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片的现实图景 | 科罗拉多篇

张海律

2017-05-16 19: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全长3465公里的70号洲际公路,从科罗拉多州府丹佛开始,就插入美国西南部广袤而壮观的崇山峻岭中。西进运动为这片莽荒之地留下太多传奇,好莱坞的电影人们也乐此不疲来此拍片,将那些或真实或虚构的故事,搬上大银幕。
去年春天,我从丹佛开始,沿着这条线路及其分叉,经科罗拉多、犹他、亚利桑那、新墨西哥、德克萨斯,遍览了一圈野性的美国西南部,也意外撞见太多不为人知的电影外景地和相关故事原型地。首先要聊聊的,是崇山峻岭中的科罗拉多。
科罗拉多70号洲际公路。  视觉中国 图
博尔德,华尔街大空头与辍学生罗伯特·雷德福
提名去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大空头》,是一部关于华尔街聪明人复杂游戏的有趣电影,几大主角都像是浑水中尚能保持清醒的鱼儿,闪烁着各自的魅力。
那么这么一整套跟次级房贷、纽交所、纳斯达克、美联储相关的故事,又怎么扯上山清水秀的科罗拉多呢?
电影片头祭出马克.吐温言论,“淹死的总是会水的”。那个停着车,把孩子架在脖子上享受大自然的场景,背景就是博尔德肖托夸公园。布拉德·皮特扮演的退休银行家本·霍克特,因为厌恶了尔虞我诈的金融游戏,选择避世乡间。然而,在两个聪明的乡巴佬建议下,他又重出江湖,帮着在纽约投行和评级机构四处碰壁的乡亲们,仔细研究并做空次贷,在泡沫彻底崩溃前,狠赚一笔。
当时,我的向导是个版权意识强烈的当地姑娘Erin,还没去影院看过这部她“挺感兴趣”的电影。在法国留过学的她,与法国人一样热爱伍迪·艾伦:“我还知道他那部《傻瓜大闹科学城》(Sleeper)就是在我们这儿拍摄的,或许因为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有着看上去最科幻的实验室吧!”
博尔德是美国博士人口最集中的地方。从这儿走出的知名学霸和学渣包括:第二位绕地飞行宇航员斯科特·卡朋特和他的十来位同仁;与乔布斯一道让电脑进入普通百姓家的苹果合创人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十一位诺奖获得者;动画《南方公园》创作人特里·帕克和马特·斯通;因《点球成金》和《华尔街之狼》两次被提名奥斯卡最佳男配角的乔纳·希尔(他曾停学过一学期);以及,更大牌得多的好莱坞明星罗伯特·雷德福(他因酗酒问题辍学了)。
辍学生罗伯特·雷德福曾在Sink酒吧打过工,乱糟糟的涂鸦墙上如此描述这位橄榄球特招生:“他在我们这儿清扫厕所,后来成功清扫了好莱坞”。这应该指的是:罗伯特·雷德福在好莱坞体系之外,成功创办了独立电影的盛会——圣丹斯电影节。奥巴马当选总统后,也来过这个酒吧,于是,酒吧菜单上多了一个“总统披萨”的选项。但老实说,即便在食量惊人的美国,这份披萨也让人吃不消,那么,当时的总统,是和他的幕僚们一道完成任务的吧?
《傻瓜大闹科学城》里有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具有科幻感的实验室。电影截屏
Golden,水牛比尔的老家

距丹佛往西半小时车程外,有着一座小镇Golden,镇的“金”名,和矿业没什么关系,而是因为19世纪拓荒时代,某个叫做Thomas L. Golden的郡长曾在此扎营。附近山上,长眠着一位有名的牛仔,绰号“水牛比尔”的陆军侦察兵威廉·科迪。
1872年,26岁的他到芝加哥开展一系列"野牛比尔的荒蛮西部暨世界驯马师大会"表演秀,并因此前往英格兰,接受维多利亚女王的接见和嘉奖。在此之前,这个野蛮的汉子做了十年的皮毛生意。据称,他曾在8个月内杀死了近5000头水牛。在电影史上,他的绰号常常被其他狠角色挪用,比如1950年代那个迷恋解剖的连环杀手,再比如《沉默的羔羊》里绑架参议员女儿的变态。而关于威廉·科迪本人的传记片并不算多。早一点的有1976年大导演罗伯特·奥特曼作品《西塞英雄谱》,保罗·纽曼饰演了水牛比尔,近一些的有1995年的《西域枪神》,这时的比尔成了银幕硬汉杰夫·布里吉斯。
按威廉·科迪生前请求,这位象征着美国野蛮开拓精神的水牛比尔,死后被葬在了一处同时可以眺望落基山和大平原的山头上。阴宅旁边,没有那些被他宰杀和拨皮的北美野牛,而停满了前来到此一游拍照的RV房车。
滑雪度假名镇特柳赖德。 视觉中国 图
Glenwood泉,霍立德医生长眠于此
I-70洲际公路往特柳赖德的出口,有一座城镇Glenwood Springs,山坡上的林·伍德公墓,长眠着西部著名枪手、赌徒、牙科医生John Henry 'Doc' Holiday。西部大开发历史上最著名那场OK镇大决斗,就是他主导的。在1957年改编电影《龙虎双侠 》(Gunfight at the OK Corral)里,霍立德医生由柯克·道格拉斯饰演。真实的OK镇,位于亚利桑那靠近墨西哥的墓碑镇(Tombstone),我曾准备要去,但那天公路翻修严重堵车,只好放弃。
公墓里并没有《虎豹小霸王》的原型布屈·卡西迪与日舞小子,倒是安葬着他们匪帮的一个成员Harvey 'Kid Curry' Logan。
至于“虎豹小霸王”葬在哪?我没查过。按电影里交待,是死在了玻利维亚。在真实历史里,他俩和那个共同的女人,是逃到了阿根廷巴塔哥尼亚的一个农场里。
《八恶人》剧照
特柳赖德,奢华电影节与八恶人

