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理外交顾问:大选后中法关系将持续稳定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魏星

2017-05-21 09: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08年7月,中国辽宁抚顺,一群老人,或站或坐或蹲,凝视着山下曾经的家园,高耸的塔吊和脚手架取代了居住了50多年的低矮平房,一座新城将拔地而起。
“很显然,他们中的一些人对于搬出去不开心,但也有很多人不这样想,觉得还好。他们对于变化并非不情愿,对未来有一种乐观主义调调。这正是中国让我着迷的一点。”卢力捷(Emmanuel Lenain)用黑白照片凝固了这一瞬间,并将这张最喜欢的照片放在办公室书架上的最醒目之处。
“没有一本历史书可以把中国在过去30年发生的一切很好地浓缩进去。中国人正在创造有关家庭和个人的历史。” 作为曾经的驻华外交官、现在的法国外交部亚洲太平洋司司长,卢力捷的重要工作就是与中国这个迅速崛起的国度打交道。
在5月初的法国大选期间,他在法国外交部的办公室里接受了笔者话题广泛的访谈。随着法国新政府的组成,卢力捷出任法国总理外交事务顾问。
卢力捷(Emmanuel Lenain) 资料图
新总统愿意尽快访华
:在2017年的法国大选中,中国并没有成为议题之一,甚至鲜少被各候选人提及,这一点跟2016年美国大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卢力捷:我觉得这是好事儿,因为政治竞选并不是讨论或者解决这些重要问题的合适时机和场合,尤其是考虑到中法关系如此重要,必须要以一种智慧和得体的方式去讨论。
:2017年是中法两国重要的政治年,法国举行总统大选,中国将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我注意到,法国外长艾罗专门在大选前访华,中国外长王毅在会见他时表示,坚持对华友好、加强对华合作已成为法国社会各界的主流共识,不管大选结果如何,中方都对未来中法关系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中法关系是否已经超越了选举中的党派政治?
卢力捷:你很正确。法中关系历经几十年,现在已经非常特殊,有着坚实的基础。我们都有国家独立的共同信念,我们都希望看到一个多样化、多极化的世界,我们都坚信通过商品、观点和人员的交流,可以让这个世界更美好。自从戴高乐将军在1964年作出承认新中国的历史性决定后,法国和中国的任何一届政府都没有改变当时的这个强劲的源动力,这次大选我也没看到有任何改变。
我们此前已经非常、非常清楚地表示,希望法中关系可以持续稳定,持续可预测,互相尊重彼此国家的核心利益。我们的外交部长4月份访华时也再次表达了这个观点。我相信,我们的新总统很渴望与中国领导人尽快建立联系,发展亲密的工作关系。
:高层访问在过去几年的中法关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法国新总统会在年内实现访华吗?
卢力捷:我相信新总统非常愿意尽快访问中国。当习近平主席出席7月7日-8日在德国汉堡举行的G20峰会时,他们会见面。
:作为法国主管亚洲和太平洋事务的外交官,第一次向新总统做简报的时候,你会告诉他什么?
卢力捷:首先,我会告诉新总统,亚洲对我们的未来非常重要,我相信他也明白这一点。亚洲有世界上60%的人口,占据超过三分之一的全球贸易。亚洲对于我们的文明来说也有着重大利益。这一地区数量庞大的人口共存,有很大的穆斯林国家比如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也有非常大的佛教国家。我们应该与亚洲发展更广泛的关系。
其次,我会告诉新总统,这一地区的核心国家是中国,我们与这个国家有着非常特殊的关系,我们还应该做更多事情来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在英国决定脱离欧盟后,法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唯一的欧盟成员国。我们有义务成为发展中国与欧盟关系的引擎。
当然,我们也有一些关切,但可以通过对话和诚意来解决,实现双赢合作。法中之间的贸易赤字是真实的,去年达到260亿欧元,是我们全球赤字的三分之一。但我们认为,不应该通过诉诸保护主义或者贸易壁垒的方式去解决这一问题,应该用更大胆的方式来解决,提升交流的层级,而不是降低。对其他的议题也是如此。
在投资方面,尽管现在对中国投资的规模有很多关切,但我们欢迎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不过,我们也希望有互惠原则。之前有很多法国公司在中国进行了成功的投资,他们如今希望投资更多。这是一种显示信心的信息。法国和中国应该成为伙伴。我刚才只是举了贸易和投资的例子,但事实上还有很多我们共同面临的大的挑战,比如全球变暖、和平与安全等,我们都应该精诚合作。
:如您所言,中法关系眼下在多个领域发展状况都很好,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未来几年,如何在目前已经很高的基础之上找到中法关系新的增长点?
