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观察室|北约峰会开了特朗普要来,美欧关系会有新变数吗

澎湃新闻记者 朱郑勇

2017-05-25 14: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北约峰会将于今日在布鲁塞尔召开,在当选前后都曾表示北约“已经过时”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出席此次峰会。虽然特朗普仍在坚持北约成员国要把防务开支提高到GDP的2%,但他毕竟已改变了对北约的看法,此前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北约并未过时,且是“国际和平与稳定的支柱”。然而欧洲的领导者对这位有着孤立主义倾向的美国总统仍充满疑虑。《外交政策》23日的一篇文章指出,特朗普应该抓住这次访欧的机会,重塑他对跨大西洋防务和安全的主张。在此次峰会后,北约的未来将走向何方?自特朗普上台以来波折不断的美欧关系又会迎来怎样的变数?澎湃新闻“外交学人”与上海欧洲学会合作推出的本期“欧洲观察室”邀请多位专家分享他们对这些问题的观点和看法。
专家简介(以姓氏拼音顺序排名):
戴轶尘: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方晓: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忻华: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上海欧洲学会学术研究部主任
叶江: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
张茗: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

忻华:欧盟和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从战略上说,跨大西洋安全关系也影响着整个全球格局。自从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以来,美欧关系的不平衡性愈加凸显,彼此裂痕加深,出现疏远的迹象。3月中旬默克尔访问华盛顿,虽然稳定了美欧关系的既有结构,但也反映出美欧双边的深刻分歧。当前美欧关系的不平衡态势还在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的基础仍在削弱。
从安全领域看,美国对于以北约为核心的跨大西洋安全同盟的态度,从过去几乎无条件的支持和维护,变为有条件和有保留的认可与支持,这意味着欧洲在美国全球安全战略体系中的位置还在下跌,也必然会在欧盟最高决策层的心中投下沉重的阴影。今年3月公布的美国联邦政府预算中增加540亿美元的国防开支。特朗普政府一方面以大手笔增加军费,一方面却又严厉地提醒北约成员国欠的钱必须还,这表明欧洲在美国未来的全球安全战略体系中的位置显得更加不重要,特朗普打算增加的那么多军费不会用在欧洲头上。
4月12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会见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不再认为北约“已经过时”。新华社 图
在经济领域,TTIP谈判自2016年下半年至今一直处于停摆的状态,目前特朗普政府力推的“美国优先”的贸易保护政策,使美欧双方经济关系的现有架构很难进一步自由化。今年3月初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推出的“美国总统2017年贸易政策议程”,不点名地批评了欧盟,认为欧盟固执己见地坚持自己繁琐的技术标准和管制体系,不愿与美国的标准和管制规则进行整合,是实施“不公平贸易的做法”。未来美国与欧盟之间也很有可能会在农产品等领域的技术标准、环保标准和保护投资者的司法诉讼机制三方面发生冲突。
不加钱美国就要放弃北约?
张茗:美欧关系可以分三个层面来看:传统美欧双边国家关系层面、美国与欧盟关系层面以及北约框架下的大西洋联盟层面。这三个层面是纠缠在一起的。我的判断是美欧关系整体上是一个摇晃的钟摆。虽然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对美欧关系产生了严重冲击,目前还没到打破钟摆运动的程度,特朗普已经从其此前发表的看法上有所倒退。
