动和文化娱乐设施的“娱乐城”。该项目将于2018年开始动工,预计于2022年正式开放。
通过沙特官方新闻社SPA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萨勒曼表示,“这座‘娱乐城’将会成为一个突出的文化地标,同时也是满足子孙后代精神文化体验需求的王国。”
而在“娱乐城”概念提出之前,仿造迪拜打造“媒体城”的计划已先一步进入实际选址操作阶段。负责“媒体城”建设的沙特视听管理总局局长班达尔·阿斯里曾在今年初的一个月内两度与中国驻沙特大使会谈,并到访中国,参观考察了中国美院动画专业及瞄准沙特市场的中国娱乐企业。
阿斯里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沙特没有动画、游戏制作、电影等产业,也没有专业的学校和学科教育。但是,中国在这些方面恰恰有长久的历史和丰富的经验。他介绍说,“媒体城”项目吸引外资的重点就在于中国公司。
而在近日于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的2017年世界游戏博览会(WGE)上,多家中国企业也借机考察中东市场,布局建立全球化进程的“新坐标”。
“两国在人文领域的交流合作呈后来居上之势。”中国驻沙特大使李华新5月12日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
在沙特这样一个传统伊斯兰国家,追寻感官刺激的娱乐项目可能会成为诸多宗教保守派眼中“惊世骇俗”、“礼崩乐坏”之事。然而,对于追求15年内减少过度依赖石油、实现经济多元化的沙特政府而言,转变是一条单行道。
沙特版“改革开放”忽如春风来
而沙特如此不遗余力地寻求改变,正是缘于“时势所逼”。
以开国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又名伊本·沙特)定下的国名“沙特阿拉伯”一词在阿拉伯语中恰为“幸福的沙漠”之意。占地22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约一半地区为沙漠所覆盖,这片沙漠带给沙特最“幸福”之事,或许莫过于地下丰富的自然资源。在过去近一个世纪里,沙特靠着源源不断涌出的“黑金”获誉世界最富裕国家之一。然而,如同沙漠富有却仅有黄色沙粒一般,完全依赖石油的沙特在经济领域同样是“荒漠”一片。
这片“经济荒漠”在2014年遇到了一场“沙尘暴”。
沙特MGS燃气增压站一期项目土建现场。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依托石油的巨大市场,自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沙特阿拉伯国民生产总值(GDP)一路上扬,经历2008-2009年的小小波折后,于2014年到达峰值7538亿美元。但在2015年,沙特GDP过山车似地骤降14.3%至6460美元,去年仅回涨了约1%。
石油价格的暴跌使3150万沙特人“躺着就有钱”的日子不再,而眼见着同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成员国的委内瑞拉陷入“石油诅咒”后举步维艰,沙特政府拉开了大刀阔斧改革的序幕。
2016年4月,沙特政府公布“愿景2030”宏伟蓝图,目标“到2030年将不再依赖石油”。今年5月,据《沙特公报》消息,在“愿景2030”出台一年后,沙特王又推出更为详细的“实现‘愿景2030’十项计划”,涉及住房、工业、金融业等诸多国计民生领域。
沙特版的“改革开放”忽如一夜春风来,并迈开了向东方寻求合作的脚步。
今年3月,沙特国王携数十名部长、王子访问了亚洲5国。其中,在压轴的最后一站中国,两国签下总价值650亿美元的合作备忘录与意向书,这一数字比两国去年贸易总额高出近一半。而涉及能源、交通、教育、科技等领域共35个项目的合作协议更是展现了“愿景2030”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契合度与广阔合作前景。
事实上,自2004年以来,沙特已连续13年成为中国在西亚北非地区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则从2013年始连续4年成为沙特的全球第一大贸易伙伴。目前驻沙中资企业有150家,在建承包工程总额249亿美元。
这其中,石油化工贸易起到了重要作用,约占中沙贸易总额的50%。双方的合作也正从油气资源合作向高附加值、研发方向转型。
最为突出的,无疑是中沙延布炼厂的合作。作为中国石化首个海外炼化项目,延布炼厂项目已然成为了中国炼化技术走出去的“国家名片”。
中国驻沙特原大使、外交部中阿合作论坛事务大使李成文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曾称中石化在沙特的项目将打造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下产能合作之范例。
“中石化的合作项目还涉及在沙特和中国建立合资公司,这在之前是前所未有的。”标准普尔全球普氏公司迪拜石油分析师AdalMirza向媒体表示,“在沙特,除了中石化外,还有很多的承包商在这里进行工作,例如中国港湾就承建了沙特在波斯湾的一个港口项目。”
除了石油领域的长期合作,在“愿景2030”和“一带一路”的对接下,两国的合作扩展到更广阔的领域,在航空、铁路、金融等领域不断延伸。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一带一路 沙特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