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调查大理洱海治污:有村子封800口井,劝村民土地流转

央视网

2017-05-21 14:26

字号
2017年3月31日,云南大理市政府发布了一则被称为“洱海最严保护令”的通告,要求在4月10日前,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内的餐饮客栈要全部暂停营业。其实这并不是这次洱海整治的全部内容,除此之外,洱海的污染还有畜禽养殖、农村生活和农业生产等三个方面,这三者排放的污染量要占到洱海污染总负荷量的70%左右,可以说这三方面整治是治理洱海水污染的关键。那么,现在,洱海的治理效果如何呢?日前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大理市大理镇才村进行了调查。
肥料中的氮磷是造成洱海富营养化的元凶之一
大理镇的才村位于大理古城东边,洱海西岸,辖区有3公里多海岸线,行走在这个依山傍水的村落,不仅可以尽享苍山美景、洱海水色,还可以感受到海西的田园风光。初夏时节,田间地头到处可以看到村民们忙着种菜的身影。
才村人世代居住在苍山下、洱海畔的这个“鱼米之乡”。大自然馈赠给他们的不仅有洱海、还有海西这块肥沃的土地,他们祖祖辈辈既可以打鱼,也可以生产出优质的水稻和蔬菜。近年来,为了保护洱海的水生态资源,当地政府每年会在一定的时间内对洱海实行全湖禁渔。
2017年,为了进一步保护洱海的生态资源,大理市政府决定自2017年1月25日上午8点开始,洱海实行全年封湖禁渔期,洱海湖区禁止一切形式的捕捞作业,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禁渔并没有规定时限。政府有关部门表示,何时开海要根据洱海生态系统恢复情况及第三方跟踪监测情况确定。没有了捕鱼的生计,才村的渔民纷纷开始寻找新的出路,脑子活络的外出打工或在家门口的大理古城干起了旅游业,而更多的村民则把希望都寄托给了脚下的这块土地。
云南省大理市大理镇才村村民说,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种地,就是靠种菜。
海西的土地虽然肥沃、但总量却并不多,才村的人口将近7000人,但土地却只有3000多亩。村民大姐告诉记者,家里的两亩地她每年得精耕细作,种上销路好一些的蔬菜,才能维持家里的生活,但近些年,土地的肥力变得越来越差,不得已,她和大伙一样,都只能把提高产量的指望交给化肥和农药。
村民说:这些肥料不用种不出来,现在都是用药,不用种不出来,我们农民不就是靠种田种地。
在大理的很多地方,大蒜是收益最好的农作物,才村村民告诉记者,独头蒜是当地经济价值最高的作物,一亩地刨去成本可以净赚五千以上甚至数万元。但代价就是施肥量大,肥料中的氮磷是造成洱海富营养化的元凶之一。
今年以来,当地政府发布了《关于开启抢救模式全面加强洱海保护治理工作的实施意见》,启动实施了以流域“两违”整治、村镇“两污”治理、面源污染减量、节水治水生态修复、截污治污工程提速、流域综合执法监管、全民保护洱海为主要内容的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现在才村到处都是关于保护洱海“七大行动”的宣传标语和横幅,村民们不能再挖塘养鱼,土地也不能种了,只能以每亩2200元的价格流转给政府,面对落差,他们不能理解政府为什么不让他们种地、也不让他们搞养殖了,但这些年洱海水质的变化,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楚。
云南省大理市大理镇才村总支书记张继国介绍说,一月份少量的有蓝藻爆发,当时我们都想不通,按道理一月份气温低是绝对没有,但是现在一月份都有的,我们都很急。
云南省大理市实施洱海保护治理工作指挥部指挥长张勇:洱海进入了富营养化中期。如果治理不及时,今后的治理的周期和治理的成本来说,代价都比较大。
今年年初,洱海及主要入湖河流,蓝藻连片集中爆发。根据洱海流域保护局水质情况的通报显示,2016年水体透明度是十年以来最低的一年,2016年洱海流域污染负荷排放总量和2004年相比增加了50%以上。洱海中的氮、磷已经远远超标。
张勇介绍,通过专家的调研情况来看,主要来说一个是生活污水,一个是农业面源污染,另外一个就是畜禽养殖。
站在洱海治理保护的十字路口,今年3月底,当地政府发布了《关于划定和规范管理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的公告》,明确划定了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生态保护核心区内,禁止畜禽水产规模养殖。核心区的土地也要进行流转,用来发展生态农业或进行生态修复。
张勇说,前几年就是发展是第一要务,应该说是只重视发展,不重视环保,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现在要把保护和发展综合起来,原来的短板整治要付出代价的。
一个村子封掉800口水井
原来打的鱼不让打了,原来种的地不让种了,甚至,原来的生活方式都要改了,为了保护洱海,祖祖辈辈生活在洱海边的农民担心是否会丢掉自己的饭碗。环境保护和部分群众的切身利益在这里产生了直接冲突,这其中,基层干部的压力最大。
为了如期完成水生态保护区内土地流转的任务,才村的党总支书记张继国这天又一次来给村民们做工作,车子刚刚停稳,张继国看到一位大妈正往地里撒了一层化肥,一下子就着急了。
云南省大理市大理镇才村总支书记张继国:大量用这种磷肥种菜,等到七八月份一下雨,全部流到海里面了。
村民:化肥不去施的时候我们就是种不出来的,种不出来以后,这些地方给我们补偿多少?
