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作战指挥训练新变化:从拼盘式结合到不分军种专业全混编

法制日报

2017-05-26 12:18

字号
改革大潮,惊涛拍岸。一年前,五大战区成立,标志着我军迈向联合战场。作为经略一方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五大战区从诞生那一刻起,便将指挥训练作为“重头戏”纳入主业主课。
千军万马看指挥。现代战争指挥模式的飞速演变,倒逼新体制下的指挥训练转型升级。五大战区成立一年来,战区的指挥训练如何奋力追赶,又有哪些新变化?
近日,在北部战区一场指挥训练活动中,3名参训军官以他们的视角讲述了新体制下练将练官的新变化。
从拼盘式到混编式
参训个体实现深度联合

火箭军某基地参谋赵明伟,先后参加过多次指挥训练活动。谈起战区组织的指挥训练,他印象特别深刻:“训练完全是按照联合作战指挥模式来设计的。”
报到那天,赵明伟被分到了三班。一进门他就发现,班里的成员中,既有来自陆军、海军、空军的,也有政工、联保、动员专业的人员,各军种各要素差不多凑齐了。
“本以为能和火箭军的人员分到一个班,没想到这次是‘混编式’分班。”据赵明伟说,以前参加的指挥训练活动都是按照军种分班,几名火箭军的人员被分到一起,单独作为一个模块参加训练,因此,这一模式被形象地比喻为“拼盘式”。
和赵明伟一样,整个训练活动中,百余名不同军种不同专业的军官全部进行“混编”,组成了数个军种和要素较为齐全的班进行指挥训练。
这一变化,意蕴深刻。北部战区联合参谋部某局局长徐龙奎认为,联合作战指挥训练,“联合”二字首当其冲。从训练环节推动深度联合,才能为联合作战指挥打好基础。
接下来的训练,让赵明伟有了更深刻的感受。编组作业时,班长根据成员的军种和专业,为每个人分配了不同任务。赵明伟负责拟制联合作战筹划的涉本军种内容,而他旁边的来自战区政治工作部的一名干事,则负责起草教育、保卫、舆论等政工方面的内容。
一人一摊,各司其职。尽管三班只有14人,但涵盖了情报侦察、指挥控制、后装保障、政治工作等多个要素,并且每个人都能发挥出专业特长,较好地完成联合作战筹划任务。总结讲评时,一名领导比喻道:“一个人是一个联合细胞,一个班是一个联合作战指挥小组。”
从“拼盘式”到“混编式”,赵明伟大开眼界,学到了航空火力支援计划如何拟制、步兵旅如何在山地展开防御、太空事件对卫星侦察有何影响等其他军种专业的知识。
从磨合、融合再到联合,大家的默契程度也不断提高。最后一次拟制联合行动计划时,赵明伟与其他军官一起研究对接,将火力打击计划变得更加精确,确保为陆军和空军的作战行动扫除障碍。
以实案化推进实战化
指挥训练硝烟味十足

走出作业室,北部战区机关某局干事王庆厚显得格外疲惫。连续4天,他几乎天天通宵作业,没有睡上一个好觉。
每天1份作业任务,数千组数据,数百个图标,多个军种部队行动的协同计算……从中午开始做,第二天早上交,上至少将、下至少校,所有人都跟王庆厚一样昼夜连轴转。
王庆厚认为,现代战争的指挥具有快节奏、高强度等特点,一场战斗指挥下来,熬上3天3夜也不稀奇,这就对指挥员的身体心理素质提出很高要求,真要是打起仗来,哪来的时间睡觉?
自去年以来,北部战区以“实案化”推进指挥训练实战化,像这种训练模式和场景并不是个案。尤其是在今年的指挥训练活动中,他们将“实案化”贯穿训练全程,内容设计、组织流程、标准要求等方面皆超过以往训练强度。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研判敌情、分析我情、定下决心等每一个步骤,都按照实战标准展开,哪怕是河流、山脉等地物,也全部来源于现实世界。“这一切,都是为了最大限度贴近实战。”王庆厚说。
王庆厚举了个例子。在筹划空降兵行动时,一名陆军处长刚刚提出用兵建议,没想到,就被一名来自空军的局领导否定,几条反驳理由让在场的学员心服口服。
讨论归案中,这样的场景十分常见。参谋人员对局室领导的方案持有异议,海军人员对陆军人员的作战构想提出意见,后装人员质疑其他人员提出的保障需求……不少人为了联合筹划的科学性和实战化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到了针锋相对的程度。
指挥训练推广标准化
筹划每一步都有“联合版”

对于出身空军的北部战区机关某处处长赵学青来说,这次指挥训练活动,最让他感到欣喜的是“标准化”的推广。
比如,厚达上百页的联合筹划教材中,从行动用语到表述方式,从研判情况到拟制计划,从兵力使用到气象天候……联合筹划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环节都有了诸军种通用的“联合版”。再比如,无论是来自军种部队、战区机关,还是联保中心,每名参训人员都必须按照要求,统一上机操作联合作战指挥信息系统这杆“枪”。
“坚持标准化,让指挥筹划有了统一模板,能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谈及此事,从事多年参谋工作的赵学青回忆说,长期以来,由于种种原因,诸军种的指挥训练自成体系、条块分割,没有统一的标准。比如,陆军、海军、空军书面表述几时几分就分别有3个版本。
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建立以来,推动标准化成为打破壁垒、走向联合的当务之急。战区一位领导认为:“通过‘标准化’推广,为每名参训人员在训练中立起标准,助推联合指挥机构和各个军种部队进一步联合,是这次指挥训练活动的目的之一。”
指挥训练活动中,一名来自军种部队的优秀参谋,由于不熟悉联合作战指挥信息系统,发送文书时出现错误。虽然事后进行修改,但影响了联合筹划的进度。他懊悔地说,没想到只因为点错一个键,就犯下了低级错误。
看到这一幕,赵学青感同身受。调入北部战区机关之前,他一直使用空军版本的指挥信息系统。来到战区后,由于一时摸不透联合作战指挥信息系统这杆“枪”的脾气,赵学青也发过愁。后来经过补差训练,他熟练掌握了操作方法,并在多次考核中评为优秀。
“攥指成拳,不能各唱各的调!”这次指挥训练,赵学青在做计划过程中,一改曾经在空军工作时惯用的套路,一步一动按照教材上来,拟制出的计划与总体计划严丝合缝,在讨论归案中得到各级领导的好评。
推广“标准化”,还让大家从点滴做起走向统一:陆军参谋学会了用“位”字,来表述海上目标的地理位置信息;空军参谋学会了用“欠”字,来精确上报建制部队实际兵力数量;来自联勤保障中心的参谋,从零开始学习联合作战指挥信息系统,顺利通过考评。
(原标题为《 联合作战指挥训练引发新变化》)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联合作战指挥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