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对中国的革命性意义

温骏轩/作家

2017-05-25 13: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位在北京工作的英国技术顾问如此形容在中国发生的这场变革:‘你有一种感觉,就是如今离开中国就是在倒退。’”这段话是5月24日一篇题为《李克强总理力挺“互联网+”》新闻的结语。文章中还有一句让中国人感到振奋的评语:中国数字经济已是全球先驱。
客观的说,上述评语并没有夸大其词,而是一种普遍感受。前些日子,来自“一带一路”沿线的20国青年,评选出了他们心目中中国的“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高铁”这个工业时代的巅峰之作以外,其它三大发明都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
事实上,中国高铁服务的后来居上,互联网技术的助力同样功不可没。比如网络订票系统,就极大提升了购票效率;让旅客最为诟病的“高铁盒饭”问题,铁路总局最终准备导入的解决方案,也是尽快推出网络订餐服务。可以这样说,对于很多中国人和在华外国人来说,网络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几乎已经成为空气、水、食物以外的,第四大生存要素。
在舆论场,中国的任何一点成就,都会无可避免被拿来和美国对比。中美在互联网时代的竞逐,尤为引人注目。一个得到普遍认可的观点是,互联网时代只有中、美两个竞争者。从技术角度看,美国互联网时代的开创者,也是全新的引领者。中国则凭借巨大的市场,在应用层面开始反超。比如支付宝、微信、共享自行车等应用的创新性领先。然而互联网也好,互联网+也罢,之于中国的意义并不止于经济层面。这项革命性技术,将对中国之于这个星球的地缘政治身位、社会运转模式,乃至文明基因造成极其深远的影响。
任何一个有历史常识的人,如果回忆一下脑海中记忆的“八国联军”(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意大利、奥匈帝国及俄国),再对照一下代表世界主要工业国家的所谓“八国集团”(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意大利、加拿大及俄罗斯),就会发现这两份名单中,除了把已经不复存在的奥匈帝国,替换为美国小兄弟的加拿大,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这意味着,100多年来,世界虽然看起来经历了数千年来最大的变革,但各国在食物链中的身位,却如印度的种姓制度一样让人绝望。
从19世纪中叶的洋务运动算起,中国在如何进入工业时代的问题上,已经探索了一个半世纪。这其中最大的困局在于:一方面,需要学习西方文明技术上的先进性;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工业后发国家,又受困于“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的困局。如果完全按照西方社会所走过的工业化路径,并非不存在追上去的可能,但作为后发者,这个过程必定是艰难而漫长的,有很大可能会掉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的本质,就在于先发国家不愿意后发国家攀升到食物链上层)。
幸运的是,在中国完成工业原始积累时,人类开始跨入由互联网技术普及而触发的“信息时代”。这并不是人类第一次发明新的信息交流技术。然而工业时代在信息技术上的种种突破(比如电报、电话),更多只能算是一种革新,还不足以对人类的生存方式产生结构性影响。相比之下,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所产生的影响则是革命性的。如果说工业化的本质,是人类找到了使用煤炭、石油等“能源”,替代人力生产的方法;那么信息时代的本质,则在于人类在发明了加速信息交流的技术,极大提升了生产效率。前者的意义在于“增能”,后者则在于“减耗”。
信息技术的普及,让中国这个拥有庞大人口基数,又已经具备了工业基础的国家,在经济上看到了弯道超车的机遇。一般来说,互联网经济被归类为“第三产业”。对于当下的中国来说,增加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的占比无疑是经济转型的一个重要标志。不过“互联网+”的意义,更多是在将互联网的力量,传导到第二、第一产业,以促进中国经济的整体转型。
“互联网”技术在信息交流上最大的突破在于,我们每个人本身,都是这张“网”的一个信息点。你既是海量信息的供给者,也可以是这些信息的使用者、受益者。这代表互联网+时代的基础是在于“人”。而当一个“以人为本”的巨大消费市场被开启后,其价值导向势必会向上游产业传递。长期以来,缺乏人性化设计,处在模仿、跟随阶段的中国制造业;很多方面还处在原始小农经济层面的第一产业,都将因为得到精准的消费数据分析,而实现自己的突破转型。
社会运转模式及文明基因的改造,是互联网时代给予中国的更重大机遇。中国黄仁宇先生在《中国大历史》一书中,曾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国历史发展中各个朝代都面对如何有效管理社会基层的技术问题。以农为本、道法自然的华夏文明,更依赖的是一种“经验管理”模式。这样的管理模式,也维系了华夏文明独特的“祖先崇拜”文化。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方基于贸易所建立起来的文明体系,必然推崇的是精于计算的“数目字管理”。在工业化的魔盒被打开之后,华夏文明在“数目字管理”上的意识短板,就成为了阻碍文明进步的最大障碍。
在日渐复杂的现代社会中,数目字管理无处不在。美国虽然经常被认为是一个最“自由”的国度,但基于严格的数字管理传统,美国政府对经济和人的控制程度,其实是非常高的。比如成熟的信用卡体系,就是政府进行社会管理的有效平台。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来说,都希望能够有效管理自己的国家,而能否有效管理的关键,就在于你能够多大程度的掌握“人”的信息。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大数据的收集,即让华夏文明有机会很快补上“数目字管理”这块短板,又让政府看到了增进管理能力的技术契机。仍以“信用卡”为例。中国的各大银行曾经费钱费力的大力普及,但离建立成熟信用体系的目标却还差得很远。然而这一目标,最终却由移动支付等互联网金融手段,迅速完成了。中国也一跃成为了全球移动支付的标杆,并以此建立一套能为政府、社会所采信的“信用体系”。
英国从18世纪中叶开启的工业化时代,对整个英国乃至人类社会造成了巨大的改变,也让身处这一变革的狄更斯发出了:“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双城记》)的感叹。的确在上一个变革的时代,工业巨兽对传统经济的吞噬、对人类生存方式颠覆,很容易让大多数人手足无措。不过对于已经受过科学及工业化洗礼的我们来说,今天倒大可不必在身处又一个变革时代有这样的纠结。
对于身处中华文明伟大复兴,以及新技术革命期的我们来说,今天并不会是最坏的时代,而是中国几千年来“最好的时代”。互联网不仅改变了我们身处的环境,也为每个人带来了挖掘自身潜力的“+”的空间。就像今天我能够在这里分享一点见解,你能够看到这些文字,便都是拜互联网所赐。如果你有意识到了这点,那么你就有机会在这个新时代里得到更多;如果没有意识到(或者没有想法)也不要紧,只需随着时代的进步,享受这一切所带来的便利就可以了。同时,对于有“家国情节”的中国人来说,尤为可以感到兴奋的是,中国这次不再是一个彷徨的跟随者,而有机会成为时代的引领者。
(作者简介:温骏轩,网帖笔名“鄙视抢沙发的”,生于20世纪70年代,法律专业出身,长于分析解读国际局势。其2009年7月在天涯论坛“国际观察”版块开设的《地缘看世界》一帖,有理论,有资料,有地图,有分析,广受读者关注,点击量超过1700万次,回复超过7万条。新书《谁在世界中心》已出版上市,61幅原创手绘地图,全景勾勒中国大国战略路线图。)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互联网,新四大发明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