虽然美国老调重弹,不断敦促其欧洲盟国兑现在2024年使防务开支达到GDP的2%的承诺。但单以防务支出来判断美欧之间的分歧实际上是找错了靶子,更大症结是近年来欧盟防务一体化进展缓慢。举例来说,欧洲现存178种不同武器系统,而美国只有30种。武器系统繁多不仅导致兼容性差,而且严重降低防务支出效率。
美国和欧洲的深厚防务关系不是特朗普可以动摇的。北约的欧洲盟国为美国提供了优越的前沿部署地理条件和不可替代的战略支持。整体判断,美欧关系这个“摇晃的钟摆”在安全层面上还是在中间线左右徘徊。美国不仅频繁把F-35等先进武器部署欧洲,美国欧洲司令部也在重新评估2015年1月做出的欧洲基地关闭计划,是否要按原计划关闭在德国、英国15个军事基地存在变数。美欧虽然嘴仗不断,但防务合作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不大可能像特朗普说的,或者像马蒂斯、蒂勒森威胁的那样,如果北约的欧洲盟国不提高防务支出,美国就要降低对欧洲的安全承诺。
戴轶尘:美欧跨大西洋关系在三个层面受到的冲击不同,冲击最大的还是欧盟和美国层面的关系,比较突出的是是否坚守自由主义的价值观和贸易制度安排。在国家间关系和北约层面关系受到冲击是有限的。虽然此前特朗普对北约有很多批评,使欧洲人担心他是否会放弃北约这一架构。但是从4月美国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来看,特朗普事先已经向英、德、法等主要欧洲国家进行通报,事后这些国家对美国的行动也表示了理解和支持。可见美欧之间的盟友关系协调程度还是很牢固的。
今年1月,皮尤中心对美国国内做了一次民调,1到3月又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联合做了个民调,结果显示在安全威胁认知上,美欧之间共识比较高。不过民调结果对未来一年的美欧关系还是持比较悲观态度,认为会有一个恶化的趋势,恶化最严重的是外交领域。
影响美欧安全防务合作的地缘因素
方晓:美欧在安全领域有三个看点,一是叙利亚。几年前奥朗德政府对奥巴马军事打击叙利亚政府的期待,却是在特朗普执政百日内实现的。特朗普虽然作为政治素人上台,但美国政治却未偏离世界主义-孤立主义交替的钟摆形态,特朗普在总统位置上也不断经历打破-重建-碰壁-回摆的道路,逐渐显现一个“正常”美国总统姿态。奥巴马政府已经从小布什时期的对外扩张回归美国内,特朗普竞选及执政伊始更是旗帜鲜明的孤立主义,可终究逃不掉所谓价值观/道义舆论压力,做美国“该做的事”。二是伊朗。伊核协议被看做是奥巴马政府政治遗产之一,也是欧洲的外交胜利。特朗普虽不能撕毁协议,但一上台就指责伊朗不遵守协议,回归对抗伊朗的道路。三是乌克兰。在这一点上欧洲与特朗普政府的互动还有待观察,毕竟“通俄门”还在发酵,特朗普政府在这一地区动向并不凸显。
戴轶尘:虽然特朗普对伊核协议放出种种狠话,但目前在实际行动上只是实施新一轮的制裁。毕竟伊核协议不是美、伊之间的双边协议,而是大国之间达成的共识和安全保证。如果美国将之推翻,等于彻底无视欧洲人的努力,破坏此前战略协调的默契,中、俄也不会对此坐视不理。美国这样做只会使其在国际上陷入孤立。未来美欧可能在解决欧洲周边的一些热点问题上有分歧,可能成为未来美欧关系裂痕扩大的一个因素,但对美欧关系造成的冲击有限。比如乌克兰问题上,还是需要美、俄两家谈判才能解决。欧洲人既担心美、俄在这一问题上牺牲欧洲的利益,但又不得不依赖美国提供的安全保护,就欧洲安全做出新的安排。
总体上看,欧洲对特朗普不太信任,意识到美国的可靠性是在下降的。但是在安全和防务方面,欧洲国家的选择余地很小,只能继续依赖与美国的合作。特朗普上台后对北约的批评让欧洲国家担心美国能否维持对欧洲的安全承诺。所以现在欧洲内部进一步加强欧洲防务自主性的呼声很高。
欧洲防务为什么就离不开美国?
方晓:欧洲在防务上依赖美国,确实与欧盟大国军费开始长年下滑有关。例如德国军费下滑20年,直到今年才骤增至占其GDP的1.2%。2016年法国军费已经增资,GDP占比为1.8%,而北约的军费开支目标是占GDP的2%。欧洲独立防务体系口号喊了很多年,真正促进实质投入的是奥巴马时期开始的美国“内向”,以及同时激化的欧盟周边威胁。
忻华:在冷战时期,欧洲在美国的保护下,可以把大量资源用于经济、技术和地区一体化合作。这种舒服日子过惯了,要他们把资源从经济、社会福利挪走,用于武器开发的话,他们会有很大的不适应。
方晓:我觉得美国或许也不希望欧盟防务独立,欧洲真的独立自主了,可能美国也会觉得是一个威胁。
叶江:欧洲防务不能独立,倒不是因为美国不希望它独立,或者说是欧洲人舒服日子过惯了,只想搭便车。这其实是牵扯到双方最根本的经济利益。美国与英国、美国与欧盟相互之间的投资究竟占多少?