张继国:你讲的这个会向相关部门汇报的,但是作为出发点我也提了好多次了,不是光为了我们这一代生存,就是考虑到我们下一代,我们子孙后代都要生存的。
按照最新的要求,水生态保护区的农田,都不允许农户自己种植,而是要以每亩2200元的价格流转给政府,用来开发生态农业或做生态修复。眼前的这块地距离洱海不到100米,目前属于洱海水生态保护区的范围。虽然只有28亩,但却分属于村上78户人家,是一家一户种菜的自留地,从三月底,张继国和村干部就开始给大伙做工作,但目前只有8户人签了土地流转协议。
张继国:光这块地我过来第七趟了。很难啃的,你们都看着,他们知道我们来了,流转,把树都种下去。
听说村上要进行土地流转,一夜之间地里冒出了细细的小树苗,而树苗周围还是种满了各种蔬菜,村民们希望通过这些做法多获得一些补偿。
云南省大理市大理镇才村村民:家里人多,土地流转出去我们吃什么?一亩只是2200块,不能接受,接受不了。起码每亩6000元,最少5000元。
张继国:流转这种事,你必须听从相关部门流转,价格这种事我们也经常上去汇报,因为你们这批是自留地,现在每一亩多少还没有定掉。
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诉说着心中的不满,张继国仔细地听着,也耐心地不停给他们做解释。张继国告诉我们,28亩地78户人家,其实每亩2200的流转价格大家都分不到多少钱。老百姓会算账,有了这块菜地,一家人一年四季买菜都不用花钱,而且平常吃不掉的菜卖掉还可以补贴家用。更重要的是,现在保护洱海的七大行动正在火热进行,餐饮、客栈停业了、建筑业基本停掉了,很多家庭的年轻人都暂时失业了,想到这些他们难免会有很多怨气。
张继国:为了保护我们的洱海,必须是我们这一代牺牲,为了下一代的生存,我们这一代基本就是五六十岁了,但是我们子孙是很小的,一旦污染以后,我们这代人过完了,下一代人怎么办。
经过张继国第八次苦口婆心地解释,村民们的强硬态度终于有所松动了,但价格还是想能尽量高一些。
眼瞅着大家伙态度没那么坚决了,张继国总算稍微松了一口气。眼下,村里还在推着另外一件难办的事情。白族人有建房打井的习俗,但随着人口的增加,家家户户都自己打井取水,就破坏了地下水系,现在村里有800多口水井,很多原本可以汇流到洱海的地下水,也被截留了。按照七大行动中节水治水的要求,政府要求在五月底前,把村民家中的水井填掉,改用自来水。
村民说,采用水井,多多少少为这个家庭省不少钱,一半以上的水我们是用井水的,只有少数一部分才用自来水。
村民还说,以前用井水不用花钱,但每吨自来水的价格是三块二毛钱,全部改用自来水后生活开支无疑会增加。张继国解释,未来自来水的价格会实施阶梯水价,涉及到基本生活用水的部分,甚至会低于水厂的成本价来供给老百姓使用。
但村民们还是嫌弃自来水有漂白粉,浇花的话就把花浇死了,另外从风俗上来说,填井不好,封井还可以考虑。在张继国的反复劝说下,不愿意填井的大爷终于同意将自己的水井用水泥石板封起来。村里人告诉我们,之所以在现在矛盾冲突这么多的情况下,大家还是愿意配合村委会的工作,是因为张继国能耐心听取大家的想法,考虑大家的诉求,更重要的事,他办事从来不徇私,七大行动以来,村里需要拆掉许多违章建筑,张继国第一个拆掉的就是自己舅舅家的房子。
张继国:党员干部带头必须先拆,拆完以后老百姓才可以拆的。老百姓也亲眼看着,包括我的亲戚朋友,我对待都是一样,有什么事我都讲,来我办公室讲,不能单独跟我讲这些,我这个人的脾气就是认事不认人的。
