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博弈与朝鲜迷思:半岛“命运共同体”未卜的进阶之路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刘鸣 郝群欢

2017-05-18 19: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对习近平命运共同体理念的解读
习近平主席关于“命运共同体”理念的表述是:面对世界经济的复杂形势和全球性问题,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一枝独秀,因此,各国应“同舟共济、和衷共济,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增进人类共同利益,共同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地球家园”。
这段话可以理解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前提与原则:1. 一个国家要发展与生存,不是单干就可以解决的,需要互助,共同行动;2. 既然需要相互帮助,就存在相互依赖,各国在作出重要决策与行动时需要考虑相关国家的利益、感受,不能仅仅追求自己单方面的利益;
其基本目标:1. 建立平等相待、互商互谅的伙伴关系,以双赢、多赢、共赢的新理念淘汰我赢你输、赢者通吃的旧思维,走出一条“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新路;2. 营造公道正义、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以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安全的新观念破除冷战思维,维护和平与安全;3.谋求开放创新、包容互惠的发展前景,秉持开放精神推进互帮互助、互惠互利,实现大家一起发展的“真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好发展”;4. 促进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以“多彩、平等、包容”的新型文明观取代“文明冲突论”和“文明优越论”,促进不同文明互学互鉴、和谐共存。
提出这个理念的深层原因是:冷战后,国际体系内的矛盾、冲突没有下降,反而在上升与扩大。从国家层面而言,它存在于发展中国家间、发达国家与新兴国家间、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间、周边国家间、有历史恩怨的国家间、分裂的国家间等。从竞争内容来分,包括领土、资源、宗教的主导权、地缘政治的权势、政权内部的权力合法性、国际秩序的主导权、经济合作的方式、贸易的互惠性、移民的合法权利、常规军事力量与非常规打击力量发展的权利、西方与非西方文明与文化的排他性等。从安全威胁的形式上看,还有非国家集团的恐怖主义集团的组织性的恐袭与独狼式的恐怖行动。
要控制这些矛盾与冲突,就是需要寻求利益的最大共性(除恐怖主义集团外),弱化单个国家的利益与权利。求同存异,和平共处的最佳政治形式就是构建命运共同体。由于这种理念在无政府体系内要实现有很大的难处,理想的成分远远大于现实的部分,所以一方面它目前仅仅是一个长期理想的目标;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有这样的目标来塑造我们的政策与行为,来规范我们的权力,作为新兴大国提出的新国际秩序的基本内涵。
从这个视角考虑,就需要列出行之有效的规划图,找到向其逐步靠拢的路径。目前看,共同发展,可持续发展的共性与共赢特性要远远高于各国在安全议题上零和对抗性、相对收益性。所以,命运共同体把共同发展、互谅互让、互助合作作为其首要的要义。但是,从更长远的角度看,中国希望建立一种新型国际关系,否定结盟等形式的对抗性博弈与竞争国际秩序主导权,摒弃冷战思维,以构建一种王道、正义、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
二、朝核问题与命运共同体关系
在朝鲜半岛能否建成高一等级的命运共同体?我们不能乐观。理论上与实践上已经是命运共同体,因为这个共同体的前提就是利益互动紧密度、人员与经济往来、地缘上的临近、历史与文化上的(包括血缘上)交融性。目前多方生存的命运是捆绑的,无论朝鲜,韩国与中国都理解;即使是美国,也不得不考虑中美、美韩的经济与安全利益。即无论在合作上,还是在冲突意义上,均已反映我们是命运共同体。
朝鲜半岛的命运共同体建设不应该脱离现实去推动。新华社 图
但是,现实的国家利益(安全、经济乃至国家间的地位、国际尊严和对外的战略信心;国内的统治;对外安全战略)追求又往往是排他的、优先的,甚至是可以不顾后果与时代潮流。换言之,现在要建成一个相对照顾彼此利益(决策前战略磋商)、以互助与共同行动为优先导向的规制是极其困难的,特别是安全上。即使是经济发展上的命运共同体,一方面受到不对称的依赖影响,很难做到平等互惠;另一方面,经济也受到安全上的影响,包括国际舆论的影响。
朝鲜发展核武器是与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理念相违背的,不管有多大的理由,我们不能迁就。大趋势,国际社会的潮流与周边安全上的相互交织与牵制格局决定了不能接受一个无限制发展的核朝鲜。
但是,现在要用命运共同体的要求,或讲国际利益、地区利益或其他大道理去要求它弃核,也很难实现。因此,朝鲜半岛的命运共同体建设不应该脱离现实去推动,当前仍然需要用务实的现实主义方法去应对。
朝鲜脱离世界潮流的理念、思维是与其政治体制、历史上的遭遇、朝鲜三任领导人的两大梦想相关联的。对此,我们可以用塑造、引导、外交对话来修改其道路与战略,或以共同发展、实现共同繁荣与合作共赢,增进美朝的理解信任等反复尝试的路径来推进,但现在这种努力很难成功。
朝鲜因为自认过去十年在核战略上的“成功”,使其陷入了一种错觉和迷思:没有国家可以左右其选择,没有任何交换、筹码可以换取其弃核,朝鲜的核项目是为了捍卫国家和民族生存权而打造(作者注:朝鲜官方语言——“核武器绝非什么交易品,不会用弃核来换取经济援助”);核标志朝鲜的国际地位,能让它与中国、美国、俄罗斯一样是大国,不是二流国家;由于朝鲜拥有大量的核、中短程导弹及火炮系统,美国没有胆量敢于打击朝鲜,否则在韩国的23万美国人与韩国的人员、财产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朝鲜敢于以政权的代价来拼搏美韩的巨大损失。
在这种困境下,对于美韩来说,可能面临两种选择:
1. 保持外在压力,听任其发展,直到其发展到一定水平,开始维持其正常的核力量,放慢核发展。在默认其核存在,或不承认其核地位的情况下,引导其对外合作与开发,同时威慑其军事力量,发展一种核力量笼罩下的命运共同体;或等其内部发生变化,最终弃核或冻核。
2. 用武力解决或军事解决威胁下的高压方式解决。这种可能性似乎在上升。结果如何,会有许多变量。
三、命运共同体最终格局是多方博弈的进程
与朝核有关的朝鲜半岛命运共同体涉及到朝韩两家,以及中国、美国,在无法都做到协同时,或有一方倒行逆施,都可能给其他三方或两方带来消极影响与反制;而其他三方的利益与命运也不是都高度一致。因此,三方之间会出现对冲,甚至削弱相互的正立场,客观上给倒行逆施方以有利、有机可趁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讲,在核问题上的持正立场的三方需要优先摒弃相互之间的战略私利,至少确保不使内部的战略利益冲突搅入到这种复杂的格局中去,削弱弃核这个大目标。
涉朝的命运共同体建设可能不都是以和平方式稳妥推进,它有可能是通过颠覆性的冲突、暴乱来达到平治。换言之,命运共同体建设在一定范围内有可能是倒退的,是以极大的人员、财产、生态的牺牲、代价来换来的。但也有可能,付出了巨大代价,命运共同体的命运仍然前途未卜,灰暗的,甚至是充满风险的。当然,有可能由于朝鲜半岛出现新的变数,使美国得以淡化其军事力量存在,或中国与韩国、日本扩大经济合作,中国仍然能够以宽怀的“王道”来经营这个地区,这样,命运共同体将跨上一个新台阶。
从以上复杂、风险很大的不确定变量格局中考虑,朝鲜半岛命运共同体的建设目前不应是中国的优先日程。
(刘鸣: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郝群欢: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命运共同体,朝核问题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