张茗:美欧双边对外直接投资规模远远超过了美国和欧盟对华投资。2015年,英国对美投资达4838亿美元,美国对英国直接投资总额更是创纪录地高达5930亿美元。
叶江:在美欧双方经济利益如此明显的情况下,美国怎么可能放弃欧洲。当相互之间经济上如此密切联系,必然也要在军事领域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奥巴马时期就说欧洲要在防务问题上承担更多的责任,特朗普在竞选时虽然说北约过时了,美国不需要它,但他只要一上台,北约仍然不会过时。美国对欧洲承担义务是不会变的。
张茗:美欧之间的经济基础极其深厚。特朗普上台虽然使美欧关系在经济和安全领域遭受了很大冲击,但远未到根本动摇的程度。如果不发生大的结构性力量调整,美欧还是“同一个世界”的两个版本,还是“同一个世界”的两个盟友。
特朗普在美欧经贸领域的新信号
忻华:美国和欧盟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彼此的经济联系也是最为密切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TTIP目前难以推进,但双方仍然会寻求建立某种形式的“新一代”的双边自由贸易和经济合作的架构。当然,去年英国脱欧公投,极大地强化了美国对TTIP的负面态度。
方晓:美欧在贸易层面,最重要的一对关系是美德关系。德国是美国贸易逆差主要来源。德国贸易顺差占其GDP增长比重高。自奥巴马时期,美国政策圈对德国的抨击就不绝于耳。在此前的TTIP的谈判中,最大的问题也在于美德、美法之间。特朗普本是倾向于双边贸易谈判,但4月23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放出重启TTIP谈判的信号,颇有乘欧盟很难形成合力之时拔得谈判先机之嫌。
戴轶尘:我觉得特朗普选择现在这个时间来改变他以往的一些表态,和他在上台执政百日后,在国内遭遇一系列挫折是有关系的。美国放出重启TTIP谈判的信号,也是在外交上释放善意。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要实现改善美国的经济和就业的目标,还是要找那些最大的贸易伙伴。在TTIP上,美国人可能比欧洲人更急。欧洲今年几个主要国家都要进行大选,为了迎合民意,不太可能在TTIP上有什么突破性的表态,况且欧盟被脱欧牵制了很多精力。特朗普主动提出重启TTIP谈判,更多是希望在外交上营造更好的环境,来弥补内政上的失分。
忻华:目前美国与欧盟对待双边经济关系的重要议题,观望的态度比较强烈,虽然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和特朗普政府都提到愿意重启TTIP谈判,但美国方面在静观法国与德国大选的尘埃落定,恐怕并未有系统的新提案,而欧盟乃至法、德内部对TTIP的反对比美国内部要强烈很多,在完成选举和权力交接之前,也不会对TTIP谈判有新的意向,TTIP的重启,恐怕要等到年底乃至明年了。
叶江:在经贸的领域,美欧之间经常会有矛盾,哪怕在美欧关系最好的时候也会有。现在的问题出在英国脱欧上。脱欧过程中的美英关系怎么处理?美欧关系又该怎么处理?特朗普近期的一系列行为是想释放这样一个信号:他在对欧问题上改变了过去的看法。比如英国触动里斯本条约50条之后,特朗普的表态是,对欧盟团结应对英国脱欧,美国是乐见其成的。美国还是觉得有一个整体的欧洲对美国是有利的,尤其是在经济上。
美欧关系仍在“舞台”中央,“斗而不破”
张茗:
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下,未来欧洲一体化和美欧需要重新校准。首先,欧盟内部关系需要重新校准。英国脱欧后,其内部权力关系改变了,德国问题会重新出现,而经济疲软的法国能否逆转颓势与德国重新为欧洲一体化注入活力值得关注。伴随欧盟内部权力关系的变化,其内部一体化要校准。在此基础上,欧盟和美国的关系也要重新校准。但是总体上只要欧洲一体化进程不发生逆转,虽然分歧与摩擦不断,美欧关系总体合作态势不会发生根本改变。
戴轶尘:特朗普已经过了三个多月的“实习期”,其前后表现变化很大。一个是特朗普的小圈子里的人事调整变化,例如班农退出国家安全委员会后,对特朗普的影响力在减弱;另一方面,特朗普的一些反传统的有挑战性的做法,在美国国内推行不了。他也意识到美国的一些结构性、传统性的东西可能要继续下去。
叶江:今天的世界有很多变化,但核心部分没变,世界体系没变。美欧关系始终是在全球舞台的中央,这一点没有变过。鉴于美欧相互之间经济上的勾连非常紧密,在看得见的未来,美欧之间的跨大西洋联盟不太可能散伙。
忻华:我们认为美欧之间出现裂痕,与叶老师谈到的美欧不可能散伙的观点并不矛盾。美欧之间仍然拥有重要的共同战略利益,所以彼此的战略盟友关系对双方而言仍是非常重要的,仍将延续下去。但由于美欧双方目前在安全、经济和意识形态三个领域的战略考量与实际利益不同,美欧彼此间的矛盾和斗争也仍然在发展。过去人们谈论中美关系,喜欢采用的一个用语是“斗而不破”。其实用“斗而不破”这个词来形容美欧关系的态势可能更恰当些。美欧之间的裂痕和矛盾的发展,并不意味着美欧会决裂。
(欧洲观察室系上海欧洲学会主办的专项学术活动,由欧洲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欧洲所面临的各种问题,以及相关时事热点,进行及时、多维、深入、前瞻地观察解读。)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欧洲观察室,美欧关系,北约,TTIP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