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上海谈新作:不想过多解释作品,“一说出就变鸡汤了”

澎湃新闻记者 韩少华

2017-05-20 18: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因在微博“老树画画”近年来声名鹊起的老树5月20日下午走进了上海老城厢。
当天下午,“尘世繁华看尽,不如老城一见——老树画画上海见面暨新作签售会”在上海豫园华宝楼三楼吾同书局举行。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老树新作《夏·摸鱼儿》也同时开始亮相。
老树画作流行后曾被不少评论视为另一种心灵“鸡汤”,老树现场虽然不愿意反驳“鸡汤”说,但却表示钟情“平静”二字。
老树画作《老冰棍儿》
华宝楼位于上海老城厢的核心位置,楼下是喧嚣的人潮来去,楼上带着北方口音的画家老树,露着大光头,穿着黑色圆领衫低调而至。
活动现场,老树与“老树画画·四季系列”图书策划人、责任编辑、上海书画出版社编审朱艳萍,以及同济大学教授、沪上知名艺术评论人王国伟就生活、理想、艺术等问题进行了对谈。
夏日的晚风,寂寞的花枝。拥半盏清茶,对一册古诗。
在这个喧嚣的时代,老树的画作流行后因其对小资阶层的迎合被很多人视为能带来心灵平静的“鸡汤”,老树虽然不愿意反驳“鸡汤”说,但戏谑道:“还不如说我这个是‘王八汤’。”
我见一池新荷,菡萏乍露绯红。意恐风雨摧残,让她开在画中。
老树谨慎地避免对作品做过多的解释,他说:“一说出来就变成‘鸡汤’了。”然而,他钟情于“平静”这个说法,他引用了普希金的名言:“世上没有幸福,只有平静和自由。”
老树在现场与读者合影
老树,本名刘树勇,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写字,画画,做书,摄影评论,其声名最初最初崛起于微博。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签售现场看到,上海的读者对于老树的热情高涨,甚至有粉丝听说签售活动而改签了本应于当天下午的机票。
上海书画出版社“老树画画·四季系列”之《夏·摸鱼儿》
新书《夏·摸鱼儿》分为《人在江湖》《好爽》《狂花满屋子 落叶半床头》《晋人门下》四大章节,精选老树画作中最能体现夏意的118幅作品,老树体悟生活、艺术各种心路历程的4篇随笔长文。这是上海书画出版社“老树画画·四季系列”的第二本,该系列此前出版的《春·醉花阴》取得了不错的图书销售成绩。
上海书画出版社“老树画画·四季系列”之《春·醉花阴》
据悉,上海书画出版社近年来不断延伸产品结构,希望在已有的特色的基础上找到契合时代的选题读物。因此,与老树——刘树勇教授深度合作,共同推出的“老树画画·四季系列”绘本,既是对老树诗文的一次集中分类展出,也标志着上海书画出版社开始进军绘本领域。
“尘世繁华看尽,不如老城一见——老树画画上海见面暨新作签售会”现场,老树(中)与读者交流。右为责任编辑朱艳萍,左为同济大学教授王国伟。
“尘世繁华看尽,不如老城一见——老树画画上海见面暨新作签售会”由豫园商城、上海书画出版社、王国伟空间、吾同书局联合主办。
一株盛开合欢,长在邻家门前。一位好看姑娘,住在小院里边。很少见她说话,路遇但笑不言。后来嫁到远处,心中惆怅几年。
侧身江湖一隅,安安静静绽放。不想要人记得,名字写在水上。
【延伸阅读·老树的文字】
《睡在画报里的民国女子》(节选)
(民国文献)看得多了,好像走在了民国时代一条老旧的街道之上,两侧皆是窄仄昏暗却是门面干净的小铺子,有幌子在头顶上飘来飘去,有无轨电车响着铃铛贴地皮上滑过去,亦看到那些女子或坐黄包车,或是步行,裙裾摆动,影子一般在你的眼前来去过往。
只是无法上前打问:她们可是喜欢我们待着的这个时代?我看着她们一路地走过来,着素布旗袍,淡然的笑靥,一脸的诚恳和简单,不信这世界会有什么大不了的变化。走到跟前,亦是淡然地看着这一时代的人们一副疲惫不堪的神色,趴在一台叫作电脑的机器面前,无聊地弄来弄去。

天气特么真热,提刀宰一西瓜。吃个淋漓痛快,胜过总是看花。
红尘多少年,忙里须偷闲。风中但看花,湖上且采莲。
《一些潦草的印象》(节选)
此前有一册叫斯通的美国人写的《渴望生活——梵高传》在海内发行,我想有不少的人是看了这书大受感动毅然离家出走到此地准备为艺术献身的。我在一个脸色瘦削的青年家里听他大声地对我说:“我这辈子就撂给艺术了!”他将手在空中一劈,做了个凌厉坚定的动作,让人不敢对他的决心有所怀疑。

当年上学时候,夏季暑热难熬。个个拿把蒲扇,上课你挥我摇。如今情形大变,教室都有空调。都爱新生事物,可能是俺无聊。

本文引用的文字与绘画作品来自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老树《夏·摸鱼儿》。
责任编辑:韩少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老树,上海书画出版社,吾同书局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