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曦·兰尼斯特的原型:争强好胜的红玫瑰王后

段宇宏

2017-07-10 09: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万众瞩目的美剧《权力的游戏》即将迎来最终季,剧中几位主角的结局颇为让人期待。王后瑟曦·兰尼斯特美艳绝伦,性格争强好胜,处事刚愎自用,在权力角逐中凶狠歹毒,不择手段,应该属于最招人反感的几位角色之一。但瑟曦在权斗中的一切作为不光为自己,也为了家族和儿子的利益。不同于一些权斗中的女性,她不会对最高权位直接取而代之,而是满足做一个在幕后影响王的女人。她会有怎样的结局呢?
《冰与火之歌》里的王后瑟曦

嫁给英王的法国郡主
毫无疑问,乔治·马丁老先生塑造瑟曦,参照了英国玫瑰战争时代(1455年—1485年)兰开斯特王朝的红玫瑰王后——安茹的玛格丽特,她是亨利六世的妻子,瑟曦的原型。看名字前缀即知,红王后不是英国人,她是法国国王查理七世王后的侄女。玛格丽特嫁到英国之际,正值英法百年战争最后一个阶段末期,虽然法国还有大片领土被英军占领,但自从出现圣女贞德奇迹后,逐渐转败为胜,查理七世领导的抗英复国战争开始节节推进;英国却陷入财政和军事困境,战争难以为继。玛格丽特与英王亨利六世联姻,正是英国寻求妥协停战的结果,法方当时尚不具备全面收复失土的能力,也希望获得休养整顿的机会。
后世绘制的红玫瑰王后安茹的玛格丽特的画像

亨利六世不想打下去,“鹰派”贵族却不愿妥协,他们凭着“强硬态度”在民间赢得口碑,可打仗需要大量钱财,得国王掏腰包,王室早就因战争负债累累,于是国王悄悄派人与法国议和,同意割让几片领地给法国(法方视为归还),英法王室缔结婚姻关系,签订停战协议。
英国金雀花王朝的国王爱德华三世,曾以母亲的法国公主身份诉求法国王位,挑起惨烈的英法战争。由于有前车之鉴,查理七世虽有女儿,却选择了王后的侄女许配给亨利六世,防止英王以母系血统为借口,对法国王位有非分之想。查理七世选择的这位姑娘就是安茹的玛格丽特,她的父亲雷纳有一大堆头衔:“安茹伯爵”、“洛林公爵”、名义上的“那不勒斯国王”,实则多徒有虚名,因为他的大片“领地”都被英军占领,其实是穷得叮当响的贵族,以至于英方来谈论婚事时,雷纳说:“我乐意把女儿嫁给英格兰国王,但我要声明付不起嫁妆。”查理七世派人将玛格丽特的画像送给亨利六世过目,英王对她一见钟情,私下不断称赞“非常漂亮和聪慧的女子”,决定一反习俗,连嫁妆也不要,并为此签订了割让领地的秘约。
其实亨利六世也是查理七世的外甥,他来到世上,源于他父亲亨利五世当年的显赫战功。亨利五世1415年挑起第二次英法战争,令兰开斯特王朝重现金雀花王朝雄主爱德华三世的辉煌,英军用威猛长弓和精妙战术,常以少胜多,势如破竹,法国骑士丢盔弃甲,大片领土沦陷。亨利五世俘虏了法国查理六世,住进巴黎的王宫,逼迫查理六世签署屈辱条约,同意查理死后由亨利及其子嗣继位为法国国王。然后亨利五世以胜利者姿态娶回查理六世的幼女凯瑟琳公主,全英国都为他的军功欢呼雀跃。奈何老天故意作弄,亨利五世比查理六世小18岁,等到法王驾崩后戴上法国王冠原本毫无悬念,但他36岁英年早逝(1422年8月31日),而查理六世比他晚逝一个多月。所幸亨利五世留下遗腹子,就是一生下来就戴上英法双王冠的婴儿国王亨利六世。
亨利六世

