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中国行⑤|先确权再户改,浙江实现户籍性质城乡统一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2017-05-23 07: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近日,中央主要新闻媒体“平安中国·调研行”采访团,深入公安基层一线进行了集中采访。澎湃新闻先后赶赴贵州、广东、浙江等地,从科技强警、便民政务、打击违法犯罪等方面,深入了解公安机关在过去5年里的发展变化及成果。
即日起,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将陆续刊发相关报道。

经过30多年不断探索和改革,如今在浙江省农村人跟城里人之间再也没有户口性质的差别。
浙江省公安厅治安监督管理总队总队长阮文广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浙江户籍制度改革是一项综合性、基础性改革,涉及经济社会领域多个方面的制度改革,“这不仅是从字面上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那么简单,其背后涉及住房、国土、教育、卫生等十多个领域的全面改革,是一项庞大的民生工程。我们要通过户籍制度的深化改革,彻底实现农村人与城里人的平等化。”阮文广介绍,目前浙江省通过户籍制度改革,在彻底打破户籍城乡二元化壁垒的同时,也让外地人逐步享受和本地人同等基本公共服务待遇。
保留农民原有利益,拉平城乡居民待遇差距
德清县作为全省户籍制度改革试点,在2013年就取消了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的性质区分。通过户籍制度改革,浙江省德清县五四村发生了大变样,全村1500多名村民,如今大部分从事二三产业,村里原有的耕地则通过联合承包的方式,交给少数人负责耕种经营。户籍制度改革让村民们从土地中解放出来,能够安心进城从事工业和商业生产活动,人均收入达到大幅提升。
浙江户籍改革全面推行后,农村居民家家都拿到了各式各样的确权证以保障其原有利益。夏学民 图
“最初提到户改时很多人担心宅基地及土地承包经营权会被收回。”五四村党总支书记孙国文告诉澎湃新闻,德清县户改工作在一开始就为村民们吃下一颗定心丸,“政府提出‘先确权,再户改’的方案,为村民在保留了原有农业户口应有的权益外,又争取到非农业户口的各项权益,彻底打消了大家的顾虑。目前,我们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发放442本、宅基地确权发证442宗、村经济合作社确定股东1496人。”
阮文广介绍,浙江在统一城乡户口的过程中,一方面以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从制度上保障农民合法权益,另一方面在改革过程中加大政府投入尽可能拉平城乡居民待遇差别,又保留对农民有利的福利待遇,“在这项庞大的民生工程中,公安部门作为牵头部门责任重大,要确保不因取消户口性质区分出现政策真空引发社会不稳定。因此,各部门之间的协调工作成为难点和重点,住房、国土、教育、卫生等多个部门先后参与进来,实现了如今的局面,这让每一个人都享受到社会福利,感受到社会的公平!”
阮文广告诉澎湃新闻,通过户籍制度的改革,在消除城乡户籍性质差异性的同时,全面清理整顿,纠正差错、重复、虚假户口,解决无户口人员问题,也成为此次户改工作中的一向重点。目前,浙江省累计清理纠正重复户口3.7万余个、应销未销户口8.4万余个、户口登记项目差错2.9万余项,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1.4万余人。
新型居住证制度让外来人口和本地居民权益均等
在浙江省户籍制度改革的整个进程中,除了通过对本地居民实现了城乡户籍性质一致的优化外,对于外来人员,新型居住证制度也让外地人和本地人在社会福利及配套服务方面达到空前一致。
一外地男子刚刚办理浙江省新型居住证,喜笑颜开。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郝二召7年前从老家河南平顶山来到浙江德清县生活,在一家日用品公司上班。2013年,德清县实行户籍制度改革,郝二召成为第一批户籍制度改革后申领到居住证的外地人。现在,他把父母和孩子全都接到了德清,不仅孩子有学上,还申请到一套两居室的公租房。他说,新型居住证制度带来的各项惠民福利,让他在异地他乡也有了归属感。
实际上,郝二召所感受到的归属感也为当地企业解决了一大难题,他所供职的日用品公司一名管理人员介绍,此前许多企业用工都存在留不住人的问题,人员流失让许多企业感到头疼。新居住证制度的实施,不仅确保新居民享有均等权益,增强了他们的获得感与归属感,还为当地企业实现了用工稳定,“之前公司员工的流失率在10%—15%,户改之后企业员工已趋于稳定,近几年流失率都低于2%。”
阮文广介绍,浙江目前推行IC卡式居住证,具备行政管理、公共服务、金融服务、商业应用和企业管理等5大功能,既增加了流动人口的获得感,又提升了社会治理能力。自2016年7月1日以来,共有220万流动人口申领了IC卡式居住证。 “浙江户籍制度改革从1980年开始摸索创新,经过公安及各部门30余年共同探索,最终形成一套完整的制度,让本地居民及外来人口的各项权益得到保障,提升人民获得感。“
责任编辑:陈雷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户籍制度改革,平安中国行,浙江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o); Ctle"). fnt)are a," id h2 .", "- tososcrateE shr("refip').css(33")er_wrrs removeC"h2 .newsFontS"er_wrap } tml){ shr("refnewsFontS"er_wrap fnt).ready(funbMSI("moe a, "-"} tml){ e ift =tomows she.=tomow nt.=tomowtentsest)are a," id . 0) { if(nt.getElementById("commtid") != null){ _wretble-er_wd.tip').css(33")er_wrrs removeC"h2 .newsFontS"er_wrap t t nt.getElementById("commtid")e a,"s hil){ _wretyer_err_tip').css(33")er_wrrs removeC"h2 .newsFontS"er_wrap t }cript>// code --> videounctitncts"wely"weie windweiebod true; t(function() { .getRwVideo sharjw-video.jw-上 var dAgentRwVideo{ RwVideo.onncti tml){ Agentweiebod newPctiuncts"> (! p pt>t. weiebod (! pt>t}cr08"righl tonewagecti dueommeflash.s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