卢力捷:的确,我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很强劲。很自然的,政府之间的关系很好,然后,很多大的合同也已经商定。我认为,未来几年的目标是将法中多样化,发展直接的人与人的交流关系,这意味着要有更大的人员交流范围,要有更多游客,让他们更方便地访问我们彼此的国家,应该开发更多加强人民相互理解的项目。比如一些人士发起的法中基金会(France China Foundations,www.francechinafoundation.org),每年都会组织顶级的交流,除此之外,两国应该有更多的学校和大学建立伙伴关系,更多的学者进行联合研究。
这种多样性还体现在企业方面。法国有不少大企业,我们很高兴可以有多一些大的采购和单子,但我们还应该做得更多。中国依然在增长,有不断成长的中产阶级和持续的城镇化进程,这些在未来几十年里都是中国增长的引擎。我们的中小企业也希望成为这个历史的一部分,他们希望带着员工加入进来,提供技术、专业技能和协助。在中国的二三线城市以及发展程度还不是那么高的地区,法中两国有大量的合作机会。
我希望中国朋友了解的是,法国不仅是一个浪漫的国家,我们也是科学、技术的前沿,有着21世纪最先进的发明、发现和创新。
:尽管关系良好,但中法两国也并非在所有问题上看法一致,比如叙利亚问题,中国就有着自己的观点。
卢力捷:是的,在某些议题上,我们会有分歧,你提到的叙利亚是其中之一。确实,有时候不同的原则会相互冲突,中国或许比其他多数国家都更加坚持尊重国家主权这一原则。当你必须平衡不同原则的时候,我们或许有一些细微的不同,但这正是我们伙伴关系的伟大所在——我们可以以公开和自信的方式去讨论这些分歧。事实上,我们之间在不同的场合有很多对话,我们可以找到解决方案。
:让我们放眼整个亚太。在多数中国人看来,法国与亚太地区距离遥远,也不像美国那样在亚太地区的存在感那么强烈。对法国而言,亚太地区意味着什么?法国在亚太地区有什么利益?
卢力捷:我会说意味着所有。就安全而言,事实上,法国在亚太地区还有一些领地,离中国并不近,而是在南太平洋地区。我们在这里也有军事存在,我们的舰队会经常穿越这里的海域。此刻,我们就有军舰在这一地区,比如在5月初访问上海的“库尔贝”号护卫舰。这些军事存在首先是为了保护我们的领土,同时也是要确保我们坚信的一些准则得到完全遵守。我们的准则是,当国家之间有不同的观点和目标时,应该通过对话来解决分歧。就海事问题而言,应该尊重国际法。我们认为,航行自由是基本权利,能带来国家之间丰硕的贸易和交流,不必害怕。
应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再回到欧洲。法国是欧盟的创始成员国,如今,在英国脱离欧盟,怀疑欧盟的浪潮在欧洲大陆盛行的背景下,法国在中国与欧盟关系中可以扮演怎样的角色?
卢力捷:我们深度参与欧盟事务。英国脱离欧盟是英国人民作出的决定,我们虽然很遗憾,但仍然尊重他们的决定。如果说这一决定还有积极一面的话,那就是英国脱欧促使欧洲更加明晰地看清自身。尽管伴随着危机,但欧盟一直在取得进步。未来数月我们会有一些新的倡议。欧盟与中国的关系非常重要,欧洲要团结起来,与中国进行全面的讨论,这也是法国正在努力促进的。
问:您之前也在美国担任过外交官,中美互动是当下国际关系中的一个热点。有人援引历史上的“修昔底德陷阱”,认为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您的看法如何?
卢力捷:根据历史,这一观点看起来是对的,但对外交官来说,最重要任务就是避免这一点,让历史上的这种预测尽可能平稳。中国崛起对国际体系是一个巨大的震撼。不过,我并没有看到中国出于野心、出于有利于自己的目的制定政策来有意地扰乱。相反,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去调整适应,要很灵活,这也是为什么法国希望调整国际治理的原因。我们认为中国在所有的大的国际机构中都应有一个合法合理的位置。我知道中国希望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机构中取得更多份额。我们支持这一点,正如我们支持新兴的发展中国家在联合国安理会有更多代表性一样。
在经济和贸易方面,我们也认为中国的增长是一个巨大的改变,如果所有人都遵守同样的规则,如果我们都反对倾销,反对假货,就可以让这一改变造成的后果更加平稳。这非常重要,因为符合每个人的利益。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法关系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