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位画家的回望传统,一窥台湾地区现代艺术的轨迹

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2017-05-27 07: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本位,粹炼,超越——李锡奇的艺术历程”展近期正在上海中华艺术宫举行。他的作品善于从传统的“老东西”中发现并展示出现代面貌。本次展览回顾李锡奇60余年的创作历程,展出包括版画、漆画、水墨画等不同画种的110件作品。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现这些作品,解读的不只是李锡奇个人,而是,一个时代台湾地区现代艺术的发展。
1969年,李锡奇在画室
李锡奇出生于金门,1950年代毕业于台北师范学院艺术科,彼时正赶上一场沸沸扬扬的现代艺术运动,且几乎参与了1957年以后台湾地区现代艺术发展的全过程。
台湾地区现代主义绘画浪潮是由“艺文工作者(画家、诗人、音乐家)乃至所有文化工作者”带着对创作前景的巨大热忱下掀起的。在艺术精神和艺术表达方式上有诸多相似之处的现代诗和现代画成为台湾现代主义运动崛起的两座高峰。但这一时期台湾地区社会存在着西方化倾向。曾被尊为台湾地区现代艺术精神导师的李仲生,却清醒地意识到其中面临的矛盾和危机,特别强调中国画家现代艺术创造的“东方本位”。
这对被李仲生视同弟子的李锡奇影响深远,1960年代,他以方圆变奏的抽象绘画语言为哲思,开创了“本位”系列,其中的一组版画在日本展出并获奖。而此后的一系列创作,李锡奇皆以“东方本位”为目标。
中华艺术宫展出的最早的“本位”系列
1960年代的中国台湾,艺术与现实处于纠缠和角力中。“古代已经离我们很远了,而现实的世界已经是支离破碎──我们的希望要放在哪里呢?”(现代诗人叶维廉)。而李锡奇在规避写实的心象宣泄中,走向抽象的画风。也在“现代版画会”和“东方画会”的创作群体之中,受艺术精神的感染和激发。
图:1959年11月1日,现代版画会成员(左起杨英风、秦松、施骅、李锡奇、江汉东、陈庭诗)于台北历史馆举行现代版画展。
此时,李锡奇试图走出传统版画的心路。他在价格低廉又易操刀的甘蔗板雕刻,在表面粗糙和故意的折裂、破损中寻找一种特殊的沧桑趣味;后来干脆摒弃木板,改用纸板刻拓;在拓印技巧上也努力别寻异径,利用物理拓印的原理使作品获得有如敦煌壁画历经岁月沧桑的斑驳效果。
山城之二,木刻版画 ,38x53cm,1958
与此同时,他也关注西方艺术所谓风潮,受国现代艺术家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作品的启发,以带有即兴的方式,开启了“布拓”系列的创作,并在服兵役期间,创作了一批以废旧的降落伞为材料的“布拓”版画。
降落伞系列之二,拓印版画,  77x52cm,1964
1967年,受“波普艺术”影响,李锡奇创作了漆画《无题》,在类似几何图案的色谱变化中,与典型的华人民间传统色彩:红、蓝与黑为铺陈,探索波普艺术的中国表达方式。比如带有桥牌的元素的作品,以日常生活物件的重新构成所呈现的纯粹形式感给观者一种“陌生的熟悉”或“熟悉的陌生”。
本位之一,装置,46x40cm,1966
另一些融合黑胶唱片造型于CD光碟在光线折射下所产生的视觉音效,这空间中玩味时间,让人联想到几乎同一时期,平克·弗洛伊德的专辑封面。在这个充满荒诞、恶搞和智慧的艺术时代,李锡奇将西方艺术观念融入中国化的创作实践并开始了后现代主义“观念”的演出。
无题,复合媒材,130x130cm,1967
但李锡奇的创作坚持以“本位”为主题,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寻找民族“本位”。在1970年代,他从书法中找到了崭新视觉语言的质素,尝试以草书入画与纯粹线条的构成,将汉字笔意与气势,转化成远近空间,使书法的气韵内涵融入现代艺术语汇中,成为其创作历程中重要一环。
墨语9701, 80x135cm, 水墨
20世纪90年代李锡奇重新呈现了其民俗性与行动化的原始特质。其作品利用漆黑厚重的皱褶,光亮的肌理,在现代结构与原始图腾交替融会之中,重写漆画的表现方式。亦采集民间艺术形式中匾额,春联结构的语汇,其“后本位”,“再本位”漆画系列,以拆解书法的抽象美感,并置的符号图象,以及融合匾额,春联的形制结构,将牌匾文化“并融”成艺术家的语言。
展览现场
中华艺术宫执行馆长李磊表示,这次展览既具有一定的回顾意味,同时也反映了李锡奇先生近年来在漆画艺术上的重大成就。事实上,李锡奇的漆画艺术在保持传统内核的同时,已成为了一种具有特殊光泽效果的抽象造型。
“本位,粹炼,超越——李锡奇的艺术历程”展于5月18日至6月10日在中华艺术宫举行。
责任编辑:黄松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现代艺术,李锡奇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