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个小乡村走出21位博士百余硕士,到底有何“秘籍”?

刘涛 冉文/慢新闻-重庆晚报

2017-05-22 17:50

字号
村口显眼位置设立的博士墙
上月初,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报道了湖南省浏阳市沙市镇秧田村“博士墙”一事——一个村出了21位博士,百多位硕士。这个博士高产村,究竟有什么秘籍?
一年一度的高考马上就来了。日前,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走进秧田村,通过现场走访、细察,试图更深刻地探寻教育问题,从而刻画出中国乡村教育的这一当代样本。
谭嗣同曾有言:“我浏阳士气纯庞,人文蔚起。”“联群通力发愤自强,必首浏阳。”谭嗣同,湖南浏阳人,天才智慧,罕有敏锐。百多年前的两句话概述了今日乡村教育样本。亦为预言。

孟夏四月天里,细雨如酥,秧田村草木欣欣,山水蔚然深秀。
村外远远可见“博士墙”,其他乡村没有的墙。
从村头到博士墙,一条笔直的公路,路两边有一些店铺。博士墙在村子中心处,几条路的交叉口。无论从哪个方向进入都不能绕过。显然,位置经过一番思量。
墙不大,长方形,白色的底,如几十年前书写标语的一面墙。“博士墙”三个大字极为耀眼,字下面有汉语拼音。字的上方是一顶博士帽,两边各有一行颇具流行风格的话——“知识改变命运,文化孕育美德。”
墙上19位博士,包括姓名、简介、照片。唯80多岁的罗宣干没照片,他是秧田村走出去的第一位博士,哈佛大学的博士。
还有北大、清华、上海交大、南开的博士……其中,女博士8位。
空中俯瞰秧田村和捞刀河
统计博士的出生年份,1987年有2位,1985年3位,1984年4位,简介上也写了每位博士所读的高校。
一家人甚至出两个博士——罗洪涛、罗洪浪两兄弟是上海交通大学的博士。村民罗碧波的弟弟罗晴和女儿罗兆婧是博士。“贤不常出”的定律给打破。
墙上还有一段文字,主要讲秧田村重教的传统,也相当于对博士村的简短解答。
墙前栅栏内栽植了一些花草,花草中立有孔子塑像。“君子谋道不谋食”,孔子重教不重耕,与墙上“勤耕重教 耕读传承”八字略有不符。倒是谭嗣同的教育思想与此相契,毕竟是浏阳人,有浏阳“重耕读”的信念。
秧田村干部汤华好一手负责建博士墙
为何建博士墙?村干部汤华好最清楚,整个事是她负责的。当时,很多人都说秧田村出了那么多博士,到底出了多少个,究竟是哪一家出的博士,在哪里读的博士,大家并不明了。老书记罗泽及找她商量,干脆建面博士墙,把秧田村的博士都展示出来,也是一大特色。“我从2015年3月开始着手准备这件事情,一家一家联系,10月份建好。”
“还有两位博士没上墙,一位一直没联系上,另一位是杭州大学在读博士。”汤华好说,会尽快补上,并且博士墙也有待完善,简介统一规范,信息完整,还要为新博士留下位置。
钟灵毓秀,不是一面墙能完全表现的。
清晨7点不到,三三两两的孩子从村另一头走来,不紧不慢,路过博士墙,去两百米开外的村小早读。他们还小,或许不知道博士墙的意义,但他们每天从这里路过,经年累月,涵育熏陶。
秧田村的小学生们用毛笔写书法

