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诗和远方主宰的斐济,我们靠吃什么度日?

三三

2017-05-24 11: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南太平洋群岛的水清沙幼之间,穿戴鲜艳比基尼、墨镜与草帽,躺下思考“我们从何处来?我们是谁?我们向何处去?”。这姿势简直比普吉岛段位高八度。然而旅行再精彩,没有食物,终究留不住人。真正站在斐济群岛时,随便一只椰、一条鱼、一角橙,都比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更精彩。
初来乍到的欢迎仪式 本文图均为 三三 图
椰与野
南太平洋岛国斐济,全境300多个小岛,人口加上不远万里来开荒的印度人、中国人、日本人,统共不超100万。有些角落人迹都无,但都耸立着椰树。主城最高耸标志物是椰树,酒店迎客饮是椰子,衣服棕壳制,房子椰树架,渴了喝椰汁,烤个肉裹椰叶,拌个鱼加椰汁,垦地首选种椰子,养群鸡喂椰蓉,村里男人拿手绝活“手撕椰子”,连狗饿了都知道吃椰肉。
睁眼是椰子,闭眼是椰子,随便找家餐馆,没有不卖椰子的,老板连洗被子功夫都省了。每个岛上的导游都用略带澳大利亚口音的英语,激动地说:“椰子浑身都是宝!”的确,地处赤道,终年阳光充裕,椰子青绿赭,老中青各个时段都清甜润。老椰食汁、嫩椰食肉。椰子越大越老椰汁越丰,姑娘双手捧都嫌沉,外皮大多已成褐色,坑坑洼洼不受看,通常都被剥去外皮,冰冰一口爽到彻骨翻天。还有几道天时地利人和的椰国菜,身在这个岛的每一天,都不要放过椰子。
每餐都在喝椰子
接触椰子是感受南太平洋的重要途径。但是坐在酒店沙滩上喝冰椰是游客,旅者多离开海边,深入密林,那里才是椰林岛民的天堂。一片伊甸园内,身披椰草、渴饮椰汁的棕色原住民,才会让你重新审视“椰”与“野”的联系。
斐济这个国家和全民投身服务业的泰国不同,大家过着懒懒散散的Fiji Time,信条是“别着急别担心”。一条河有一半的可能没鳄鱼,就敢游泳;想独自驾着水上摩托出海狂飙,随便跟店家说上几句就敢给钥匙;深崖跳水更是不问出处,敢跳就鼓掌。市面上很多野游小分队行程,基本都是徒步密林、黑暗洞穴、越野穿越、内陆行船,方式不一,体验下来 Discover Fiji (www.discoverfijitours.com;+679 9248133)家玩最野。他家在恐怖片《狂蟒之灾》取景地选了一条山涧激流开快船,那里生长着真正的南太平洋椰林。
山间行船浪打浪,烈日、微雨、暴雨、微风、狂风,山间天气多变,运气好四季都能感受一遍,上岸走小路至深谭,轰鸣瀑布自百米高空直冲而下,脱了衣服摸着石头走到瀑布口,折腾个够,最后一站是椰林部落野食。
原住民部落依旧原始,丰腴的少女、黝黑的男子、沉默的首领、低眉的老妇,茅屋内空空荡荡,大家一天到晚聚在一起穷开心,幸福在这里尤其原始。他们的食物很简单,生与烤。裹椰叶埋地下烤熟的猪腿,肉香盈门,簇拥下每人都能分到一小块。河里捕到的虾,放在竹筒里,在随便塞点洋葱、番茄、辣椒,挤上椰汁再用椰叶封口,丢在火里烤上片刻,就是竹香椰清虾。席地坐在大片棕榈叶上,窗外南太平洋的雨淅淅沥沥,一口肉一口虾,不是绝顶美味,但质朴格外甜。
雨时的斐济格外鲜绿
原住民多用椰叶包上食物烤来食用
当然椰制品也是最恰当伴手礼。本土品牌小超市里有塑料与玻璃瓶装各式冷轧椰油,100%纯天然,500g不过数十人民币,拌沙拉、炒蔬菜、煲鸡汤,放一勺椰香满室;洗完澡来一勺,涂抹按摩全身,滋润赞过天价精油。在斐济本土护肤品牌“PURE FIJI”很出名,随处有售(机场价略平),100%手工椰皂、椰糖磨砂膏、椰清洗发乳以及特效椰油晒后修复乳,都是必备单品。
海岛国菜Cocoda
斐济其实海鲜不多。这里既没有大型捕鱼船,也没有海天一线的拖网,更没有一望无际的养殖场,全靠旅游业支持国民经济。外加海岛常年高温,冬季白天都20多度,夏季正午街市之上烈日晒到连鬼都不出门,大家都在树荫下避暑唱歌享受生活,修条路要5年,建个机场要两代人。所以吃这件事,在斐济变得越简单越好。
这里的国菜,是一种叫做Cocoda的凉拌鱼。看字面,有coco,自然又跟椰子有关。做Cocoda不拘是什么鱼,只要新鲜肉多没刺的品种,都可以。鲜鱼切丁,提前两小时腌在用嫩椰肉挤出的椰奶和柠檬汁里。鱼肉在椰奶和柠檬的作用下,蛋白质发生变化,外层变乳白,内里半透明,不知就里的以为鱼肉焯过水,实际鱼肉根本是全生状态。
两小时一到,鱼肉即可使用,过时鲜味即打折。拌鱼更简单,紫色、白色两种洋葱切丁,再随意切些青红甜椒丁,芫荽来一把,椰奶一大碗,随意用盐调调味,喜欢可以撒些黑胡椒,拌匀了放在椰壳里,上桌。辨别Cocoda 是否新鲜也很简单,鱼肉丁是否中芯半透明,肉质是否略带弹性而不散。