滑雪度假名镇特柳赖德的城区仅12街区长、8街区宽。从缆车站走3分钟,就来到镇法院,再往东转,有当地最古老的剧院、1895年火灾后翻新的新谢里丹(New Sheridan)酒店(全球最早用上非照明用途交流电的幸运儿),以及某座成为民宅的银行旧址。
1889年的某天,著名强盗布屈·卡西迪曾在这儿初现身手,成功洗劫了圣米格尔河谷银行的两万四千美元。“那在当年可是一笔超级巨款,巨大到这家银行再也没能翻身”,纽约出身的Ashley对我介绍道,“布屈来自犹他州,最初把摩门教牧场主的好几批良种马偷赶到这座山城,高价卖给矿主,尝到了甜头。本想着回去重操旧业,却起了新生意念头,劝说通行的另外两个小伙伴留下。当时城中有三座紧挨着的银行,他们在对面客栈蹲守数日,选准这家只有一个保安的银行,迅速得手,顺着唯一一条的公路,扬长而去。后来的故事,人们都熟悉了,布屈遇上了日舞小子(Sundance kid),成了著名双盗,也有了罗伯特·雷德福那部《虎豹小霸王》和以后的圣丹斯电影节。”大萧条到来后,城里再没了银行,直至40年后才重新进驻。
Ashley爱死了特柳赖德,表示自己愿意每天醒来就这么看着雪山发呆。他把我们领到被劫银行的隔壁,“不过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里,比如热爱来西部采集蝴蝶样本的纳博科夫,他就在这栋房子里开始撰写那本名著《洛丽塔》,却不知什么原因,烦死了我们这儿,搬到俄勒冈州阿什兰后,才最终写完。”
Ashely曾在最古老的那家谢里丹剧院看了《贫民窟百万富翁》、《国王的演讲》等奥奖大片的全球首映礼。确实,这座2300人口的小城,有着在全美数量上仅次于纽约和洛杉矶的电影首映礼。
这么多佳片争先在此亮相,得益于那个有钱有势的特柳赖德电影节(Telluride Film Festival)。它在每年九月的美国劳动节周末举办,接力欧洲那边刚落幕的威尼斯电影节,因此成为第一个可从欧洲三大(柏林、戛纳、威尼斯)竞赛片佳作中选优的电影节。而在与同步的多伦多电影节,和紧接着的纽约电影节竞争中,它又能提前笼络来不少新片的全球或是北美首映,这一点,对一个主流电影节的江湖地位至关重要。
自1974年创办至今,它有幸成为《罗杰和我》(纪录片名导迈克尔·摩尔处女作)、《杀手悲歌》(墨西哥B级片名导罗伯特·罗德里格兹处女作)、《贫民窟百万富翁》、《国王的演讲》的全球首映地;也让路易.马勒的《与安德烈晚餐》、吉姆·贾木许的《天堂陌影》、大卫·林奇的《蓝丝绒》和《穆赫兰道》、尼尔·乔丹的《哭泣游戏》、李安的《断背山》首次与北美的观众见面。
特柳赖德电影节。资料 图
某种意义上,特柳赖德电影节已经成为颁奖季长跑赛事的发令枪,这样的势头,让多伦多电影节都急眼了,宣布不在自己那儿首映的片子就不给排前四天。
电影节举办期间,12街区长、8街区宽的弹丸之地,能涌现出11家影院。好莱坞明星们可以自由如普通人,在街边喝咖啡,加上科罗拉多大麻合法化的地位,或许他们也能时不时飞上几口叶子,而永远不必担心狗仔队的镜头。
一位名叫汤姆的消防员兼滑雪向导,滔滔不绝跟我吹嘘着汤姆·克鲁斯的半山豪宅、乔治·克鲁尼的街边趣事、昆汀·塔伦蒂诺曾进城寻乐:“从选景到拍摄,我跟了《八恶人》的全程。昆汀他们2013年12月就到特柳赖德的山里找外景,直到过年后的1月有了充足暴雪,才开机拍摄,一直弄到3月份。不过,那些话唠的室内戏,都是在加州的影棚里拍的。那么多年来,我见识了雪场里大型压雪车上上下下,可还是被剧组那些拖着沉重电频和灯光的大家伙震惊了,它们那么轻松就攀上属于越野滑雪级别的陡坡!”
一天,我从3211米的圣索菲亚索道站滑入一片密林。一群参加雪地徒步的游客,正老实听从中向导建议,屏住呼吸、保持安静,凝听雪花从树枝掉落的声音。我的突然闯入,破坏了这番寂静之声,他们转头愤愤地看向我,数了一下,刚好八个。
我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后,速降逃窜,下到平缓坡度时,在朋友圈里嘚瑟地发了一条:“特柳赖德,八恶人”。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西南 电影 西部片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