秧田村是个中等村,有1288户村民。除了21位博士,30年来,还出了100多位硕士,600多名大学生。平均两个家庭出一个大学生,12个家庭出一个硕士。
秧田村和湖南浏阳市其他乡村并没多大的不同。或许很多人认为,这里的孩子比别的孩子要聪明;或许以为,这里的学校教育和别的地方有很大差别。秧田完全小学校长陈永超不这么认为,村民们也不这么认为。
屈伟员的女儿屈婷,是秧田村走出的第一个女博士,儿子是大学本科。
屈伟员至今还保留着女儿上学时获得的荣誉证书
屈伟员至今还保留着女儿上学时获得的荣誉证书
屈婷说,她和弟弟并无特殊禀赋。
屈伟员是秧田村普普通通的农民。当年,为了培养儿女读书,夫妻俩不得不“狠心”丢下两个孩子,双双到外地打工挣钱。“我们常年不在家,他们成了留守儿童,自己洗衣煮饭,自己照顾自己。”
不但没人管姐弟俩读书,连生活也无人管。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屈婷顺利考上了南开大学,从本科一直读到博士毕业,弟弟考入东北大学。
虽知道儿女听话,读书自觉,屈伟员和妻子还是担心,每次出门前,都反复叮嘱要好好念书,说“我们砸锅卖铁也要让你们多读书”的话。这是激励,也是巨大的决心,更是一种现实。屈伟员说,那些年家里真的啥都没买,有8年多时间,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手电筒,一切只为儿女读书。
现在,屈婷是天津大学的老师。她说,真的很感激秧田村这种“砸锅卖铁也要让孩子读书”的风俗。如果换一个地方,或者父母没有这种观念,也许人生又将是另一番模样。
儿女都工作了,屈伟员的生活也好了。他现在的家宽敞、干净、亮堂,大沙发,各式家电。墙上高挂一块匾,上书四个大字“博士学位”。这是秧田村委送的,哪家出了博士,村里都要敲锣打鼓送去这样的匾,以示表彰。
秧田村类似屈伟员的故事很多。走进王解花的家,她正在煮早饭。她已经熬过了苦日子。当年两个儿子都考上了大学,小儿子罗伟平随后考上了博士。为供孩子读书,她和老伴没日没夜在外忙碌,每年养10多头肉猪为孩子挣学费和生活费。
今年2月13日,秧田村完小开学,学校请来了从秧田村走出去的博士罗智祥,给孩子们上第一堂课。
今年2月13日,秧田村完小开学,学校请来了从秧田村走出去的博士罗智祥,给孩子们上第一堂课。
秧田有句语录:“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别的地方的人攀比财富,而秧田人攀比读书;哪家挣钱多并不让人眼红,谁家孩子成绩好、肯用功读书才叫人羡慕。秧田完全小学校长陈永超说,这形成了一个好的学习氛围,我们老师建议读什么书,家长都积极购买。我们的学校比很多小学都大,村干部也非常重视教学。
秧田村为何出这么多人才?沙市镇镇党委委员谢详华概括了四点:一是秧田村资源贫乏,经济条件不好,形成了“只有读书改变人生”的信念;二是秧田村罗氏宗族自古就有“勤耕重读”传统;三是榜样的带动,先考起的大学生、硕士、博士,以及成功的企业家不断激励孩子苦读;四是村上历来对教育的重视和资助。

