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绍刚:我对被骂这个事儿,还挺风轻云淡的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7-05-20 12: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吐槽大会》上的张绍刚
红了又黑了,黑了又转红了,在主持界有两个人相当具有代表性:一个是能够让人产生“集资暴打”念头、“戏比话多”的张大大;另一个就是在满屏“不要脸”弹幕下,越黑越嗨的张绍刚。
在度娘搜索“张绍刚”,你会看到很多热搜关联,“张绍刚讨厌”、“张绍刚被打”、“张绍刚撒贝宁吵架”……不得不说,对于重拿话筒、一身槽点的张绍刚,《吐槽大会》这样的节目简直是度身订造、天降福音。
很多人都说,《吐槽大会》是给艺人洗白的节目,连节目组也经常在节目中这么吐槽自己。会不会真的洗白了反而并不那么重要,显而易见的是,张绍刚此后一档节目连着一档节目的接,这不,刚录完《吐槽大会》的张绍刚又来到了《拜托了冰箱》第三季。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现在的他:现在的张绍刚显得很健康,因为黑红黑红的。
张绍刚
张绍刚主持过“今日说法”、“央视主持人大赛”、“非你莫属”等相对比较严肃正经的节目,而真正让广大群众热议的正是这档求职节目《非你莫属》,不管是节目需要还是性格使然,张绍刚在里边的失控表现引起了众怒,网上骂声一片。
张绍刚被骂的最狠的时候,选择退出了主持界,从主持人变成了大学老师。不知道他回归课堂,会怎样和学生谈到这一段人生低谷?
谈到被骂这个事儿。澎湃新闻记者在采访张绍刚时,他表示自己“还挺风轻云淡的”,“因为我们在台前就必须要接受任何人来对你进行评论,评论你是每一个人的权利。”
而此次回归他又是否觉得舆论更宽容了?张绍刚表示,现在的舆论是否宽容,我下不了这个结论,因为我们得出任何结论都必须要有依据。“我只讲我个人,嗯,我不认为重新出来主持节目对我来说是多么天大的事儿,我也不会带着一个曾经被骂的非常狠,被大家怼的非常厉害的这个包袱来做,同时我会对得起自己。”
那你这样的“招黑体质”生活中的朋友多吗?私下的交友之道又是什么?记者问。
“所谓的‘招黑’更多是媒体赋予我的吧。我在生活里面不招黑,我在生活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朋友,而且我在和朋友相处的时候特的简单,也特别随意,非常的随意,大家既然是朋友彼此之间就交流无障碍”,他回答说。
有些艺人生活中和节目中会呈现出不同的状态,张绍刚却表示,“我在节目当中呈现出来的自己和在生活中的自己,几乎无反差。”
【对话】
问:在《吐槽大会》经常被吐槽,会不开心么?你是如何找到自己在节目中的角色定位的?
答:在节目里面被其他人吐,我觉得很正常,大家心里面就必须要有一个预设值。这是任何一个人来参加这个节目的基础,如果被别人吐槽吐到不开心,我觉得可能就……应该说你把给自己的那个底线设得太高了。我应该没有什么心态的调整,也没有什么角色的定位,我相信如果要是我说的话,我会更加感谢《吐槽大会》整个团队,包括他们的编剧团队和导演团队。因为,我不会做这种脱口秀或者说不太擅长,那在整个做节目的过程当中也是整个团队一直在帮我、教我、辅导我、指点我,开始越来越舒服,越来越懂得在整个节目里面应该有什么样的语气语态来交流。所以,非常非常感谢《吐槽大会》的幕后团队。
《吐槽大会》张绍刚海报
问: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却一直在综艺节目中“放飞自我”,是怎么放下包袱的?
答:谢谢你用一个词来说我“放飞自我”。首先,我在生活里面就是放飞自我的,我也不觉得我在节目里面把自己放飞的有多高,凡是了解我的朋友包括学生都知道,我在生活里面和大家相处就是这种简单随意的状态,就是你怼我我怼你的状态,我的学生都会怼我,我都能够处之泰然,所以我没有怎么放飞,应该说越来越像自己真实生活当中的状态。
不能说我是一个知识分子吧,现在说自己是知识分子还挺吹牛x的,我只能说,我的职业是一个大学老师。我的职业要求我要给同学们教一些对他们有用和有价值的内容。在这个过程当中,尤其是今天学生越来越年轻,我也在他们身上不断的学习,因为这些年轻小朋友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如果说放飞可能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也在帮我放飞吧。
问:有人将《吐槽大会》比喻成过气明星翻红大会,作为主持人就觉得自己有过气吗?
