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改变一个国家!姚明之后,“大帝”恩比德也做到了

Jackie MacMullan/ESPN 编译/马作宇 实习生 王蕴玮

2017-05-18 12: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凯尔特人是NBA选秀抽签仪式上最幸福的球队,但状元签的风头还是不敌“美国网红”恩比德。
一袭亮红色西装,一双金色板鞋,当如此抢眼的恩比德为76人抽到探花秀(首轮第三顺位)时,他还在其他29支球队的高管面前放下了一句话,“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乐透抽签),我讨厌输球。”
对于无数向往NBA的年轻人来说,选秀是改变人生的转折点。
恩比德就曾是这群人中的一位。2014年,76人同样是用一个探花秀的签位,将恩比德带到了NBA。天赋异禀、搞笑、自信,并且喜欢在社交网络上发表奇葩言论,这是带有“网红属性”的他给球迷留下的印象。
但很少人知道,这位来自喀麦隆的年轻人,在进入NBA前有过怎样不可思议的经历;他们也不敢相信,这位自信满满的“恩比德大帝”,曾经恐惧上场,甚至怀疑自己。
美国媒体ESPN走进了恩比德的故乡,探访了他的成长环境,以及他和篮球的故事。在恩比德“没有人打篮球”的家乡里,他是如何一步步走向NBA的世界。
恩比德自带网红属性。
喀麦隆没有人打篮球
每年的7月,喀麦隆的空气总是让人觉得黏糊糊的,2011年也是如此。
7月的一天,一个满头是汗的小男孩走在雅温得体育宫外面,盘算着怎么溜进这个气势宏伟的建筑物里。在喀麦隆雅温得,这样的建筑并不多见,而这个建筑是中国给喀麦隆的“外交礼物”。
这个男孩名叫亚瑟,那一年就只有10岁。“我要去看我哥哥。”他朝门卫叫嚷着却被告知家人和朋友不能入内,“你能让我进去吗?”
封盖詹姆斯。
最终,门卫还是把小男孩赶走了。亚瑟也没办法光明正大地看到他的哥哥乔尔·恩比德在篮球训练营里的情况。
事实上,当乔尔·恩比德在那年夏天被邀请进入卢克·巴莫特的篮球训练营时,这个机会让他的家人有些困惑。
彼时,17岁的恩比德已经差不多205公分,但他并不是一个篮球运动员。恩比德已经打了3个月排球,并被安排作为国家排球队候选队员去欧洲训练。
他的爸爸,托马斯·恩比德,是一名上校,也是前手球冠军。他希望自己的大儿子坚持打排球。但在恩比德告诉他父亲,自己想去参加篮球训练营试试看的时候,托马斯·恩比德说了这样一句话,“喀麦隆没有人打篮球。”
确实,喀麦隆篮球给世界留下的记忆并不多。在恩比德进入NBA的前几年,这个联盟里还只有现在效力于快船的卢克·理查德·巴莫特一人;而在巴莫特之前,喀麦隆“制造”过一位NBA球员,他叫Ruben Boumtje-Boumtje,他曾在2001年至2004年为开拓者打了44场球,场均得分不到1分。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恩比德的决定才令身边的亲人感到费解。事实上,恩比德如今自己回忆,当时他也不确定篮球能给他带来什么,“如果没有这个夏令营。人们怎么会发掘我?”
2015年10月30日,恩比德拄拐观战76人比赛。 东方IC 资料图
第一天训练,他逃回了家
作为一名被视为天赋异禀的篮球运动员,恩比德和其他乐透区的新人们相比,他开始接触篮球的方式可能是最随便的。
没错,乔尔·恩比德是在街上被发现的。
2011年以前,恩比德的篮球经历只与他偶尔光顾的家附近的一个球场有关——球场是水泥地,表面还有不少裂缝,四周还有蜘蛛网。中圈的线画得歪七扭八,篮筐几乎被人扣烂了,边线甚至堆满了垃圾。
但在那儿,恩比德经常模仿科比2009年总决赛时战胜魔术的动作。每次投篮后,他都夸张模仿科比出手后的姿势,然后大喊,“科比”。
恩比德的叔叔跟步行者的球探Touomou说自己的侄子很有运动天赋,而且在快速长高,于是Touomou到了雅温得,他看到恩比德的身高,知道他是优秀的排球运动员——这意味着快速的脚步和优秀的弹跳能力。
然后,他找到恩比德的父亲,希望带他去训练。
但进入训练营的第一天恩比德就很不适应,他穿上打球的短裤,却很不知所措,“我担心我没法跟他们玩儿”。
于是乎,他逃回了家。
第二天,这名球探到恩比德家里把他接回了训练营,弟弟亚瑟就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跟着。
在训练营的第二个早上,恩比德在球场上表现惊人,就像Touomou给他看的录像带里的奥拉朱旺一样。传给他的球他都接下了……运球、旋转、下落,每一个动作都灵活而且干净利落,在球场上的爆发力也同样惊人。
那是巴莫特建立的训练营,所以他当时也在场。第一次看到恩比德打球后,他回头问恩比德的教练,“你刚才说这个孩子打了多久?”
