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女导演戛纳获奖:我喜欢在美国梦破碎后还继续追求梦想

澎湃新闻特约记者 寺丢皮得

2017-05-27 11: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华裔导演赵婷。
【编者按】

北京女孩赵婷高中就出国了,先后辗转于英美两国求学,家境优渥的她在大学毕业之后曾长期在纽约酒吧里打工。在听了无数“纽约客”的人生故事后,她似乎终于找到了人生的志业,决定进入纽约大学电影学院求学,用视听手法给更多的人讲故事。
从处女作《哥哥教我唱的歌》(Songs My Brothers Taught Me)开始,观众对赵婷创作最直接反应恐怕皆源自一种身份错位。几乎没有观众能预想到,这个前两部作品都在细致描摹美国印第安自治区普通人生活和情感状态的导演是一个中国女孩。作为一个异乡人,她的电影却是如此在地,几乎是从印第安人土壤中生长出来的。通过她的镜头,人们得以了解当代印第安人的生存处境,得以重新发现这群早已被遗忘的人。而她的摄影师Joshua James Richards则为我们贡献了马利克作品之外电影中最美的魔幻时间之一。
赵婷处女作就一鸣惊人入围了圣丹斯电影节和戛纳导演双周。新片《骑士》(The Rider)再度入围戛纳“导演双周”(Directors' Fortnight ),讲述了一个年轻牛仔在坠马受伤后接受了开颅手术,但他仍然对热爱的斗马运动念念不忘,于是不顾风险欲继续坚持梦想。影片在戛纳首映后,广受好评,最终在当地时间5月26日晚,摘下“导演双周”最高奖“艺术电影奖”(Art Cinema Award)。著名艺术电影发行商索尼经典也买下了影片全球发行权。
以下为澎湃新闻在戛纳发回的采访。

澎湃新闻:很惊讶你这么快就重新回到戛纳,而且这次入围导演双周的不是你之前和我说的那部新墨西哥州的环保电影。
赵婷:那个剧本还在写,可能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但我确实今年就坐不住了。这个电影是去年七月底有了idea(想法),八月写的剧本,九、十月拍的。算是临时插进来的一个项目。
澎湃新闻: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个计划?
赵婷:因为影片男主人公Brady去年四月受伤了。
澎湃新闻:你们认识很久了?
赵婷:是的,我一直很希望他能出现在我的电影里。因为摄影机非常喜欢他的脸,他非常上相,而且驯马又非常厉害。之前那部电影里,虽然他的很多朋友都参与了,但很可惜他不在里面。我一直不知道该找什么故事来拍他。
澎湃新闻:所以,故事还是发生在南达科塔州?
赵婷:没错,我也是制片人,很容易可以把剧组建立起来,就进去拍了。他四月份受的伤,我六月份和他聊天,其他演员都是他周围真正的家人。
澎湃新闻:正因此,这次电影也特别私人。
赵婷:是的!因为上一部电影给我的经验教训,就是太松散,注意力不集中。有意思事情很多,东拍一点,西拍一点,都想放进去。而且那时候不自信,总是想光讲一个人的故事会不会不够,于是就拍了一大堆。虽然有一百个小时的素材,但是没有关于主角更深层次的素材。所以尽管第一部电影还可以,但感觉还不够深入。拍第二部时候,尽管周围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在发生,但我就坚持只围绕着主角,比如就去拍他和他父亲对话,不分散开。
赵婷处女作《哥哥教我唱的歌》。
澎湃新闻:你肯定对这部更满意!
赵婷:我个人是这么觉得的。目前出来的很多评论也更喜欢这部。
澎湃新闻:有了第一部电影的成功,这次制片经费会更充裕吗?
赵婷:这次就直接拍了。我自己本身有一些经费,除了我自己的公司外,Caviar也参与进来。他们是一家非常大的横跨欧洲和美国的广告公司,他们在伦敦、巴黎、纽约、洛杉矶都有分公司。由于在美国,发行不像法国那样有各式各样的保护,因此独立电影非常难,小的电影公司反而是没有办法承担风险,必须做一些有明星电影。中国女孩去拍牛仔和印第安人的故事,不可能!反倒是Caviar这种在商业上很成功的企业,愿意在剧情片上有所尝试,去和流行文化做关联。这大大减轻了我的负担。
澎湃新闻:现在大家普遍称你的电影风格为纪录-虚构。
赵婷:我特别高兴大家这么说。因为我和我的摄影长久以来努力的方向,就是让一个片子非常电影化但同时对观众又非常现实。这其实非常困难。所以我们用很多自然光,我们会在魔力时刻(magic hour)拍摄。而且上部电影我甚至连剧本都没有,只有一个大纲。但这次我写了一个五十七页的剧本。拍完之后回头去看,完全和剧本是一样的。
澎湃新闻:也就是说,其实Brady是在演戏!你们有排练吗?
赵婷:是的,他是非常好的演员。我们未必前一天排练,有时会在当天排练。他自己的演技很好,但和他搭戏的人则不然——比如他的爸爸。而他的妹妹又有阿兹伯格综合征。但我还是可以创造一个情景,比如她看到Brady假的脑骨,她就会主动和他讨论,因此就进入到一种真实的情景中。有时候Brady的爸爸要拍十六条才能过,但转头Brady可能一条就过了。
《骑士》剧照。
澎湃新闻:这个故事本身非常去叙事化。
赵婷:对,这是一个有意识的决定。西部片在美国是一个类型,里面当然有很多很好的电影,但我最多只看过三四部。一个牛仔,在这么美丽的风景里走,然后再配上一个音乐:这是非常需要警惕的东西,很廉价,很肉麻。我们非常小心,就是想给牛仔做一个新的形象,不是英雄主义的。之前有人问我,我相不相信美国梦;我说我不相信美国梦,但我喜欢在美国梦破碎后还继续追求梦想,就像电影里的Lane一样。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美国梦。这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去高扬的精神。
Lane的事故发生在好几年前。本来Lane是一个小城镇的英雄,有人是想给他拍电影的,可就在要拍电影的那个当口,他发生了事故,于是对方就不准备拍这个电影了。但其实他受伤之后才更有意思,所以人们是不是只对英雄主义感兴趣?如果美国队长没有了能量怎么办?当然他总会有能量,但当他没有能量,他还是可以做英雄,就像Lane一样。所以,Lane和Brady这样的,才是真正的骑士。他们的精神才是骑士精神之所在。因为骑士就是自由,是他们与土地、动物之间的情感连接。
澎湃新闻:川普上台后,南达科塔州那片印第安人生活的地方有变化吗?
赵婷:那边没什么变化。如果你不知道他们是印第安人,光从外貌判断,你可能以为他们都投了川普的票,因为他们是美国中部的牛仔,而他们的父母也确实都选择了川普,但他们这一代并非人人如此。我是一个民主党支持者,我觉得我应该去“敌人”那边讲述他们的故事。因为我们必须把人性放在政治和宗教之前。如果你想真正与川普抗争,你就需要去理解这些人。这么说也许有些肉麻,但只有用爱、同情和宽忍才能把人联结在一起。特别是对那些坐在办公室里的纽约左派们,我们需要非常小心,因为我们有优越感,但现实不是这样的。英国脱欧完全是一样的问题,因为一部分人被忽略了。这个世界大家都在丢掉身份感,大家都有危机感,所以这个时候川普喊出“使美国更强大”的口号,就等于还给了大家一个美国人的身份。
赵婷
责任编辑:丁雄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戛纳电影节,华裔导演,赵婷,美国梦,印第安人

继续阅读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