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秦明新作《守夜者》出版:人民警察是背抵黑暗守护光明

澎湃新闻记者 沈河西

2017-05-22 11: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知名畅销作家法医秦明的新作《守夜者》第一季出版。这是秦明继法医系列之后,全新开辟的悬疑系列。该系列第一季命名为《守夜者:罪案终结者的觉醒》,书中讲述了一桩特大离奇越狱案,二十二个逃犯流入街头。在侦破过程中,一个神秘组织临危受命,一个幽灵杀手潜伏在黑暗中伺机而动。
秦明所著的法医系列小说多次斩获悬疑小说榜桂冠,赢得千万粉丝热议和追捧,并且由原著改编的网剧《法医秦明》播放量突破16亿,法医秦明俨然成为一个大IP。而通过《守夜人》系列,秦明希望突破以往的叙事模式,重新出发,开启新系列。
5月21日,法医秦明携新书亮相上海书城,参加全国新书发布厅第62期活动,与广大粉丝分享新书的创作。澎湃新闻对法医秦明进行了专访。
法医秦明在新书分享会上。主办方供图
澎湃新闻:这个小说和你之前的法医系列小说区别在哪里呢?
法医秦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系列。灵感从哪儿来呢?我们公安部有一些专家工作室,别人不知道。这些专家工作室为很多疑难案件提供破案依据,甚至成为案件破获的关键部门。这些工作室都是由精英组成,这就给我一些灵感,就是当疑难案件发生后,用普通的侦查方法会比较困难,就得依靠专家工作室。我就想把这个工作室放大,各个专业很牛的人来组成。所以如果问这个组织到底是不是虚构的,当然是虚构的,但它是有原型的。这是诱发我写这本书的一些灵感。
另一个动机是《法医秦明》系列已经写了六本,要写第七本了,进入了瓶颈期,我不想写重复的东西。而且一直以来我的写作手法都是一成不变的,我就想换一个框架写一个新的系列。还有一个动机是我去年拿了CCTV年度法治人物,既然拿了这个称号,我就要做一些真正对得起这个称号的事情,所以这本书的核心还是在探讨一种法治精神,什么是公平,什么是正义,什么是法治,读到最后,我相信大家会感受到。
澎湃新闻:《守夜人》这个题目是怎么来的?
法医秦明:我原来每年可能不看春晚,但都会看中央一套的公安部春节晚会,你们可能都没注意过,每年这台晚会右下角都会有一个Logo,“守护万家灯火平安夜”。我觉得在和平年代,人民警察就是背抵黑暗守护光明的人。
澎湃新闻:《守夜人》这个系列整体的架构安排能谈一下吗?
法医秦明:目前初步计划应该是三本书交代守夜者主体的故事。在第一本书中,我们看到的主要是越狱档案和侦破,然后第二本书就会把时间线拉到《刑法》修改之前,那时有很多社会事件,法治思潮的碰撞也是比较激烈的。第三本书会交代守夜者为什么会成立,经过了哪些发展历程。
澎湃新闻:你之前的小说都是一个主线案子串联小案的叙事模式,但这次采用了立体化的叙事结构、平行化多线索交叉的叙事模式,这个转变困难吗?
法医秦明:还是很困难的。我是个缺乏想象力的人,写作功底也有限。自己也读过很多书,也有专门的团队辅助我策划一些小的细节问题,搭建主体框架,然后再往里面填充内容。
澎湃新闻:刚才你提到你看了很多书,能说说你的阅读吗?
法医秦明:其实我还真不太看同类作者的书。我有一个好朋友说,不要看同类作者的书,因为可能会改变你的写作风格,一旦没有了自己的写作风格,就不行了。我一直记得这句话。我看得比较广吧,鸡汤类的我也会读,海岩的,基本是一本不落都看完了;国外的小说像东野圭吾的小说也会读,有时候会把福尔摩斯拿出来再看一遍。
澎湃新闻:据说这个小说标志着你从法医秦明到作家秦明的一个转变,你自己怎么看?
法医秦明:还是不太敢当。作家这个词我从来不敢用,我觉得差太多了,只能说是作者吧。我也想通过这个书提高自己。
澎湃新闻:你很谦虚,但对于写作你还是有野心的吧?比如希望成为最好的刑侦类小说家。
法医秦明:我觉得最好的效果是,大家看完我的书后,能感受到我内心所想表达的东西。并不是仅仅是故事,故事只是一个表现形式,但如果读者通过读这些故事,知道老秦是想说这么个道理,这是我最乐意的。
第二个我最乐意看到的是,媒体们可以关注到身边的法医工作者。比我优秀的法医有的是,这些法医平时默默无闻,法医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专业,属于公安里面刑警里面很小的一个警种,很少人有人注意到他们。如果通过我的书,可以让媒体、大众注意到这个群体,这是我最大的成就感。所以微博上关于法医的帖子,我都会转,因为这是我乐意看到的。
澎湃新闻:你觉得美剧、港剧里的法医类戏剧和法医的现实差距大吗?
法医秦明:大部分刑侦剧还是来源于美剧等,国产的也就《大宋提刑官》吧,没有专门讲法医的,顶多是刑侦里提到一下法医。国外的法医体制跟我们是有很大区别的,法医在国外不属于警察,属于别的部门,这是很关键的一点。在很多国家,法医可能只做尸检的活,不会去现场勘查,也不会对案件进行分析。但我们不一样,只要案件发生,不管什么警种,都要群策群力,所以我们国内的法医做的事情更多。
澎湃新闻:一开始从事这个职业的时候,解剖尸体这些,怕吗?
法医秦明:我还行,天生胆大,从来没觉得害怕过。在《尸语者》里面我还写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尸库,雇了一个管理员,天天在里面值班睡觉的。一个实习法医刚来的时候害怕,睡不着觉,里面尸体那么多。我说有什么好怕的,尸体就是尸体啊,工作对象,他又不是什么鬼啊灵魂这种,没有这些,有什么好怕的呢?
澎湃新闻:看过那么多尸体,会对你的生死观产生什么影响吗?
法医秦明:之前有人问我,生命还剩三分钟,会做些什么。我就说我会问自己三个问题:第一个是我的生命里痛苦的时间多还是快乐的时间多;第二个问题是我为这个世界留下了什么,我做了什么;第三个问题是我走了会不会有人缅怀我。我觉得人活着的时候,随时随地把这三个问题记住的话,就是正确的人生观。
澎湃新闻:你同事看你写的书吗?
法医秦明:据说有个别省份,领导要求入警的法医必须要看我的书,我们省没有。但我的同事都把我的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可能对工作会有一点作用吧。
法律
我是安徽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法医师秦明,法医相关知识,问我吧!
秦明 2017-02-06 223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