斐济国菜Cocoda
一路的德国大厨、美国大厨、澳大利亚大厨,无数人都在做Cocoda,只有一间刚开数月的精品小酒店纳努库水疗度假村(nanuku.aubergeresorts.com)内原住民Cecilia的Cocoda让人记得住。鱼肉清鲜、椰汁清甜、柠檬清新、时蔬爽脆,各种食材略带咬口,天气炎热时吃一大盆不在话下。厨师说她家就住在酒店附近,村子里一直都这样吃,人们从不煮鱼,酒店管理者也很欢迎厨师们这样做家乡菜,一切都很自然。这就是斐济的招牌菜,家家卖。当然烤鱼、炸鱼、蒸鱼、腌鱼,全世界的海鲜如今在这个小岛上都能吃得到,但是都不如Cocoda吃起来深入人心。
木瓜、菠萝与橙
什么是好吃的水果?你以为在热带就应该有好吃的水果?乒乓澳大利亚樱桃,天价日本蜜瓜,爽脆台湾莲雾,或者爆汁美国橙,那些传统意义中“美”的水果,斐济都没有。这里的水果看起来跟原住民一样,粗放得很。
青绿未熟的番石榴滋味青涩
Rosie Holiday(www.rosiefiji.com)是一家斐济主岛普通的地接社,提供接送用车等服务,创始人是个看起来很年轻消瘦的澳大利亚男人,他的家就在市区附近的山坡上,要顺着条土路一路颠簸才能抵达。小屋附近没有什么建筑,屋前几棵高大椰树,午后是片菜园,更远处放养着一群羊,仿佛没人照看。小屋前放着几张躺椅,直面海湾,远处巨大的澳大利亚游轮缓缓自海岸线上通过,阳光下连风声都听不到,南太平洋的半空似乎是静止的。
小屋的客厅传来斐济民歌,吉他与男声,节奏不紧不慢,歌声带着一阵阳光味道,透过纱窗传到小屋里。屋子的棕色地砖、藤条沙发,木几上堆着几百叠CD,老式电视与音响都是巨大的,远处仿佛有电话铃一直不断,但主人不知道去了哪里。也许他也不太在意谁来电话。
后院摘了个番石榴,青绿未熟,边啃边路过一畦一畦辣椒、茄子、番茄,最后看见橙子树上还挂着果,顺手摘了只,往背面面山的亭子里小坐。这是一次水果种类最少的下午茶,和任何一家酒店里的水果台都不能比较,但是从田园到餐桌的滋味,总是难忘。
菠萝木瓜搭椰片
旅行社的雇员姑娘Nata年纪不大,身形与发式都足具本地特色。拿出一碟木瓜、菠萝,当中夹着椰片。“我们喜欢把菠萝和椰片夹在一起吃,这样风味很特别,你试试。”菠萝蜜软,椰片脆甜,两种水果关公战秦琼一般,各唱各词,一点不搭,但是Nata吃得很开心。
切橙时有点小吃惊,橙香顺着刀锋涌出来,青绿外表,内芯淡黄,一点不诱人的颜色下,香气竟然如此足,眼睛似乎不敢相信鼻子。入口果肉纤维粗到可以在舌尖纺线,但是大量橙汁喷薄,清甜不腻喉,溅在指尖也不黏,甜度不高,风味足到深深刻在心上,我想数年也不会忘记。这就是斐济水果的味道。
泥浆可乐
身在南太平洋,态度从温文尔雅到粗野不堪,生活从沉闷压抑到豁然开朗。在这个其实物质极度匮乏的岛屿上,人们不在乎世俗眼光,也无视于家庭牵绊,甚至不理会生命离去。每一个女人都以拥有臃肿的身材而自傲,每一个男人都会在日落时拿起乐器歌唱。他们最喜欢喝的不是Fiji牌的矿泉水,而是一种叫做Kava的饮料。
国民饮料Kava
Kava实际并不是酒,是一种根茎类植物,草根晒干用铜杵磨碎,然后放在黄土布上,用手用力在脸盆水里搓揉,泡出黄河水一样的混浊液体,放在椰壳里饮。斐济人不喝茶、也少饮酒,就喜欢喝这个,三餐饭后、口渴时也都会来上一碗。Kava树根更是最受欢迎的伴手礼之一。
在斐济很多度假村里都有饮Kava的活动,通常时二三十个观光客齐聚一堂,有身材壮硕的斐济勇士涂着黑斑,穿戴饰品严肃地示范,然后众人用两只椰碗轮流喝,随后就是歌舞重头戏,草裙、武器、扇子……Kava似乎就是引爆气氛的兴奋剂。
Kava入喉时是一阵泥土味,过不久口腔会涌起一阵酥麻,阳光炙烈,汗流浃背时,多喝几杯就会有种清凉感。不久嘴唇就开始干涸,皮肤以可感知的速度干燥,随后便昏昏欲睡。很多人每日饮 kava 醉倒街头,次日再饮,就这样过着斐济时间。
南太平洋上岛屿星罗棋布,珍珠一样的斐济,拥有野性原始之美的同时,亦有完备现代度假设施,来到这里一边追寻月亮,一边也可以高举六便士填饱肚子。或许你曾为了理想,放弃了庸俗却美好的现实;或许你曾为了现实,放弃伟大却遥远的理想。理想与现实,月亮与六便士,没有谁对谁错,唯愿所选是心之所愿。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林凡靖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斐济、美食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