“5年后你们都会跟他借钱”
在那场训练营后的两个月,巴莫特安排恩比德去了佛罗里达州的Montverde学院。
要去一个离家9656公里的地方生活,恩比德现在想起来仍然有些后怕,“我那时候有点害怕,当时只会说一句英语,‘早上好’。”
除了恩比德,亚瑟因为哥哥的离开感到很伤心,他甚至没去机场送行。“一定从美国带礼物回来”,这是恩比德离开前跟弟弟许下的承诺。
在美国,恩比德通过戏剧和英文歌来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这能帮助他跟其他队员交流,但英语水平的提升却无法帮他提高在球队的地位。
“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取笑我。”恩比德回忆,“在我拿不到球的时候,教练博伊总会站起来跟他们说,‘现在你们在笑话他,5年后你们都会跟他借钱,因为他会变富有’。”
恩比德也想念在喀麦隆的生活,但在给妈妈打电话时说谎,说自己一切都好,那时他已经将近213公分。
面临大学的选择时,恩比德向巴莫特求助,“我甚至不知道NCAA是什么。”
在刚刚加入堪萨斯大学时,恩比德依旧迷茫。内心动摇的他曾经到教练的办公室倾诉他内心的痛苦。
“我不属于这里”,恩比德说。即便教练告诉他,他会进入NBA,但恩比德依旧不相信,“我听过太多教练撒谎了。”
巴莫特在快船效力。
在恩比德唯一的大学生赛季,场均得到11.2分、8.1个篮板和2.6次封盖。在巴莫特的鼓励下,他参加了NBA选秀,并在第三顺位被76人选中。
2014年10月16日的傍晚,恩比德在自己的公寓里听着喀麦隆的音乐,经纪人突然打来电话。这时的他正在脚伤的困扰中,并将在接下来的赛季中受到影响。
他不想接电话。但经纪人不停地打,当他最终接起电话时,他听到了有生以来最糟糕的消息——放学后,亚瑟在路边玩耍,一辆卡车失去控制冲下了山坡。亚瑟去世了。
巴莫特和球队的经理、教练很快赶到恩比德身边,陪他待到凌晨。“他整个人瘫在地板上。”
每个人都想成为恩比德
时间快进到2017年的某个星期六下午,太阳还没落山,诺阿俱乐部里打篮球的孩子们全神贯注在赛场上。
以前只有富人才能负担起俱乐部会员的费用,现在俱乐部已经免费开放给孩子们打篮球。
这两年,每到3月份,篮球比赛的上座率很高,裁判博菲亚说,这要归因于巴莫特和恩比德在NBA的成功。
“以前总有人问,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打篮球,现在再也没有了。”
喀麦隆打篮球的孩子们。
对于喀麦隆篮球而言,2016-2017赛季是喜忧参半的一个赛季。恩比德迟来的新秀赛季表现上佳,可惜伤病让他的表演不得不提前结束;巴莫特在季后赛的状态出色,可是快船队却再次倒在了第一轮。
弟弟去世后,恩比德一直没能回家,但他在雅温得南部的孤儿院建立了一个基金。
上一次见面,恩比德和巴莫特讨论了在喀麦隆推广篮球的想法,他们想跟西亚卡姆一起建立联合训练营。
这3个人,在NBA代表了整个喀麦隆。
他们的影响显而易见,在当地的学校和俱乐部,篮球队的数量在不断上升。他们的训练营激起了更多人参加的欲望,再也不能说“喀麦隆没有人打篮球”了。
12岁的尼瑞尔已经在诺阿俱乐部打了7个月球,很想成为NBA的明星。他一直在看NBA的比赛,“我们是有潜力的,只是需要机会。”
尼瑞尔穿着76人的红白蓝球衣,他说希望自己16岁时可以扣篮。
现在,年轻的喀麦隆球员不再模仿科比,因为他们有了自己的偶像。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恩比德,76人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