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牛津学者柯睿思:中国能引领第二次文艺复兴吗

澎湃新闻记者 莫琪

2017-05-23 11: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4-16世纪的文艺复兴带来了科学与艺术的革命,至今人类文明的星河上闪耀着500年前的光芒。现在有人说那个无可复制的时代再次来临,当下即是第二次文艺复兴。
加拿大作家、牛津大学马丁学院研究员柯睿思(Chris Kutarna)在他和南非学者伊恩·戈尔丁合著的《发现的时代》中表示,“我们所面临的时刻就是第二次文艺复兴,我们能够从第一次文艺复兴中得到启发,如何面对当下巨大的挑战,如何在这样一个时代里取得成功。”
柯睿思 澎湃新闻记者 朱伟辉 图
如何发现第二次文艺复兴
2006年-2010年,柯睿思一直在北京为波士顿咨询集团和一家加拿大的投资银行工作,在那几年里,世界发生了重大变化,全球金融危机摧毁了数百万的工作机会,另一方面中国举办2008年奥运会,微博和微信相继出现,新媒体的时代随之而来。无论是从经济、政治、环境或者科技方面整个世界开始关联到了一起。
从北京到牛津后柯睿思注意到一种全球普遍存在的不安,快速变化让很多人开始感受到不稳定性,害怕面对未来。为此,他试图找到一个新的视角来从新理解当下的世界,以减少惧怕、压力。得益于自己在中国的经历,他想到,要从历史中来寻求帮助,终于在佛罗伦萨发现了文艺复兴与现代的惊人相似性。
文艺复兴是世界历史中的特殊时刻,从14-17世纪,西方文明从中世纪进入到现代,大航海时代通过贸易和移民,在历史上第一次连接起了每一个大陆,但同时,它也冲击了比如丝绸之路的传统的贸易线路,这是一个繁荣与混乱并存的时刻——用柯睿思来讲这就如同现在一样。
柯睿思企图从大航海时代与全球化的相似性中,找到解决共同问题的启示。
“五百年前,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达伽马发现了一条从欧洲通往亚洲的航线,在此之前,贸易基本上都是地区性的。之后,所有这些都进入了全球流通,非洲的奴隶和欧洲的马匹被运往美洲的矿井和农田中劳动,欧洲人开始抽美洲的烟草,吃美洲的玉米、土豆。同时欧洲的船只把美洲的白银运往中国,带回中国的丝绸和茶叶。这条联通美洲、欧洲、非洲和亚洲的新贸易路线,使一些商人变得富有,同时也摧毁了很多传统的贸易路线。今天,也在上演着同样的剧情。我们称之为‘全球化’。”
“因为全球化,在中国你能看美国大片,吃法国的巧克力面包,驾驶德国汽车,享用新西兰水果或者意大利美酒。就拿伦敦来说,有很多中国人在那里买房,把他们的孩子送去剑桥和牛津,参加伦敦马拉松。而在三十年前,这些都是不可想象的,现在却变得稀松平常。”
柯睿思同时指出,我们的生活一下子变得丰富多彩,却也同时变得十分脆弱。“五百年前,由于世界不同部分之间产生了新的流通交换,新的安全问题出现了。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也带去了新的疾病,几乎造成了原住民的灭绝。在非洲和美洲,欧洲探险家掠夺自然资源,用欧洲宗教取代当地传统的文化与价值,涌入美洲大陆的欧洲和非洲移民,也取代了美洲原住民的文明。而今天,出于全球化的原因,世界上每一个地区都在与相同的安全问题做斗争。在中国,也许最受人关注的是文化安全,数不清的产品和文化观念被引入进来,中国人担心丧失自己的传统价值?在美国,美国人最关心的应该是工作安全,人们买的东西都是‘中国制造’,人们开的车都是欧洲或是日本制造。如果工作机会都流向海外,美国人要拿什么来还贷款,支付孩子的大学学费?在欧洲,人们最关心的应该是人身安全,由于叙利亚内战的原因,数百万难民想要移民到欧洲去。但是最近在巴黎、伦敦、柏林和其他城市发生的恐怖袭击,让整个欧洲人心惶惶。会不会有些难民实际上是恐怖分子?即使他们不是恐怖分子,他们会不会夺走工作机会?”
这些问题都很难解决,因此在五百年前引发了许多场战争。最终,欧洲意识到,“全球化”并不是全球一致的过程,而是“全球整合”的过程。
“今天,我们需要重新发现全球一体化和全球多元化两者之间的平衡点。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所理解的全球化就是某种程度上的‘一致性’。然而这种理解太简单,虽然,我们深深纠缠在一起,并且不得不在很多国际问题上通力合作,但是我也想要生活在一个充满差异的世界上,那样才有意思。” 柯睿思说。
柯睿思 澎湃新闻记者 刘嘉炜 图
怎样利用文艺复兴的教训
对于个人来说怎样从文艺复兴里得到指引呢?柯睿思说第一次文艺复兴为我们留下三个伟大的遗产。
“第一是不要过度局限,让思想流动起来。书本常常教育我们要专注,但那些拒绝这个建议的人将获得最大的回报。要知道,500年前的达·芬奇不仅是一个艺术家、一个工程师还是一个数学家。而历史将记住500年的人,将是那些像达·芬奇一样,懂得跨领域学习和工作的人。
“第二,我们必须敢于失败。在瞬息万变的时代,人们往往选择安全行事,但是,最成功的人却恰恰相反。因为我们现有的习惯和假设很快会过时,原地不动并不安全反而很危险。扎克伯格明白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Facebook的座右铭是‘快速行动,打破常规’。而Amazon的座右铭是‘每天都是第一天’。成功人士都知道,我们必须打破旧习惯,强迫自己转换思维,这是与快速变化的世界保持同步的唯一方法。
“第三是,寻找自己的‘佛罗伦萨’。第一次文艺复兴时期,来自欧洲各地的最好的艺术家们如果可以的话都会去佛罗伦萨,因为在佛罗伦萨有名的艺术家比来自欧洲其他地方的艺术家多得多。而现在,人们很容易认为在什么地方不再像以前那么重要,因为互联网意味着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但事实恰恰相反。如果想要发展自己的才能,选择适合的工作和学习的地方比以往更加重要,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发明家,就需要去发明可能发生的地方。所以,如果你想成为一名艺术天才,试试把自己带去纽约。如果你想开发下一个伟大的移动APP,那就来上海吧。如果你想在政治科学有大的突破,去牛津。如果你想在奥运会上赢得10000米比赛,去肯尼亚。”
此外,柯睿思还认为,中国有机会领导世界,展示如何度过第二次文艺复兴时期的繁荣和混乱。
“以全球化为例,这不是一种趋势,而是对领导力的考验。在很大程度上,西方国家已经失败了。原因是:1、把物质财富的增长转化为国民幸福;2、分配总体的利益和负担让每个人有公平的机会;3、重新联系国家内部和国家。美国和欧洲没能做到,特朗普和英国脱欧就是明证。”
柯睿思认为中国在这些考验中做得更好,并呼吁更多国家能从欧洲在第一次文艺复兴时期所犯的错误中得到教训,“中国应该要比哥伦布做得好,更好地尊重外国文化和文明。欧洲把自己的文明推向了美国、非洲以及后来的澳大利亚——那是傲慢的,它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这是第二次文艺复兴。我们应该努力重现上一次文艺复兴的荣耀,但我们也必须努力避免犯同一样的错误。”
《发现的时代》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艺复兴

继续阅读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