与当年父亲的婚姻不同,亨利五世以胜利者姿态娶回法国公主,亨利六世却在一败再败情况下割地求和,放弃嫁妆还只迎回个法国郡主,婚姻被主战贵族和平民厌恶在所难免,一开始就埋下悲剧种子。议会为请求国王悔婚,居然同意拔款5000英镑作为补偿,国王不为所动。王后嫁过来时,因为丈夫缺钱,她先变卖手头的银器支付水手的薪资。来到英国后,过着俭仆生活,把家族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尽力扮演好“枕边辅政”的角色。亨利六世性格宽厚懦弱,加上对妻子疼爱有加,正好给王后提供了机会,国王患上越来越严重的“妻管严”。如果在和平年代,国王夫妇兴许幸福恩爱过完一辈子。
争强好胜的皇后
法王必然要收回全部失土以完成复国大业,而英王必须维系所占领地,双方重启战端是早晚的事儿。但英国已无力再跟法国抗衡,注定终将失败。王后的法国郡主身份使她主张对法友好,每当战事失利就令主战派对她增添一分怨恨,他们会将怒火撒在王后宠臣身上,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与国王夫妇最贴心的除了萨福克公爵,就是国王的半血亲叔叔的博福特家族(来自爱德华三世的三子,第一代兰开斯特公爵与第三任妻子凯瑟琳·斯文福德的子女),他们围绕在王后身边形成了“宫廷党”,也即“后党”。王后性格强悍,睚眦必报,迫不得已时她也会“忍让”,但她的忍让都是为了报复积蓄力量。外战不利导致党争日趋激烈,第一次党争中宫廷党取得胜利,最激进的主战贵族领袖,国王的亲叔叔格洛斯特公爵汉弗莱被逼死。
红王后的盾徽,百合花与狮子图案是法国王室和英国金雀花王室的标志,其余是家族和个人的元素

