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写《朱镕基传》的美国人,说出了特朗普爱发推特的真相

澎湃新闻记者 洪燕华 整理

2017-06-02 15: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特朗普在Twitter上热搜了!
特朗普在Twitter又上热搜了!
特朗普在Twitter又又上热搜了!
……你以为这位美国总统如此爱发Twitter仅仅是满足一颗做网红的心吗?
你想得太简单了 !too young too simple!
“为什么特朗普用Twitter为那么多,其实就是他要保护这三个公司(facebook,Twitter,还有苹果)。”美籍政治经济学家龙安志(Laurence Brahm)一语道出幕后真相。龙安志在中国生活了30多年,做过律师,开过公司协助跨国企业投资中国,但他为中国人所熟悉还是他作家的身份,他撰写了《中国第一》、《红色资本》、《中国的世纪》、《朱镕基传》等二十余本关于中国的书籍,和所有中国人一起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变革。 
龙安志是5月24日参加腾云智库与腾讯学院共同举办的题为“‘一带一路’背景下:未来世界格局与中国新机遇”的论坛,说出上述这番话的。一起参加论坛的还有世界著名经济学家、未来学家、《大趋势》作者约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夫妇,他们就“中国和世界将面临哪些新机遇、新挑战”进行了一轮头脑风暴。
“其实去年、前年Twitter跟雅虎一样走了一个下坡路,突然现在因为特朗普,Twitter现在的股票各方面都上去了。没有一个人问过这个问题,特朗普有没有Twitter的股票,为什么没有一个记者问这个问题,因为不让老百姓想这个问题。”龙安志分析说,“因为美国的经济现在就靠几个大公司(一个是facebook一个是Twitter,还有苹果),基本上几个IT公司,现在美国不生产任何东西,美国是80%都是股票,现在如果这两三个公司垮台了,他们的经济也垮台。”
所以,你终于知道特朗普为什么这么爱发Twitter了。
美国人龙安志直言,“我到美国我跟人说你是用什么方法跟人沟通,你是不是facebook,我说我一般不用facebook,我觉得很累,我用微信。”
以下是龙安志在“‘一带一路’背景下:未来世界格局与中国新机遇”论坛上的发言集锦:
我记得非常清楚,1982年我在香港读过书(学生),我看到书店里有这样一本书《大趋势》,我就买了这本书,就是给了我非常大的灵感,因为它预计到很多未来会发生到的事情,而且那个时候很多人预计不到,所以这个非常重要。你能不能看到未来会发生什么呢?为什么你能看到?这是需要观察,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记得在1995年的时候,我是一个律师,也是在中国飞了各个城市,也经常在香港、北京、上海。我也开始写书,也写了一些发行小范围的书——《中国第一》,1996年预计到中国会变成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为什么我能看到,那个时候我是在一个机构叫国务院体改办工作的,我是帮他们研究很多问题,包括国企改革,因为这个原因我可以看到中国五年计划、下一个五年计划会怎么发展。
但是西方不这么看,后来又过了5年以后,有一个美国人写了《中国崩溃论》,他说中国肯定五年内肯定会崩溃了(他看到的是2000年),因为没有用美国民主体制。我当时写了一本书叫《中国的世纪》,说19世纪是英国的世纪,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21实际是中国的世纪。就是中国要把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弄在一起,不用任何意识形态的政治,就是实际主义的。
那个人写了《中国崩溃论》,我今天都跟他说,对不起中国没有崩溃,现在是有“一带一路”是要救全世界的。
其实我觉得“一带一路”是非常重要的,我也要谈全球化的问题和反全球化的问题。什么是全球化学?什么是反全球化?我现在都不清楚,而且我可以说在两边都讲过的,我原来是那些大跨国公司的律师,帮他们投资中国(拜耳、西门子都是我的客户),所以我非常清楚80年代、90年代那些公司想什么,因为我天天跟他们董事会级别的人在一起,所以我非常清楚。当时他们的目标,我也是参与反全球化的运动,包括我是占领华尔街组织者之一。现在什么是反全球化?什么是全球化?现在不清楚,但是这些事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一带一路”包括你们自己公司未来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上世纪)90年代,(美国)突然允许银行可以用存款投资股票,还有投资各种各样的产品。一个公司花多少钱能够占领多大的市场,表明公司未来的股票可以泡沫到什么程度,然后我们开始有全球化的一个概念。
那个概念是大跨国公司要扩大它的范围,比如说星巴克我有一个例子,星巴克进北京市场亏得一塌糊涂,也可以亏下去(因为都是贷款),可以从股票市场借的钱越来越多,没有关系,它的目标是能够占领每个路口有个星巴克,这个目标是控制,然后股市说我们控制了这个市场、那个市场。最后是股东,那些管理层会把股票卖了,贷多少我觉得都没有关系。现在美国的市场太大了。