记者采访时发现,张继国一边处理着各种难题,一边还不停有电话打进来。一整天下来,他的脚步几乎遍布了村庄的各个角落。除了拆违建、土地流转、封井,村子里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同时推进——修建截污工程、开挖多塘、田间地头搞三清洁、给洱海清淤、疏浚流经村庄的苍山十八溪之一的中和溪,到了晚上,还要和村委会成员一起碰一碰白天工作开展的情况,为了调剂一下紧张的工作,他们把晚上这个会戏称为“夜总会”。
张继国:基层是不讲究上下班时间,礼拜天礼拜六不讲,我体会下来我们就是5+2,白加黑这种干。
除了像张继国这样的基层干部在默默付出,这些日子,大理市实施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工作指挥部指挥长张勇更是坐在了火山口上。前所未有的休克疗法,引发了一系列新的矛盾和问题,许多百姓的生产、生活都受到了影响。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为了减少面源污染,大理市已经完成土地流转13708.86亩,完成率83.2%,引导退出生猪养殖726头,签订清退库塘水产养殖协议1904.33亩,已清空库塘1030.33亩。那么如何才能做到既保护好洱海,同时也最大限度地降低群众受到的损失呢?
张勇介绍:通过土地流转的话,可以有土地租赁的稳定收益。在土地流转以后,制定一个生态种植的标准,鼓励农民采取专业合作社,按照生态种植的这个标准来进行种植。我们也可以引进,专业化的农业公司,让老百姓就地转化为农业产业工人,这样他又有一个劳务收入。
张勇说,未来政府在流转后的土地上发展生态农业,会优先安排当地农户进行就业,除此之外,目前,环湖截污工程正在加速推进,项目建设内容包括6座污水处理厂、12座污水提升泵站、13座混合污水储水池以及306.3公里的环洱海截污干管(渠),工程估算总投资34.68亿元,而这些工程的实施,也可以适当吸纳部分群众就业。而上千家停业的客栈、餐饮,这些都是必须要经历的阵痛。
张勇:牺牲短暂的利益,是为了更长远的利益。
在此次的七大行动中,一千多家暂停营业的客栈餐饮,证照不齐全的占了绝大多数。那么过去几年,面对客栈、餐饮井喷式的增长,当地的政府的规划和监管又是否到位呢?
张勇:规划管理的滞后性还是存在的,也存在着预见性不足。下一步要出台民宿客栈管理办法。用规范性的东西来约束,把标准和规矩给它定清楚然后按照这个东西来办。那么今后来说,才可以实现一个有序健康的发展吧。
半小时观察:洱海清,大理兴
大理地处西南边陲,要发展、要致富从区位上看不占优势,但大理有苍山、有洱海,这是大理最最宝贵的一笔财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苍山洱海价值最恰当的写照。洱海清、大理兴已成为大理全州上下的共识。根据大理州政府提供的最新数据,2017年1至4月全湖水质综合类别均为Ⅱ类。
目前影响洱海水质的主要指标呈现下降的趋势,据监测情况,5月份洱海全湖水质综合类别有望保持Ⅱ类。这说明从年初开始实施的一系列措施是有效的,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洱海治污不可能一蹴而就。还洱海一池碧水要做的功课有很多,有些还很难:比如,如何平衡环境保护与群众切身利益,如何避免环保成为一场行动而用制度为环保保驾护航,这些问题都在考验政府部门的智慧和决心。我们希望,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永远是大理最美的名片。 
(原标题:洱海治污动真格了!一个村子封掉800口水井,还有更厉害的)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洱海治污,大理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