在秧田村,必然会听到罗洪涛、罗洪浪两兄弟的故事。
罗建植是秧田村地地道道的农民,会篾匠手艺。他的两个儿子罗洪涛、罗洪浪都是上海交大的博士。
罗洪涛回忆说,那个时候家里穷,夏天没有鞋穿,光着脚,经常被晒热的石板烫得跳;冬天,手脚都是冻疮,教室是土墙,四处漏风,只好从家里提一个火箱上学。每天放学回家,要先割牛草、挑水,家务忙完了,才开始做作业。“有时停电了,哪怕在寒冷的冬夜,半夜醒来发现电又来了,也要爬起来,完成作业。”
兄弟俩收过稻谷,插过秧,农活差不多都做过,甚至打过父亲的下手,编织篾具。
那段艰难岁月被罗洪涛称为他们“成长的宝贵财富”,也是常常引以为自豪的东西。农村生活,做家务,干农活,是“农村孩子相对城市孩子的优势,而不是劣势”。
罗家兄弟的成长经历是秧田村“勤耕重读”的成功诠释。秧田人不会放过这样的活教材。今年2月13日下午,村小所有孩子齐聚老槽门上了新年第一课——学家风读家史温礼仪,学习先辈读书方法,特别聆听了罗洪涛从美国寄回的一封家书。
家书主要是恳劝幼小的学弟学妹刻苦学习,锻炼身体,努力为自己创造更加光明的前程。细致到吃什么——“不挑食,不要吃高糖、高脂肪食品”;看什么样的书——“要尽可能地远离电子产品,多读纸质经典的书。并且养成写读书笔记的习惯,多思考多总结。”
村委会和村小决定,每年的新年第一课都要把孩子们集中在老槽门前接受熏陶。即使孩子们还不能完全理解这封家书的意义,也不明白礼仪、传统的重要,但一次次仪式会逐渐给他们留下烙印。
城乡改变,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单靠苦读、耕读就行了吗?汤华好特别提到了这个问题。她说,现在农村孩子考上好大学越来越难了,单靠孩子个人努力越来越不够,我们要“联群通力办教育”。
秧田村完小,校园设施不见得很好,但校风正学风浓。
村委会高度重视,参与教育。凡考起大学者,村上一律奖励400元。去年上了8个,今年估计有10个。汤华好说,村委会对成绩好的孩子都有数,哪家的孩子会读书,村里都知道。从小学开始,每年儿童节、老年节,村委会也会以各种形式慰问、奖励学习好的学生。
最大程度发挥“新乡贤”的作用。今年初,村上组织博士、企业家成立秧田村助学基金,资助因为贫穷读书困难的孩子,钱由专人管理。罗宣干还专门在银行存了一笔教育基金,谁去美国读书就可获得资助。乡贤李昌开成立教育教学奖励基金,为学校师生伙食费买单;黄蔚德捐出100万元成立敬老爱亲个人奖励基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群策群力办教育。
联群通力,郁郁勃勃。教育是秧田的大事,所有人的大事。

罗碧波是恢复高考后秧田村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后来,罗碧波六兄妹先后都考上了大学,弟弟罗晴和女儿罗兆婧也是博士。
罗碧波说,这一切得力于有一个好的家风。“全仗母亲带了个好头。”
罗碧波88岁的老母亲张秋香没上过学,当年扫盲时读过两个月的夜校,从此对书爱得一发不可收拾,现在每天还坚持读书两三个小时。
“我母亲说,她要是生在现在,肯定也可以成为博士。”罗碧波笑着说。
罗碧波所说的好家风,是罗氏家族传统家风家训的延续。
现在,秧田村家家户户要挂一块匾,把自家的家风家训写在上面。汤华好说,这是秧田村即将开展的一项重要工作。每家都要挂,让家风家训看得见、摸得着,持续传下去。
村里的古老墙上一一展示了昔日秧田村罗、张、陈、屈、肖、何、朱、李、付、王、邓、刘等17个姓氏的祖风家训。比如,付姓家族的祖风家训是“敬老处家教子,兴家立业致富,勤学育人成才,睦邻友好应事,为官修德勤政,修心养性健康”。罗姓家族的祖风家训是“奉祖先、孝父母、和夫妇、严闺阃、亲宗族、敬师长、信朋友、力耕种、勤诵读、存忠厚、尚勤俭、习礼仪、戒为非、戒赌博、戒争讼、戒溺女、戒洋烟”。
秧田村悬挂着各种姓氏的家风家训
祖风家训是道德律令。“力耕种,勤诵读”是罗氏祖训的精髓。
陶物振俗,旨在觉民。秧田村不是恢复古老的家训,而要化故从新,开启新时代的家风家训。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要把新生活、新发展、新愿景、新要求与自家的情况结合起来,凝练出一两句朗朗上口的文字。这是一次了不起的探索,文明新的景观。
汤华好的家风家训是“诗书启后,孝友传家”,已制作好了。为了让家人谨记、遵从,她又把家风家训作为微信群的群名。“我们希望每家都这样,可以在传播中影响人、规范人、塑造人。”她说。
家风家训,砥节励行,是富有生命力的文化,认同的道德约束,也是自我要求。秧田人认为这是教育孩子的好东西。村头正在建设“湖湘耕读文化馆”,这家秧田精神气质的独特文化馆有三个板块:弘扬传统优良家风,忠信笃敬,尊师重教的家风文化展示区;展示见贤思齐、互助友爱的乡贤文化体验区;知行合一、经世致用为内核的传统文化体验区。计划今年10月建成。
文化传承,不能在口头,要把东西实实在在展现出来,让孩子感受到。这是汤华好反复强调的观念。
在秧田,一切文化都是可触摸的,尽在眼前,看得见,有高度可感性。村巷闾里,处处散布历史文化。600多年的老龙井,修葺一新,传言临考前,喝一口井里的水,定金榜有名;300多年的老槽门,展示秧田各种传说、故事、家风家训;400多年的老桥亭历经风霜,浩气天壤;每月一讲的道德讲堂与1000余平方米的文化广场是新的文化场所;建于民国时期的秋天龙舟码头,每年端午的重要战场,又一个端午将至,一场盛大龙舟赛即将上演。
村民罗太喜带着记者参观捞刀河旁的体育活动中心,村民们每年都会在河上举行龙舟比赛。
村民罗太喜带着记者参观捞刀河旁的体育活动中心,村民们每年都会在河上举行龙舟比赛。
秧田给孩子提供了一个文化环境,而不只是一个生存环境。

