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书当如开餐馆,这位兄台的观点亮了

澎湃新闻记者 洪燕华 实习生 李宁琪

2017-05-25 17: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在实体书店的一片哀嚎声中,如何将书卖出去,还要卖出爆款?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5月17日下午,同济大学杨浦校区图书馆,一场以学术出版和走出去为主题的论坛静静开场。
大数据时代,如何将中国优秀的学术成果面向国际传播?如何提升中国学术的国际影响力?针对这一主题,全国政协委员、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安诺杰,励讯集团中国区政府事务副总裁张玉国,英国ACC出版集团总裁保罗·莱瑟姆,科睿唯安出版行业项目经理杜耀文,长江学者、同济大学朱合华教授,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娄永琪教授等多位国内外专家发表主题演讲,结合行业、学科趋势,以及自身实际经验,从不同角度作了分析阐述。
“我想把学术出版分成三个阶段,最早期,纸本的时代,我们就像是开农庄的,我们就是养猪、种庄稼。”励讯集团中国区政府事务副总裁张玉国将图书出版分为三个阶段,“第二个阶段就是数据库的阶段,我们变成了超市,我们不仅仅是养猪种菜,我们把猪肉把菜切切剁剁包成了速冻饺子放在超市里,工薪族下班买一盒回家煮了就吃了。第三个阶段,未来至少二十年,我们打个比方,其实我们应该走入了餐厅时代。”
为什么是餐厅时代?餐厅时代和超市时代、农庄时代有什么区别?
请看张玉国的演讲实录:

