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为乐视带来三点改变,公司姓孙还是姓贾不是问题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2017-05-22 18: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贾跃亭 本文图片 东方IC 资料
乐视最新召开的这场沟通会,宣布了最新一轮人事调整的同时,也引发了一场乐视系“姓贾”还是“姓孙”的讨论。难以回避的是,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对乐视的影响正在显现。
5月21日下午,乐视网(300104)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贾跃亭申请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一职,将专任董事长,同时,董事会聘请乐视网副总经理、乐视致新总裁梁军成为新一任乐视网总经理。
另外,从2004年起为贾跃亭工作的财务总监杨丽杰,也宣布因个人原因辞任乐视网财务总监,原乐视控股中国区财务总监张巍被推举接棒。
这被市场解读为融创系资本进驻乐视后,孙宏斌对乐视系公司管理架构进行的一次关键调整。
在乐视网公布此轮调整之后,乐视网前二股东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人曾强发布微信朋友圈表示,很高兴看到贾跃亭“主动让贤”“抛弃虚名”。
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朋友圈截图。
鑫根资本在2015年受让贾跃亭所持有的乐视网1亿股份,成为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持股占比5.39%。不过根据乐视网2017年第一季度报告,鑫根资本已退出乐视网前10大股东之列。
“先知先觉的硅谷创业者们早就把创业者大股东、董事会、CEO分得清清楚楚,特别高兴贾总自己大彻大悟主动让贤,用血的代价和成熟开始了抛弃虚名务实生根的触底反弹。”曾强说。
眼下,对于乐视姓贾还是姓孙的问题,在孙宏斌看来,并不是问题。
在5月22日融创中国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孙宏斌重申:“老贾还是公司的核心,现在有一个CEO能够管理公司日常,执行董事会定的战略,也能够互相讨论,这是个挺好的事情,这也是乐视网上市体系走向成熟的标志。第一次投资的时候我就说过,第一个就要改善公司的治理结构。我们做的事情没有超过合同里面半点范围。”
乐视网独立运作
自2004年创建乐视网,2010年推动其登陆创业板以来,贾跃亭本人一直兼任乐视网董事长和总经理。随着乐视系的快速扩张,乐视网的独立性受到外界质疑。尤其是在乐视系公司资金链遭遇困境的当下,市场对贾跃亭利用上市公司补血非上市体系的担忧,开始越发明显。
今年1月,乐视引入融创中国等战略投资者168亿元的融资时,在上市公司乐视网设立专职总经理便被列为前提之一。
在解释职务调整时,贾跃亭称,目的明确,就是要提升管理水平、治理能力,提升对现金流的把控,但梁军的“上位”很容易让外人充满遐想空间:梁军是否“投靠”了乐视网二股东融创,被融创“推”上了总经理的位置,而贾跃亭的控制权也逐渐受制于强势的融创以及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甚至乐视开始“姓孙”?
在5月21日的媒体沟通会上,贾跃亭强调,自己和孙宏斌更多的是朋友关系,融创中国的投资对乐视的帮助不仅仅在资金层面,“孙总和我不仅仅是二股东的关系,不仅仅是投资上的关系,更多的是朋友,整个乐视的发展方向,甚至产业发展的趋势,都会有一些深入的讨论。”
根据乐视网1月份的公告,贾跃亭对乐视网的持股为25.67%,仍为乐视网控股股东,融创中国旗下的嘉瑞汇鑫持有乐视网8.56%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另外,融创中国还是乐视网子公司乐视致新、以及乐视影业的二股东。
由融创中国派驻进入乐视董事会的刘淑清表示,融创投资乐视充当的是支持者的角色,“孙宏斌先生本身一直在表达自己对乐视的看好,包括看好乐视的管理团队,看好贾总本人,看好乐视未来的发展……绝对不存在大家误导的一些认识,比如控制权之争。
话虽如此,随着融创系正式的介入,乐视的各业务线,似乎正沿着孙宏斌所指示的路径在走。
孙宏斌
在5月21日的沟通会上,贾跃亭表示,设立一个专职的CEO,“其实几年前就开始思考这个事儿,真正开始决定是去年8、9月份。”
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多次就乐视进行发声,在公司治理层面,曾强称:“(贾跃亭)作为CEO,今天乐视的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年的乐视,对上市公司的专注和管理,他的投入不应该是60%或者90%,而应该是100%甚至120%,在这方面,我们对他一直是存保留意见的,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坚持我们的观点。”