法王全面打响复国战争后,英军一败再败,党争和动乱不断加剧。议会逼迫国王放逐王后的宠臣萨福克公爵,萨福克在流亡途中被人杀死。1450年夏季,爆发中世纪第二次大规模平民暴动“杰克·凯德起义”,国王夫妇仓皇逃出伦敦避难。暴乱期间出现罕见的辱君行为,有两个农民张贴“国王是蠢货,应该另择明君”的传单。当年金雀花王室主支覆灭的情景仿佛重现,亨利六世的祖父亨利四世(第一代兰开斯特公爵之子)正是借助类似的时局,篡夺了金雀花理查德二世(爱德华三世之孙)的王位。而这一次将不同于当年王位迅速转换,最终爆发了英国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内战——玫瑰战争。
王后最仇视的当属英国第一大贵族,第三代约克公爵(他的祖父与第一代兰开斯特公爵均为爱德华三世的儿子)。王后刚嫁过来时,公爵还担任英占法国地区统帅,曾在巴黎迎亲,率兵护送她到港口乘船西渡。那会儿他们相处甚为融洽,想不到将来变成不共戴天的死敌。约克公爵数年来心情相当压抑,他曾在法国立过军功,自认有宰辅之才,希望有机会施展身手以匡正时弊,可结果却是,自己垫付的数万英镑军费朝廷久拖不还,还屡遭宫廷党排挤,他回国以后自然变成了批评朝政弊端的领军人物。
按照血统和法规,约克家族比兰开斯特家族有更优先的金雀花王位继承权。国王的亲叔叔汉弗莱死后,如果国王无嗣而亡,当下的约克公爵有最优先的王位继承权。骚乱跟约克公爵无关,但他趁着内外动荡,召集军队突然奔赴伦敦“兵谏”,要求实施朝政改革,叫人在议会提出议案,让国王册封他为无子而亡情况下的继承人。王后嫁到英国数年,未生出一男半女,常常成为政敌攻击她的口实。可以想见,好强的王后,其心情有多么惊恐,坚信约克公爵不仅挑起动乱,还怀有篡位之心,从此对其恨之入骨。
虽然约克公爵是实力最强大的第一贵族,又因在法国带过兵,在民间批评弊政深受中下层社会欢迎,但他要挑战宫廷党却有两大先天不足。公爵性格孤冷高傲,思想刻板保守,在大贵族中敌人不多,但朋友更少。其中立派大贵族就算不喜欢宫廷党,也难以青睐高冷的约克,所以数年来他屡受排挤,御前会议和贵族院却从没有大贵族为他说过话。这一回合的交锋,因缺乏大贵族们的支持,约克公爵铩羽而归。议会期间,约克党和兰开斯特党两大集团已初现雏形,前者的支持者主要是骑士、乡绅、商团,后者的支持者多为大中小贵族。总体而言,南方偏向约克,北方偏向兰开斯特。
百年战争最后一场大战“卡斯蒂永战役”,英国在法最后的大块儿领地加斯科涅丢失,名将舒兹伯利伯爵塔尔波特战死,全军覆没。无法承受这个打击的亨利六世精神失常,没有了最大靠山,王后暂且忍辱退让。王后退让的另一个原因是开罪了沃里克伯爵,他来自北境守护两大家族之一的威斯特摩兰伯爵内维尔氏,家族网络深厚,财力雄厚。沃里克的产业遍及18个郡,拥有12个壮丽城堡和数百处庄园。一般的公爵年收入约3000英镑(约克公爵有6000英镑),沃里克岁入3900英镑,号称英格兰第一伯爵。
沃里克跟王后的宠臣萨默塞特公爵发生地产纠纷,王后自然偏袒自己心腹,虽然沃里克在这桩官司中并不占理,但说明王后在敏感时期缺乏政治头脑。沃里克原本在约克公爵与王后的争斗中保持中立,自此以后就站在约克家族一边。约克公爵于是一洗多年被排挤耻辱,终于入主中枢,当上了“护国公”。为了缓解矛盾,他只在几个重要职位上使用了自己人,没有大搞人事清洗。
然而约克党好景不长,王后在国王疯掉前已经怀孕,忍辱负重生下儿子,亨利六世在儿子降生不久后精神突然恢复正常,王后借助国王权威立马解除约克公爵护国公之职。如果只有仁慈宽厚的亨利六世与刻板保守的约克公爵,兴许还能君臣和睦。偏偏多了一个争强好胜又能管制丈夫的王后,总是在矛盾行将化解之时放上一把火。而由于国王与公爵的独特性格,这把火又总是烧不旺,当再多个常往里浇油的沃里克伯爵时,燃起熊熊大火已不可避免。
沃里克的性格与约克公爵正相反,他处事豪爽,言语风趣,手腕灵活,擅长利用“谣言攻势”搅动舆论。他四处造谣说王后的儿子是与萨默塞特公爵通奸所生(瑟曦的儿子其实是跟弟弟所生),不然没法解释为什么结婚9年了,在面临继承人危机时才突然生下儿子。王后当了母亲,原本好强的性格被母性激发至狂热模式,不遗余力为捍卫儿子继承权奋斗,愿意为此迎接任何挑战,也不惜挑起战争。
玫瑰战争
沃里克与王后你一盆我一碗往矛盾的火堆上浇油,最终把国家推向内战,全英贵族几乎都卷入了这场长达30年战争。国王性格懦弱,王后成为兰开斯特阵营实质上的领袖,战争共17次主要战役,与王后有关的15次,她都是总策划师,还亲自参予了其中数场恶战。1455年打响了玫瑰战争首次战斗——第一次圣奥尔本斯战役,亨利六世被约克军俘虏。第二次圣奥尔本斯战役,王后召集军队击败约克军,救回亨利六世,一家人分离大半年重新团聚,亨利六世不住地感谢上帝,热情拥抱和亲吻妻儿,这是英国史上第二次由王后统兵解救国王的戏剧性事件。
王后从小对儿子实施仇恨教育,希望他在刀剑生涯中变得铁石心肠,在充满胜利喜悦的兰开斯特营地,她指导年仅8岁的儿子册封立功者为骑士,令儿子监斩两位约克军委托来保护亨利六世的爵士。尽管国王此前答应过绝不杀害自己两位保镖,但他只敢表达愤怒,却不敢违抗妻子的意愿。
1460年约克公爵阵亡,长子马奇伯爵爱德华继任为家族之长和约克军统帅。马奇伯爵的性格与父亲大相径庭,高大威猛,作风豪侠,19岁就独自统兵打仗。1460年初约克军只是在南部占据了优势,他不像父亲仅满足“清君侧”,而是直接在伦敦称王(爱德华四世),进行了人事大清洗,英国出现兰开斯特和约克两位国王并立的状况。
白玫瑰国王,约克王朝的爱德华四世

