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南海神狐可燃冰已探索15年,广东两年前开始布局产业

“南方+”客户端

2017-05-18 19:13

字号
今天(5月18日),离我们很近的珠江口盆地发生了一件大事。我国南海神狐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实现连续7天19个小时的稳定产气,我国进行的首次天然气水合物(俗称“可燃冰”)试采宣告成功,成为全球第一个实现了在海域可燃冰试开采中获得连续稳定产气的国家。
图片来源于“南方+”客户端
这不仅是国家大事,还可能改变世界能源格局。
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副局长李金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将会是继美国引领页岩气革命之后的,由我国引领的天然气水合物革命,将会推动整个世界能源利用格局的改变。
有料哥发现,这项有可能解决国家未来能源短缺问题的跨世纪项目,跟广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今天有料哥就来聊一聊,咱大广东参与可燃冰试采研究背后,那些艰苦卓绝的努力和振奋人心的事儿!
发现南海可燃冰巨大矿藏,花了15年时间
南海北部神狐海域的天然气水合物试开自5月10日正式出气至今,已累计产出超12万立方米,甲烷含量高达99.5%的天然气。
而发现这个可燃冰巨矿的,正是一支来自广东的科学家队伍,从二十世纪末开始,他们的研究探索之路长达15年。
1998年12月,以新一轮国土资源大调查为契机,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率先提出“在南海寻找可燃冰”的想法,第二年就率先在南海开展了天然气水合物资源前期勘察。当年就有振奋人心的发现:在南海海域,首次发现显示天然气水合物存在的地球物理标志——似海底反射(BSR)等。
2007年,首席科学家、中国地质调查局张海啟博士点燃天然气水合物样品释放的气体。 图片来源于广东海洋地质调查局
随后经过多年的调查研究,到了2007年4月,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首次实施了南海天然气水合物钻探航次,在我国海域首次获取到分散状天然气水合物实物样品,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继美国、日本、印度之后,第四个通过国家级研发取得天然气水合物实物样品的国家。
2011年年初,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完成的《南海北部神狐海域天然气水合物钻探成果报告》显示,科考人员在中国南海北部神狐海域钻探目标区内圈定11个可燃冰矿体,预测储量约为194亿立方米,1立方米可燃冰可以释放出160-180立方米的天然气。
2013年,首席科学家张光学教授点燃块状天然气水合物。 图片来源于广东海洋地质调查局
2013年6月,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在南海北部海域再次组织实施了钻探,发现了达千亿方级的天然气水合物特大型矿藏。
2015年,南海北部神狐海域天然气水合物钻探成功率达到百分之百,并取得重大钻探发现,再次发现了千亿方级水合物矿藏。
至此,离广东科学家最初开始勘探可燃冰已经过去了15年。
折算成天然气,千亿方级的庞大数字是什么概念?以2015年公布的全国天然气消耗数量为参考,现在全国每年天然气消费量达1931亿立方米。
广州市海洋地质调查局采集到的可燃冰样本。    图片来源于“南方+”客户端
这是一支怎样的科研队伍?有料哥了解到,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团队核心成员达30余人,全部为硕士以上学位,其中博士后2人,教授级高工12人,中国地质调查局地质英才1人,学科领域涵盖地质、地球物理、地球化学、储层预测和资源评价等,先后承担完成多项国家863 计划、国家973 计划以及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课题)。
向大海出发,广东这些城市和企业一起发力
在向大海进发的征程上,支撑起一线科研人员不断奋进的,还有广东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布局。
2015年广东发布的《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布局和项目规划(2015-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就已经涉及可燃冰勘探开采的规划。
在珠江西岸六市一区,包括珠海、佛山、中山、江门、阳江、肇庆市和顺德区的先进装备制造业布局中,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属于发展重点之一。来看看这些城市将为珠江口的可燃冰开采显出什么“神通”。
规划提到,以珠海市为主,重点发展以海洋油气为代表的海洋矿产资源开发装备和大型临港工程装备,研究开发可燃冰等海底能源开采技术装备以及无人潜航器、深水机器人等先进装备。
珠海定的“小目标”是:到2017年,基本建成大型深水海洋工程装备制造基地。到2020年,形成产值千亿元的海洋工程装备制造基地,成为我国主要的海洋工程装备制造基地之一。
珠海 “入海”的战役早已打响,207万平方米的中海油深水海洋工程装备珠海基地2009年落子高栏港。
中海福陆重工海洋工程。 南方日报记者 关铭荣 摄
2016年9月,由宏华集团作为主要参研单位、中海油研究总院牵头申报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海洋水合物试采技术和工艺》获得国家批准,目标是要实现在南海的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成为世界上少数掌握和实现海洋天然气水合物试采的国家。就在今天,这个目标实现了。
作为可燃冰开采的主力军城市,珠海也少不了其他珠西城市在海洋工程装备各个环节的配合与支持。
规划中对珠西六市一区在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布局中有明确的分工。
中山重点发展三用工作船、多用途海洋支持船、海洋工程拖船等海洋工程辅助船、海上风电安装船等;江门重点发展适应基础设施建设需要的特种工程船和具有特色优势的品牌化中小型船舶产品;佛山重点发展多功能海洋工程船和锁紧装置、悬臂梁滑移系统等海上钻井采油平台配套设备等;阳江培育发展大型深水海洋工程装备等。有料哥相信,除了可燃冰开采,这些产业布局也将在其他的海洋工程中发光发热。
南海神狐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研究团队。图片来源于广东海洋地质调查局
尽管与美、日等国相比,中国的可燃冰研究起步晚了20年,但是广东科学家们凭着一股奋起直追的精神,终于在今天让中国的可燃冰研究水平从落后走向世界顶尖水平。
2013年日本曾尝试进行过海域天然气水合物的试开采工作,虽然成功出气,但六天之后,由于泥沙堵住了钻井通道,试采被迫停止。
目前,日本、加拿大等国都在加紧对这种未来能源进行试开采尝试,但都因种种原因未能实现或未达到连续产气的预定目标。
《天然气地球科学》编辑部主任、研究员郑军卫今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据初步估计,受技术因素和经济因素的影响,我国实现商业开采可燃冰可能还需要10到20年时间。看来,在这条大海的征途上,广东还需继续前行。
(原题为《粤有料|可燃冰在珠江口试采成功,wuli大广东的征途可是星辰大海哦!》)
责任编辑:崔烜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可燃冰 南海神狐 广东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