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中韩”看中韩关系

郭锐/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2017-05-18 17: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韩国新当选总统文在寅履新后,中韩关系有了不少的积极变化,反映了中韩两国希望改善关系、回到正轨的强烈意愿。文在寅总统提出以对美外交为基轴,努力修复中韩关系和改善南北关系,重建并开展“周边四强合作外交”的想法,既牵动着中韩关系发展、美韩同盟深化和朝鲜半岛局势走向等敏感问题,也创造了重新审视及理顺上述国家或地区关系的新可能。
由于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和此前美国政府对韩国索要高达10多亿美元的“萨德”部署费用,推高了韩国国内的“反萨德”情绪。5月12日,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萨德”对策特别委员会提出就“萨德”部署问题召开听证会,并将其列入韩国国会审议程序。与此同时,文在寅总统决定向中、美等国家派出特使,就“萨德”问题展开斡旋活动,包括召开中美韩三边会谈。5月13日,来自星洲郡7个社会团体的800多名居民提出了中止部署、彻查真相、撤走警察和拆除装置四大要求。不过,目前断言“萨德”入韩一事将峰回路转,成为泡影为时尚早。
韩国国内持续高涨的“‘萨德’部署‘中止论’”,不意味着该系统部署将会立即寿终正寝和走下神坛,中韩关系持续回暖还需要稳固的基础。不过,韩国新政府的态度为中韩两国就此问题展开对话创设了条件,也为中韩关系初步回暖提供了保障。在韩国媒体看来,文在寅总统连续派出代表团和特使,对华释放改善关系的信号,拟派遣知华人士出任驻华大使等做法,是在为中韩首脑会谈铺垫基础。显然,中韩关系企稳尚待一定时日,还有颇多棘手问题待解。
虽然美韩执意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是影响中韩关系走向的最大障碍,但中韩两国战略互信基础薄弱、安全对话渠道不畅、难以摆脱干扰力量等才是症结所在,这是造成朴槿惠时期中韩关系高开低走的重要原因。换言之,对当前中韩关系初步回暖迹象的认识及其后势走向能否有企稳表现的研判,不能拘泥于中韩关系本身而忽略了其他因素变化。
一直以来有种观点认为,中韩关系的紧密化发展是对美韩同盟关系的有力制约,甚至有学者提出要构建中韩同盟来平衡或限制不断发展和对华有所针对的美韩同盟。从这个意义而言,“萨德”反导系统部署韩国之所以会引起轩然大波并导致了中韩关系发展的急转直下,其实是既放大了中韩两国战略互信长期严重不足的突出状况,也表明了从各自双边关系发展的角度来思考“美国因素”、“中国因素”或“朝鲜因素”的影响并采取所谓“没有选择的必要行动”的做法,是难以促进和保障中韩关系顺畅发展局面的,对维护朝鲜半岛局势稳定也没有好处。
换言之,在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把任何的双边关系置于首先或必须要应对和化解域内同盟关系或伙伴关系的认识及做法,非但无法缓解该地区的同盟困境、邻国困境和安全困境,还会进一步放大上述三种困境的严重程度,致使包括中韩关系在内的一系列的双边关系始终无法持续地发展下去。当前摆在中韩两国面前的不只是探讨“萨德”部署等棘手问题,更涉及到如何以超越化思维来化解双边纠纷和解决地区矛盾。
韩国外交的现有孤立境地,不意味着韩国长期以来确立和奉行的“经济上依靠中国,安全上仰仗美国”的政策是失败的。对韩国来说,在中美两强之间“二选一”的做法最不利于其核心利益。由于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已经是“地区化”的问题,相关国家有必要启动多边对话进程,中韩两国要抓住期间的战略契机展开信任对话并加深安全领域的机制化合作。中国无意于通过加强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来离间美韩同盟,美韩同盟也不应当成为针对中国崛起、围堵中国的前沿战略部署。要认识到的是,朝鲜半岛局势稳定有赖于中韩两国的密切合作和中美之间的基本共识。只有跳出了双边框架主导下的国家关系发展常态,积极推动域内国家在朝核问题和朝鲜半岛事务上的功能性合作新进程,朝鲜半岛局势稳定才会有更多的制度化保障,中韩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发展也才有了更足的动力来源。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在寅,萨德,中韩关系,韩美关系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