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我们现在是一个高科技的时代,创造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叫做眼球经济,只要有足够多的用户,你就有价值。无所谓,亏得更厉害也可以的。但是这个东西,我用一个例子,基本上我们高科技金融体制是月亮,是全世界所有的人可以看到月亮,如果我将来放个广告在月亮上,那个广告值多少钱,就是月球可以上市,就是这个概念。
从这个概念来说,就是可以把这个股票炒得很高,那个公司可以不断地扩大,所以现在我们面临的一个大挑战是最后哪个国家、哪个地区的科技公司能够控制多少的市场份额。这是“一带一路”的一个核心问题。
所以我觉得我提一个问题,我觉得当时中国不允许Twitter和facebook进入中国的市场是对的。很多西方人说,他们谈政治是敏感话题,不要老百姓看,这是胡说八道,因为我也是占领华尔街,我也是参与很多那些方面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真正的造反者不用Facebook和Twitter来沟通。
主要的问题是中国有很多人,如果你让这些人进入美国的资本市场,那中国亏得一塌糊涂,不如把那些眼睛保留,中国人口多少保留给自己的IT公司学习西方的东西,然后做得更好。你的股票价值马上是多少,所以为什么微信可以发展得很快,就是这个原因。
从金融来讲,不让Twitter、Facebook进中国的市场是完全对的,你现在可以平等地跟他们在世界市场中竞争,那个是什么呢。“一带一路”就是你的市场。这些发展中国家现在开始不知道用哪个平台,我到美国我跟人说你是用什么方法跟人沟通,你是不是Facebook,我说我一般不用facebook,我觉得很累,我用微信。但是很多美国人说我不知道微信是什么,是不是跟whatsapp差不多。但是我告诉你所有的人,包括尼泊尔那边的全用微信,所以从这方面来说,尼泊尔的市场,有些人你用Facebook,但是越来越多用微信,这个是你的市场,孟加拉还有印度、巴基斯坦、中亚的国家、非洲的国家,非洲的人口是比中国的人口还多,而且比中国的人口还年轻多了,所以“一带一路”非常重要。
下一步“一带一路”要发挥一些新的金融体制,为什么中国有AIIB,那个丝绸之路基金,因为要为这个,或者是世界银行货币组织,还有其他的,因为他们的政策都是华盛顿地区的政策,他们不考虑别的,我在那儿开过很多的会,其实他们就是跟我偷偷讲,白宫说什么,我们做什么,基本上他们就是白宫的傀儡。所以现在你必须有自己的体制,所以这些机构会发现这个体制,下一步是人民币要做,我就一步一步要国际化,要当第二个储备货币。
如果是能够做一点,在“一带一路”国家你能占领很多的市场,那这个事情对你们的IT在这方面的发展会非常大,而且完全可以讲世界是你们的。
很多海外媒体在谈“一带一路”的风险,从中国的安全来说,你不做“一带一路风险更大,因为除了基本建设投资和通讯投资方面的事,有很多中国公司要走出去。但是如果中亚、南亚、非洲很多地方很穷,你没有安全,即使是我们说的全球化的理念,就是所有的利润被积累在少数部分的人(包括现在在美国)。美国的中层阶级基本上都消失了,穷人越来越多,为什么川普被选为总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非常多投票的是黑人或者是西班牙人,他有可能代表一种阶层的人。
但是这个问题现在是在“一带一路”,非洲国家是有恐怖的,很多地方是有战争,其实很多这个问题不是宗教问题,就是贫穷问题,如果你不给人一个经济的来源、一个机会,那就没有发展了。
我举一个例子,在2007年在巴基斯坦有一个爆炸,有一个电影里面有这个镜头。其实当时我在场的,我差点要死了。而且我当时是离开那儿以后,有秘书带我们看,他说我们现在是没有办法按照美国的那套走。现在为什么有塔利班,因为有一个经济的原因。他们在村子很多地方,解决了很多贫穷实际的问题,所以很多人跟着他们,因为必须面临这些经济问题,而且我开始很感兴趣,为什么有一天有一个人要自杀式爆炸,其实前一个礼拜从阿富汗飞到巴基斯坦,一个伊斯兰的学校发生爆炸,死了80多个孩子。我身为一个美国人在那个酒店,其实他们要轰炸那儿,因为有美国人在那儿,你想想一个飞机起飞要发一个炸弹,差不多是36万美金一次,那36万美金差不多300万人民币。如果你用同样的钱去投资在一个贫穷的地方,让很多的孩子有机会学习,有机会可以学一些科技、学一些很实际的东西,有上班的机会、工作的机会,那是不会有恐怖的,但是要轰炸这个,肯定所有这些孩子们的父母都要报仇。
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最大的风险,从安全来说是不做“一带一路”,因为风险很大。因为美国的安全方法来轰炸这儿轰炸那儿的,包括推动全球化的,或者完全是有跨国公司体制的,但是就失败了,所以现在需要有新的体制,所以为什么我会拥护“一带一路”。
开这个会之前,腾讯的几个人跟我在楼上喝咖啡,讨论一个类似的问题。
其实现在西方的观点是中国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没有美国开放。其实不是,我会反过来讲。在中国的媒体、互联网方面,现在是非常活跃的,而且很多的新的创意都出来了。现在我觉得所有的媒体都是自由不自由的问题,是说你最后怎么发展。因为最后的一个就是资本,那么中国的互联网的发展,下一步的经济的发展,就是利用一带一路的国家一步一步的发展,而且一种新的市场。
今天美国的市场比较混乱,但是也有各方面的新产品,但是因为美国主流的媒体,而且依靠主流媒体,比如说美国总统天天用Twitter来发表他的一些讲话,我们中国媒体有一个记者问的问题,他有没有Twitter的股票呢?