派驻财务经理
乐视网专职总经理之外,融创系入驻乐视后带来的第二个变化,是财务系统人员的调整。
在5月21日新上任的乐视网财务总监张巍表态,未来会严格按照证监会的相关规定,做好资金方面的防火墙,让大股东、二股东放心,让中小投资者放心,也让证券监管机构放心。
虽然张巍也出身于乐视系,但其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北京总部业务合伙人、总部专业技术委员会委员的专业标签,还是让外界对于乐视重整财务体系抱有期望。
当然,融创中国已经实质性地介入了部分乐视系公司的财务管理,比如向其所投资的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派驻财务经理。
对此,刘淑青在5月21日也提到,在改善公司治理结构方面,在融创投资之前,和乐视贾总以及管理团队达成了共识。除了上市体系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专职的总经理,在乐视网、致新、影业派驻财务经理,这些都是写在合同里,都是事先达成共识的。
刘淑青也是派驻人员之一,她强调,乐视的这波人事调整是通过董事会正常的审议规则进行决议的,在这方面也没有其他的干扰因素,这都是乐视自身的发展轨迹在往前推进的。
梁军升任乐视网总经理,换掉财务总监,这些举措紧紧围绕着融创对乐视“优化治理结构”的处方,贾跃亭认为,这将对乐视网经营、管理、财务核算、资金调度、现金流管理等方面有极大提升。
曾强也建议乐视网引入国外成熟的职业经理人体系, “在国外,投资人,职业创业者和职业经理人已经形成了非常成功的生态系统,乐视缺的是在组织结构、公司治理、未来战术执行上的问题。” 
“鑫根用脚投票,融创用手投票,股东用各自不同的方式推动着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完善,影响着上市公司的未来。乐视是股东推动上市公司完善治理结构的一个很好的案例。”有接近乐视网的分析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子生态调整
除了治理结构变化,从更长远的角度看,孙宏斌对乐视系的影响,可能还会体现在其对乐视系子生态发展前景的判断上。
在融创此前召开的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还直言:“我一直跟老贾说,将来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车,汽车你该怎么弄怎么弄,其他的该卖的卖掉。”
话语之外的现实是,乐视体育和易到的发展确实接连陷入低谷,孙宏斌的几句话即勾勒出了这些业务的命运:体育产业的明星公司乐视体育无力支撑高额的赛事版权费用,接连失去版权,曾经全明星的高管团队也分崩离析,乐视体育被“战略性放弃”几乎成为了多家媒体的报道噱头,另外,由乐视控股的易到自2016年下半年起,资金状况饱受质疑,司机遭遇无法提现,创始人周航与乐视“反目”。
贾跃亭亲口印证了孙宏斌对乐视的规划:“原来我们是三个体系:上市体系、非上市体系、汽车体系。未来我们希望乐视就两个体系:乐视上市体系和汽车体系。”
调整的结果之一就是裁员。乐视体育是这一轮裁员的重灾区,比例或高达七成。
“乐视体育方向非常明确,希望能够更加聚焦,更加专注于价值创造,让乐视体育尽快达到合理的投入产出比,乐视体育最核心的价值还是用户,如何更大规模的扩大体育会员的数量,扩大体育用户数量,这是乐视体育下个阶段非常重要的重点。”贾跃亭说。
但是,逐渐失去版权资源壁垒的乐视体育,何以再吸引更多的用户付费,贾跃亭则没有更多表述。
不过,不论是体育、手机,还是易到,在这些非上市公司业务上,贾跃亭对“处于控股地位”松了口,“七个子生态在我们确实是缺一不可的,但会用不同的方式来解决七个子生态的化反……不见得作为控股股东才能实现生态型,我也会考虑出让一定的股权的比例。”这一说法,也呼应了孙宏斌在融创中国2016年业绩会时的观点,“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
至于耗资巨大的乐视汽车,则仍将保留独特地位。
贾跃亭称,除了上市公司,未来更多的精力将放在汽车业务当中,这遥相呼应了孙宏斌:“汽车这块我相信老贾会花大量的精力在汽车上,上市公司这块儿还有我呢,会越来越好的”的说法。
贾跃亭介绍,乐视汽车A轮融资很快将启动,2017年之内有可能正式完成,“当然我们最快的速度先把产品生产出来,让大家体验到什么才是真正的互联网汽车。”目前,在乐视多个业务线正经历高比例裁员的情况下,乐视汽车正悄然“逆势”大招聘。
虽然之前孙宏斌也曾赴美考察过相关项目,但在5月22日的股东大会上,他还是表态“乐视汽车不投”。
“我确实去看了,新能源汽车,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但是我们一定会非常小心的,汽车这块儿至少到目前,我们没有投资的考虑。”孙宏斌说道,“之前和一个投资人聊天,他说现在最火的项目一个是未来汽车,一个是共享单车,我说为什么,他说没什么可投的,现在的投资人也挺可怜的。”
责任编辑:陈宇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