今天我打算用一个转型的故事给大家汇报一下,一个传统的纸质的出版商是怎么迅速的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化出版商。
我给大家讲这么一个小故事。大约在20年前,美国有一个特别牛的商业周刊叫《福布斯》,它在1995年发表了一篇文章,1995年的时代背景是,那时候互联网刚刚兴起,特别的热,然后《福布斯》发表这篇文章说,励德爱思唯尔会不会是互联网的第一个牺牲品。它的观点是,互联网将迅速扩大学术文章的免费分享,没有人再需要出版商了。所以最后它的结论是,以纸质出版为主的出版商将走到终点。励德爱思唯尔是全球最大的出版商,将来就会是第一个牺牲品。左边这个图就是《福布斯》当年这篇文章的照片。
因为《福布斯》的影响力,文章一刊出,励德爱思唯尔的股价两天内跌了7%,市场都在担心。大家可以看一下,20年后励德爱思唯尔集团变成了什么样。这是20年后的励德爱思唯尔,我们现在改为励讯,已经成长为全球最大的科技、医学、法律和商业信息的服务商,是世界五百强企业,英国富时指数排名第20位,全球总销售收入大概在90多亿美金,接近100亿美金。在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办公室。也就是说,20年之后这个集团不仅没有成为第一个牺牲品,反而增长得越来越强大。
我们的CEO叫Erik,他在2016年被《连线》评选为影响全球的一百位精英领袖,如果大家在座搞计算机、互联网都知道,《连线》是这个领域非常牛的期刊,上榜的理由是,将励讯集团从主营纸质期刊和图书的出版商,转为领先的数字信息服务公司。20年之后主流媒体纷纷开始反思,说我们当年的预测是不是对。主流的媒体,《福布斯》、《金融时报》、彭博社都发表文章,认为当年的判断是错误的。这部分业务,互联网是杀不掉的。
同时报告一下,并不是每个行业都成功实现了转型。这里不举公司的例子,举行业的例子。大家看到,音乐、报纸、黄页,在过去几年里面都在纷纷往下掉,比如音乐,2004到2014年这十年间,整个行业缩水了4%,整个行业都在下降。就是说不是每个行业每个公司都很成功的实现了转型。
励讯集团扭转形势的关键就是它的数字化的转型,2000年的时候我们的数字化的销售只占20%,那么到了10年之后,也就是2010年的时候已经达到60%了。其实中间这个叫做face to face是我们展览的业务,很难用纸或者电来归纳。如果把这块业务拿掉,数字化的话,十年就达到了80%,到现在已经达到了83%左右。也就是说,一个国际纸本出版商,通过十年就把自己转型了,这就是我们扭转形势的关键。
我们理解,学术出版的发展阶段要经历三个发展阶段,过去五百多年都是纸本的出版时代,也就是过去15年是一个电子数据库的时代。那么将来,要过渡到数字决策工具的时代,未来的二十年。未来二十年之后到底是怎么样,谁也不敢说,但是至少我们判断在未来二十年,数字决策工具,数字解决方案,这是最关键的东西。
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所说的数字化的决策工具到底是意味着什么。在做你的判断之前,我想给大家说一点,我们在座做学术出版的都应该共勉的,就是我们必须始终以服务科研人员为中心,我们的任务不是出版一本好书、出版一部期刊,那还是太低了,我们始终要以怎么服务好科研人员为中心。
同样反问的是,仅仅出版好一本书就是服务好科研人员了吗?远远不是。我们现在说的数字化的决策方案,我给大家分三类,快速的介绍一下。第一类是围绕科研人员关系网络的解决方案,给大家举这么一个例子。
首先,出版科研图书是科研人员获取信息的唯一方式吗?看科研期刊是科研人员获得信息的唯一方式吗?远远不是,在现在这么一个互联网这么发达,社交媒体这么发达的阶段,参加会议和科学家的专业社交网络,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科研人员获取信息的渠道。
如果用坐标来看,横坐标是科研人员获取信息信号的强度,越往右越清晰,越往上是他的速度,速度越快。可以看到期刊的信号是非常清晰的,为什么?因为经过了同行评审,用老百姓的话讲,这个科研成果是靠谱的。图书是介于中间,信号不如期刊那么那么清晰,在中国很多学术图书也没有同行评审,老实说,所以它的信号清晰度不是那么高。速度的话,期刊和图书都是非常慢的,真正快的是社交网络。在座的我敢说每个人都用微信,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是一边吃饭一边看微信,我已经八年不看纸的报纸,我很多信息都是微信上的信息。所以科研人员社交网络是他们获取信息的非常重要的手段。
第二类所谓数字化的决策工具,就是围绕科研数据形成的解决方案。在这个坐标里面,横轴是对科研人员,信息对他的重要性,竖轴是难易程度,越上越容易。最右上角是Research articles,它最重要,获取也是最容易。但是方框之内,对于他们特别重要的技术报告、数据集、数据模型、算法、程序,对他们来讲非常重要,但是他们无法获取。这些科研报告都躺在实验室里,躺在科学家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里面。
第三类,围绕科研决策咨询、绩效评价做了很多的解决方案。SciVal,这是世界科研的图谱,对全球四大科研强国,英国、美国、中国、德国,进行了一个比较。整个这个环是根据算法自动分出来的,科学之环,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小泡泡代表一个一个的跨学科的研究方向。泡泡越大,这里面的发文越多,里面的小线都是被引用频次。这个泡越靠边是单一学科,越靠中间是越受其他学科的影响。大家知道跨学科的研究是最有影响力的,这样通过可视化的形式,非常轻易可以分析出一个国家、一个机构甚至一个科研组,一个实验室、一个个人的科研学术的竞争力到底怎么样。
很自然,爱思唯尔励讯集团拥有这么多的科研大数据,还有自己开发的独立的大数据的分析引擎HPCC很自然就生成了一块新的业务,也就是科研的咨询和评估业务,现在正是方兴未艾。举个例子,我们和若干国家,英国、以色列、法国、澳大利亚,包括中国,都在做科研绩效评估方面的业务。全球最好的大学排名的底层数据库都是用我们的数据,包括上海交大的。特别举一个例子,中间这个《“一带一路”科研合作态势报告》,这是我们跟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刚刚合作出版的。白春礼院长在“一带一路”峰会的前一天,在国务院新闻办做了发布。通过掌握的大数据和它的技术,很快的形成了一个新的业务,科研资讯和评估的业务。
这就是我刚才给大家介绍的,我们新的战略方向就是三类数字化的决策工具。
最后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专业出版未来的发展方向到底是走什么路,我想把它分成三个阶段:
最早期,纸本的时代,打个比方,我们就像是开农庄的,我们就是养猪、种庄稼,出的都是很原始的学术出版物。坦白讲,中国的很多学术出版商也还处在这个阶段,是原始的出版原始的学术出版物。
第二个阶段就是数据库的阶段,我们变成了超市,超市和农庄有什么区别?我们不仅仅是养猪种菜,我们把猪肉把菜切切剁剁包成了速冻饺子放在超市里,工薪族下班买一盒回家煮了就吃了,你带来很大的便利和价值。同样那一盒速冻饺子的价格,远远比当初养猪种菜的价格高多了。
第三个阶段,未来至少二十年,我们打个比方,其实我们应该走入了餐厅时代。为什么是餐厅时代?大家都知道,你走入一个餐馆,可以坐下来点你喜欢的食物。餐馆也会根据不同的客户需求,不同的口味,开发不同的菜肴。
我记得我1994年毕业刚到北京,那时候最流行的是红焖羊肉,现在这道菜已经消失了。后来又有香辣蟹,这都是餐馆根据你的口味不停地开发你需求的东西。你越能满足客户的需求,收的费越高,餐馆档次越高,收的费越高,你得到的回报越多。
所以我们将来专业的出版方向一定是跨越农庄时代,跨越超市阶段,迈向餐厅时代。
(本文根据主办方提供的速记整理,有删节,未经主讲人审阅)
责任编辑:洪燕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图书出版,同济大学,农庄,餐厅,超市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