其实去年、前年Twitter跟雅虎一样走了一个下坡路,突然现在因为特朗普,Twitter现在的股票各方面都上去了。没有一个人问过这个问题,特朗普有没有Twitter的股票,为什么没有一个记者问这个问题,因为不让老百姓想这个问题。我相信很多主流媒体的机构,也有投这个股票,这是市场运作的。
特朗普又上热搜了,因为他造了一个新词,“尽管持续的负面媒体Covfefe”(Despite the constant negative press Covfefe),“Covfefe”是一个英语中并不存在的词汇。
现在中国所有的互联网的发展或者数字经济的发展,都要靠资本运作股票市场、资本市场,而且“一带一路”也要通过新的金融体制,闯出自己的一个模式,这些都是办法。
现在你的市场是在发展中国家,不是在美国。你可以说美国有facebook、Twitter,还有很多社会媒体,但是主要是主流媒体(电视),你看电视、看那些垃圾节目,所有的东西都翻译来自于Facebook、Twitter,美国主流媒体强调FacebooK和Twitter,而且美国的社会媒体如果你真的要发布一个东西,没有人听你的,就是大主流媒体有一个报道,社会媒体会再报道,所以还是传统媒体为主,非常传统的媒体影响老百姓,这一点facebook和Twitter是一种旁边炒股,就是把声音扩大,但是不是主流的。
而且我发现看美国主流媒体,不会提到一次微信,因为你看不到就根本不知道,不会跟你说任何的信息。所以其实从这方面来说很难进这个市场。而且你说美国是很自由的话,其实说实话一点不自由,就是控制得非常厉害。其实你可以看到时报的很多记者在这儿,他们根本不去调查东西,他们听总部要听什么,他们找这个东西,包括社交媒体,很多人说你可以上社交媒体看新闻。其实大部分的人他们不用这个看一些东西,而且你看美国主流媒体除了CNN和福克斯有什么新闻。开玩笑,我在美国一个宾馆做两个星期的讲座(不同的城市),一个宾馆有150个电视台,一个都看不了,全是垃圾(没有任何新闻、没有任何东西),我想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什么了,没有办法我只能找我的手机,看《南华早报》有什么报道。
为什么美国不会让微信进入市场,因为美国的经济现在就靠几个大公司(一个是facebook一个是Twitter,还有苹果),基本上几个IT公司,现在美国不生产任何东西,美国是80%都是股票,现在这几个公司太大了,现在如果这两三个公司垮台了,他们的经济也垮台。所以这方面来说,他们肯定要保护这三个公司,为什么特朗普用Twitter那么多,其实就是他们保护这三个公司。
我花了很多时间在非洲,那个市场蛮大的。而且通过现在科技来发展,互联网发展、社会媒体平台发展,未来跟facebook市场竞争肯定是在非洲,因为非洲很多人都facebook,几乎没有人用Twitter,但是很多人也开始用微信,我现在跟非洲的朋友联系基本上都用微信,而且金融来讲,移动的金融也越来越多、贷款越来越多。其实这个非常重要,你掌握了这两个语言(英语和法语),才能够掌握这个市场。
第二个问题就是西班牙文,这也是下一步很大很大的要发展,其实“一带一路”虽然没说南美洲,但是也是划进去的。
所以其实一个很简单的回答,我觉得这几个地方是非常重要的。
有一天,我在体改办做国企改革有很多的方案,经常跟王岐山汇报工作,还有朱镕基。有一天我问他一个问题,我说总理你在做经济决策,有的时候你不知道这个决策会有什么效果,那就是晚上12点钟要亲自讨论批准那个决策,你怎么想,你怎么平衡或者衡量这个该做不做。他回答一句话,我先考虑一批羊的思维方式,如果看老百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跟着这个政策走,不管你的经济力量多漂亮、多好、多完善,老百姓永远不买账,没有任何用。
所以这个我觉得应该把意识形态从经济拿出来扔掉,就是实体经济的,不管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能够解决问题是最重要的。
(本文根据主办方提供的速记整理,有删改,未经主讲人审定)
责任编辑:洪燕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朱镕基传》,龙安志,Twitter,特朗普,微信,Facebook

继续阅读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