在秧田,风依依,气蔼蔼,温润掩雅。
离开博士墙不远,还有两面特别重要的墙:明朝罗家大院老青砖墙,这是秧田最古老的历史遗址,秧田最早的根;再走百米,是道德墙,上面张贴评选孝道之星、公德之星,每次的评选人都挂在墙上,让村民投票,要是村民觉得谁不好,可以直接把他的名字撕扯下来。
在这三面墙之间来回走动,品味,可以发现一个较为完整的乡村文化意义结构。博士墙表现孩子教育,指向未来;老青砖墙表征历史传承,指向过去;道德墙彰显典范、模范,指向现在。教育作为内在动力,推动这一结构不断吸纳、纯化更多事物,把好的价值融合进去,沉淀新意义,形成一个充分良性的世界。
秧田村处处能见到弘扬中华美德的宣传画
一个清澈的世界。这里,所有事物都有来历,有意义,或者本身有意义,或者被赋予意义,那些荒谬、怪诞与不适之物已被排除,或被纠正。这是教化的灵魂深处。正因此,秧田给人亲切。汤华好说,秧田总让人亲切。她在这里生活了20多年,感受深挚。
汤华好的母亲是秧田人,嫁到邻村,生了三个女儿,两个又嫁回秧田。有的几姊妹都嫁到秧田。“秧田村不高大上。走在秧田,你觉得自己作为秧田人,就感觉到相比其他村的自豪。秧田人有一种向上的意志。”汤华好教过书,能描述出这种感觉。
这种亲切,让人回归。越来越多出去的人回来了,修漂亮房子,建文体设施。教育串联起民俗、乡愁与精神之根。
村民沈芬芳管理的“秧田农民文体馆”就是几位秧田籍企业家投资300多万元修建,各种球场、健身房、卫生间、淋浴房,甚至高尔夫练习场。傍晚,村民在广场跳舞,室内打球,周末一场篮球赛。
由村民集资修建的秧田农民文体馆
离博士墙不远,是有名的捞刀河。传说关羽在这里掉刀,捞刀。河畔,码头,露天篮球场,休闲步道,一应俱全。流水爰爰,云气氤氲,带来不息生命与灵气。
秧田村有句口号:过乡里人的生活,让城里人羡慕。垃圾集中收集,村巷比城市干净,道路白改黑……时时惓念民生,处处重置生活。
这就是秧田,士气之纯,民情之朴,养怡之祚,教育之福。
清晨7点半,秧田村完小的教室里就传来学生们朗朗读书声。
(原标题为《探秘湖南博士村 | 一个小乡村走出21位博士,到底有何“秘籍”?》)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湖南 博士村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