答:有人说吐槽大会是过气明星的大集合,说的非常好!我没有什么过气不过气,因为我给自己的职业定位是个大学老师,你们什么时候听说过一个大学老师过气了,大学老师过气只有一个标准就是他老讲老课。他今年讲的还是十年前的内容,那我们就可以评价这个老师过气了,但是我一定不是这样的老师。
张绍刚
问:为了“不讲老课”,你会如何更新自己或者说您喜欢都以什么方式来充实自己?
答:我会不断参加新节目,各种一线项目的研发策划。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一个专业人士,我会思考,从节目外我要发现当下所有媒体在内容技术等方面的动向,用实践来做。我想尝试直播的技术手段会给内容带来怎样的影响,只要是老师勤于思考并且关注当下,就能让自己不讲老课。
网络综艺给我带来新鲜的思路和制作方法,我是传统电视出身,比如说传统电视节目强调线性逻辑因果逻辑,网络节目冲击带来的非线性方式和弹幕强外围互动方式,这些会带来针对内容、制作方法的变化。整个过程中,我在不断向每个节目学习,对我来说是新的,不仅仅是节目那么简单,还有网络收视习惯的适应,对我来说都是新课题。
张绍刚在《吐槽大会》借蔡康永的书名怼大张伟
问:你在不同的节目中也和多位“名嘴”合作过,你认为他们之中谁最嘴炮力max?和谁最合拍?
答:举个例子啊,在大学里面女生之间见面经常会这样:啊!又瘦了!你好美啊!然后一转身翻着白眼,你不觉得这样的寒暄,特别无聊和虚伪吗?但是你看大学的男生,尤其是两个好朋友见面打招呼,永远那么简单干脆!一个说:傻x!另外一个:滚!不就是这样的吗?你会觉得那是在怼吗?那是亲密的问候。
我们只有在朋友面前我们才能够畅所欲言,无论是撒老师、金子还是大老师,我们私下都是非常好的朋友。所以我们才能这么互相怼。他们谁炮力足,我觉得他们每个人炮力都很足,而且足的方式不一样,撒老师是密度型,大张伟是碎嘴型,金子是那个抖包袱型,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很难比较谁的火力最猛,都特猛。
问:现在主持人越来越敢打破“安全范围”,你如何看待这种主持人的转型?
答:所谓主持人转型大的基础是节目样态多元化和语态多元化。当然网络空间扩展,是多元化存在原因,当节目多元,要求主持人多元,不认为主持人在转型,是每个人呈现多个层面,每个人不是标签化的,每个人有A面和B面,可能这个节目里A面呈现多,那个节目里B面呈现多,我不认为是转型。所谓打破安全范围,我觉得这么提太严肃、太严重了,我不认为打破范围,只认为大家在不同平台、节目、语态环境里,使用了不同的表达方法,并且让自己有不同的存在感。
问:你怎么看主持人队伍的现状?
答:现在其实挺缺好的主持人,我们需要给更多年轻人提供更多主持空间,因为现在电视打开都是老脸。像当年撒贝宁当初主持《今日说法》一点经验没有,当初他只有23岁,但他有机会去尝试,从1999年到现在将近20年才磨成今天的撒贝宁。如果当初不给他机会,他怎么能磨出来呢?因此,让我说现状,我期待给年轻人更多。
《拜托了冰箱》张绍刚(中)、王嘉尔(左)
问:这次在《拜托了冰箱》中,你和主持新人王嘉尔也有合作,你有没有什么经验提供给这些非科班出身的新人?
答:我认为嘉尔特别好,他身上有天生招人喜欢的魅力,这特别难得。一个好的主持人,首先要有眼缘,你是无害的,让人喜欢你,甚至想要疼爱你。不足?可能嘉尔需要说更多的话,但是这是矛盾,这样的话他的可爱让人怜惜的感觉会不会就会少一些?给非科班出生的新人的建议,我就不是科班出生,我是学摄影的,没学过播音主持。我觉得做主持人,第一件事是要多读书吧,自我充实可能是最关键的地方。
问:如果何炅真的来“被吐槽”,你打算如何吐槽他?
答:我确实邀请何炅来参加《吐槽大会》。因为他好完美、细心、体贴的人,需要想吐槽何老师,真的需要很认真想。但是人无完人嘛。
问:接下来还想挑战什么样的节目?
答:我也不知道,我是个非常随遇而安做节目的那代人,我不太会有那种设定,一定要做什么类型节目,但我下面选的节目一定应该是之前我没有做过的。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张绍刚,吐槽大会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