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刊文评论:打麻将提心吊胆,并不只是标准不明

朱昌俊/光明网

2017-05-22 16:40

字号
今年2月16日,武汉市政协委员许方辉律师向武汉市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提出《关于以“法治思维”厘清“麻将娱乐”与“麻将赌博”的界限,让武汉市民打麻将不再提心吊胆的建议》。近日,这一提案获武汉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回复:亲属之外的其他人之间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参与者不满十人,区分不同情形予以裁量和处罚:如人均赌资不满1000元的,属于“麻将娱乐”,不予处罚。
武汉市公安局的这一纸回应,让武汉人民松了口气。于麻将在民间已经被戏称为“国粹”的今天,打点带彩的麻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有什么法律风险。但是,这起提案所强调的,明确法律的定性,让人不再提心吊胆的打麻将,却并非是多此一举。
比如,2015年1月,广州方先生和几个同事打10元麻将,被巡查民警以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为由,处以行政拘留三日。事后他认为公安违法,提起诉讼,法院一审驳回了他的诉请,法院称若“自摸”赌资较大;同样是2015年,8名大学生在山东泰安游玩后,在宾馆内玩一元一把的“炸金花”,被当地警方予以了拘留15天的“顶格处罚”;2010年,广东清远的汤女士邀好友4人一起在家玩2元一局的麻将,结果被当地民警处6000元罚款……
类似的案件,这些年在各地时有发生,每每都引发舆论的惊诧。这是因为,虽然打麻将、玩扑克并不是多么值得提倡的活动,但作为社会大众最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居然要遭遇法律的管制,明显与人们的生活经验和常识构成了一种极大的反差。
此外,这种执法未能给人明确的可预见性,其执法的程序和尺度也难免遭到质疑。如上面的案例所示,打10元一局的麻将被拘留,打2元一局的麻将也被罚款,执法的弹性之大、标准之模糊,已然让人无所适从。执法所展现的这种不确定的风险,如果不能被有效遏制,无疑将给人们正常的娱乐活动带来显而易见的风险。这样的执法不仅不能增进人们对司法的认同,反而带来实实在在的困扰与对权利的伤害。
根据公安部此前发布的关于办理赌博违法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通知:不以营利为目的,亲属之间进行带有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亲属之外的其他人之间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纯粹从规定的角度,这一对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可以说对一般的带彩麻将是持宽容态度的。
但也因为其标准模糊,比如“少量财物”到底该是多少,在实际的执法当中,就大大增加了各地执法机关的自由裁量权,出现种种让人莫名其妙的处罚,也就不让人意外了。于这一现实背景下,武汉公安局的明确回应可以说是让玩麻将者吃了颗定心丸。其它地方是否也还存在着模糊的执法标准,也应该加以清理和规范。
不过,仍有必要说明的是,对正常的玩麻将行为予以处罚,之所以难以赢得社会的认同甚至是引发反感与抵触,不仅是因为其执法标准模糊、弹性大,更重要的还是因为,玩麻将作为公民个人和社会的一种最低限度的自由,法律的介入过深或失当,难免加剧人们对社会自由度缩减的担忧。因而,即便是法律确立了标准,对于这种并不具有明显社会危害性的活动,执法者的干预都应该慎之又慎,以“少管”、“慎管”为主,拿捏好分寸。
(原题为《打麻将提心吊胆,并不只是标准不明》)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麻将 处罚 标准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