暴怒的王后召集兰开斯特贵族们带兵往北方汇合,准备决一死战,约克国王不甘示弱,统兵北上,在约克郡发生了玫瑰战争中最大规模的血腥战役——陶顿大决战,雪地与河水都被染成红色。这一役兰开斯特元气大伤,约克江山大局已定,王后带着国王流亡苏格兰。但她没有认命,从此游走于苏格兰和西欧的王公贵族府邸,筹集战争经费,获取外交支援,不断潜入北方发动起事。约克国王头几年没过上安生日子,频繁北上平乱,头疼不已。
最后的挣扎
身边长期围绕的都是男性贵族和骑士,王后缺少闺密,前往法国求兵时,她曾向波旁公爵夫人倾吐苦水,说自己这一辈子经历的事儿,没有一本书里曾记载过。王后所说不假,她恐怕是英国史上唯一一位被山贼两次打劫的王后。其中一次,为躲避约克追兵,抛弃马匹抄小道逃命,慌乱之中她带着儿子跟侍卫走散,冲出一伙强盗抢夺她随身饰品,对她拳打脚踢,百般羞辱。匪首“黑杰克”用剑顶住好她的咽喉,声称要割烂她的身体。毕竟见过大阵仗,王后没有被吓瘫,命悬一线之际,她突然怒吼:“我是国王的妻子,你们的王后,你们要杀我但不要毁坏我身体,留个全尸……”黑杰克听了这番话反倒被镇住,山野村夫从不敢幻想这辈子能打劫到王后,何况将对方杀害。无法克服心理和道德恐惧,黑杰克反而跪在王后面前恳请宽恕,护送母子俩到森林深处藏身。
1465年6月,流浪于北方民间一年多,精神再度失常的可怜国王亨利六世被抓捕,王后又流亡于法国,起事先后被平息,明眼人都明白,兰开斯特的复辟已无望。没想到约克国王与“造王者”沃里克伯爵产生裂痕,走向内讧,沃里克也流亡法国,给王后提供了机会。在法国国王努力撮合下,王后与沃里克这对死敌结盟,法王称为“强强结合”,但对手们说这是“恶魔同盟”,目标是共同颠覆约克王朝,复辟兰开斯特。
约克国王同样是创造传奇的人物,一年之内,他先被王后与沃里克联合起兵推翻,只带着几百侍卫流亡荷兰,半年后又率兵登陆英国,夺回王位,英国史上也是独此一例。鉴于各种叛乱皆高举兰开斯特亨利六世的旗帜,约克国王这次发了狠心,将俘虏的亨利六世秘密处死。
原计划由沃里克策划复辟,等到政局稳定,王后再从法国返英。但王后启程时并不知晓约克国王成功复位,就在她抵岸当晚,发生了血腥的巴内特战役,约克国王已将沃里克家族与兰开斯特的优势联军击败。大家劝王后带着儿子折返法国,但她不想退缩,决定召集支持者做最后一搏。约克国王刚打完一场血战,已解散军队,还没喝上几口美酒,又听说红王后登陆,立即再发募兵令,亲自率兵围追堵截。当时正值酷署季节,双方行军都相当艰苦。为了躲避约克军,兰开斯特军专捡偏僻地带行军,所以比约克军更加艰辛。
公正地说,王后真具备着比普通男人还坚毅顽强的精神,她作为一个非常尊贵的妇女,随着兰开斯特军队跌跌撞撞穿树林、过草地、越溪谷,沿途向党众发送信息,队伍逐渐得到扩充。王后的军队最终在小镇图克斯伯里的郊野,被约克军追上,发生了最后一次红白玫瑰战役。这也是兰开斯特小王子的初战,但他却不幸丧身此处。王后在战场附近的庄园听到战败消息时,原本像往常一样有机会逃跑,但她不知儿子是生是死,在强大母爱驱使下,她不听随从劝阻,执意留下来寻找儿子。不久后,约克军官率队搜捕到王后,告诉她兰开斯特小王子已阵亡,她顿时瘫软在地。
被押送去见约克国王时,失去丈夫,失去儿子,失去一切的王后已无所顾忌,她撕心裂肺嚎哭,歇斯底里咒骂,用词之恶毒令周边仆役们都掩耳转身。多位侍臣建言约克国王处决红王后,约克国王的确也认真考虑过这问题,但中世纪骑士观念终使他决定忍下这口气,表示不跟一个“疯妇”计较,只把她软禁起来。
时至1475年,红王后的表兄,法国国王路易十一以1万英镑的价钱将她赎回。获释离开英国时,她已万念俱灰,宣布永远放弃自己的“事业和权利”。依靠法王赠予的少许年金,倒是难得地过上几年安宁而贫穷的生活。1482年8月红王后病逝,安葬在法国的昂热大教堂。
法国的昂热大教堂

红王后为家族和权力斗争一生,最终一无所有地离去!不知道以她为原型的瑟曦·兰尼斯特命运如何。
责任编辑:钟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冰与火之歌人物原型,瑟曦·兰尼斯特,玫瑰战争,红玫瑰王后,亨利六世,兰开斯特王朝,约克王朝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