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机关刊:学了那么多道理,却依然有人面对金钱情不自禁

翁宏业/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2017-05-21 07:54

字号
“坐在办公室里,我就像是酒吧里的收银员……伸手出去不是握手,而是接钱”,湖南省常德市原副市长卢武福贪得无厌,什么钱都敢要,在十多年时间里共收受300多人次的礼金,家庭财产超过合法收入近千万元,被认为视钱最“亲”。但同样是他,20多年前却曾告诫上小学的女儿“钱是最脏的东西,一辈子不要喜欢它”。从“由脏而疏”到“因亲而收”,反差如此强烈,背后起决定作用的并非金钱本身,而是人的贪念。
金钱,其本质属性是充当等价物的交易媒介、储藏和记账工具,本身无所谓脏或净。腐败分子也并非生来就是金钱的奴隶,相反,他们往往在从政之初,都有激情、想干事、能吃苦,也想做一个清官、好官,不少人还曾拒绝收礼、坚决退礼。正因如此,他们才能脱颖而出,得到组织的信任和重用。然而随着职务升迁、权柄日重,面临的诱惑也越来越多,在各路谄友、损友的追捧和“围猎”下,贪念蔓延、欲望膨胀,逐渐如火燎原,一发而不可收。金钱本身并未改变,但关于金钱的想法已是天壤之别,其用途从满足生活所需变为支撑奢靡放纵,获取途径从“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到任意求取、疯狂敛财。而领导干部所能交出的筹码,只有手中的权力。金钱傍上权力,就不再是单纯的货币,而沦为腐败的载体。
贪欲的魔鬼一旦被放出来,日子其实很难过得好。对于权钱交易的罪恶,腐败分子心知肚明、惴惴不安,这在很多忏悔录里都能找到例证。安徽省宁国市财政局一落马官员自述,收受钱财的时候,通常睡不着觉,有时几天在家里沉思;中石化塔河分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张利明称,第一次收别人的钱,感到强烈的心慌不安,同时还有一些厌恶,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遗憾的是,这些忐忑并没能遏制贪念,侥幸心理占了上风,于是,或为强作镇定,或为粉饰罪责,腐败分子多呈现“两面人”特征,台下穷奢极欲、放浪形骸,台上一本正经、道貌岸然,还念念不忘谈理想、讲党性、表忠诚,总想以党的好干部、父母眼中的孝子、子女心目中的榜样示人。只是,“脂粉”涂得再厚,演技再好,也遮蔽不住虚伪丑陋的灵魂,更掩盖不了违法乱纪的事实。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拿什么抵御对金钱的贪婪?办法还得从内因上找。种树者必培其根,种德者必养其心。对共产党人而言,只有持之以恒修好“心学”,以理想信念的初心之光照亮前路,以精神之钙强韧意志,始终保持纯洁的思想境界、坚持高尚的道德追求,才是从源头遏制贪念的根本之道。
然而,世间事,知易行难。靠理想信念支撑防御贪欲之堤的道理,落马的腐败分子不是不懂。但是,学了那么多道理,却依然有人“情不自禁”,正是由于在“知”与“行”之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光怪陆离的诱惑,不仅考验党员干部的“眼力”,更考验定力,也就是说,不仅要“看得清”“识得破”,还要能“站得稳”“守得住”。单单明白了为官做人的道理,平时张口“廉洁”、闭口“清正”,却没有真正“走心”,更做不到身体力行,必然在“糖衣炮弹”面前败下阵来。
境由心造,欲由心生。一味把腐化堕落归咎于“金钱万恶”“诱惑太多”“环境不好”等外因,根本无济于事,最终只能坑苦自己。
(原标题为《 不能一味把腐败归咎于“金钱万恶”》)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金钱万恶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