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蹲点日记:安徽谷河村老支书的坚守与遗憾

朱立新 /中国日报

2017-05-27 13:08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李宗印在安徽临泉县吕寨镇谷河村当了20多年的村支书。 视频来源:中国日报 视频编辑 张同泽(01:54)
中国日报5月27日电,“方大园的地本来就洼,你再从那里拉几车土到吕大庄,人家是绝对不会愿意的”,说这话的是安徽临泉县吕寨镇谷河村的党支部书记李宗印,电话的那头是正在村里建光伏扶贫电站的施工人员。
谷河村的名字来自于该村最南端的谷河,河的北岸是谷河村,跨过这条河,就是阜南县的地界了。临泉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而谷河村又是临泉县的重点贫困村,人口多达5086人,其中贫困人口就有129户,408人。
眼下,一个20兆瓦的光伏扶贫电站项目正在谷河岸边建设。电站沿谷河延绵几公里,从东往西跨了谷河村的方大园和吕大庄等几个自然村。
5月3日,电站的施工人员从方大园的地里取了几车土运到了吕大庄。方大园的村民们不答应了,一些激动的村民就把施工车辆拦住了,他们希望李宗印能出面保护他们的土地。
挂断电话后,李宗印又赶去现场调解,最后施工方不再从方大园取土,这场因缺乏沟通产生的纠纷最后被成功化解。
就在打这通电话前,李宗印的二女婿刚从李家出发,去无锡看望李宗印的妻子吴运兰。
两个多月前,吴运兰被确诊患上了白血病,辗转多家医院后,于两个月前去了苏州。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为了省钱,吴运兰又去了无锡和在那里打工的三女儿住在一起,以方便随时回医院做化疗。
吴运兰旧照
李宗印的家离村部只有50米左右。村民们一遇到大事小情,有时候会打电话给他,但有时他们既舍不得电话费,又怕电话里说的不管用,于是经常往村部跑。村部里找不到,就往他的家里跑。
可每当停下来想起了妻子,李宗印的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当村干部快30年了,不管是对党和政府,还是对村民,我都问心无愧,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家属”。
5月23日下午,李宗印背着外孙女从村部回家。朱立新 摄
李宗印不是不想陪在妻子身边。吴运兰刚去苏州住院的时候,李宗印在那里陪了三四天时间,最后被她“撵”了回来。“她说村里那么多事,大女儿跟着去陪护,把两个孩子也留给我照顾了”,李宗印说最后他还是回来了,这既是理性思考的结果,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从阜阳市物价局派驻到谷河村当了两年多驻村第一书记的刘明利说:“这是老吴的作风,她一直都是一个很顾大局的人”。
村委会文书孙飞说,“最近村里面的事情确实多,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筋,好多事都离不开村支书,尤其是扶贫的事”。
谷河村有8名村干部,除了村支书和文书,其他6人都是在去年村两委干部调整中新上任的。眼下正是扶贫攻坚的关键时期,光伏发电、能繁母羊、危房改造等一系列扶贫政策的宣传和落实都需要村干部做大量的工作。而作为村干部中最有威望、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个,57岁的李宗印更是在村里各项工作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
作为一个老党员,李宗印说群众依赖他是出于对他的信任,不应该抱怨什么。
4月28日下午,李宗印(中)在村部会议室动员贫困户领养能繁母羊。朱立新 摄
“净喜欢折腾”的致富能人
李宗印想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想出他是哪年和吴运兰结婚的,“不是1984年就是1985年”。
结婚后,李宗印在村里先是当了共青团团委书记,又当了一段时间民兵营长,“1992年左右”当选为村支部书记,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村干部们的工资不高,即便是现在,李宗印每月也只有1200元工资,“光靠这点工资根本不足以维持生计”。不过,在谷河村民心中,李宗印和吴运兰夫妇可是一对致富能人。
李宗印和吴运兰在村里先后收过废品,卖过卤菜,开过饭店,经营过小卖部,最后又卖化肥,每一次转型都是由吴运兰主导,也主要靠她打理。
“做生意,她总说我胆小,成不了事”,李宗印说。
卖卤菜的那几年,吴运兰每天早早起床做好卤菜,然后自己挑着沉甸甸的担子去周边的几个村子卖,那时候,最好的路也只是仅有的几条石子路。
后来,家里买了台冰柜,夏天吴运兰就进了些冰棍在村里卖,没想到特别好卖,后来除了冰棍,也卖点别的小商品。
就这样,吴运兰慢慢地开起了小卖部,同时又在自己家里开起了餐馆,“村里人都知道她的手艺,一般饭店的菜还真不一定比得上她做的”,每当说到妻子的手艺,李宗印的脸上就洋溢着自豪。
谷河村离吕寨镇有六七公里远,现在仅有一条水泥路通往镇上,是前年才修的,而在此之前,谷河村的许多村民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吴运兰每一次转型做的生意都是村里的第一家,后来都会有村民效仿,形成了竞争,也正因如此,吴运兰总是有新的动作。
吴运兰有三个弟弟,分别在天津和广东打工。弟弟们对姐姐很是信任,于是都把手上的积蓄交给吴运兰保管,“一方面,他们在外地,手上放着这么多钱也不放心”,李宗印说。
后来吴运兰从自己家以及弟弟们的积蓄中拿出一部分,在村里卖起了化肥和农药,进出货物大多是吴运兰自己搬上搬下,因为李宗印总是在忙村里的事,指望不上。
爱折腾的吴运兰也闯了祸。前年,听说有个“大老板”要借钱搞投资,利息很高,吴运兰便提议并坚持把自己和弟弟们的50万元存款借了出去,“按理说,到现在连本带利应该有七八十万了”,李宗印说。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今年这个“大老板”破了产,还进了监狱,这笔钱却一直要不回来。
不过,李宗印并不怨恨妻子,他说:“三个兄弟的钱是她自作主张投的,咱得认这个账,这钱咱得还”。
想住楼房的妻子病了
谷河村的村部建过四次。第一代村部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和刘楼小学建在一起的瓦房,九十年代初,村部从小学搬出来,在学校东边几百米的地方建了六间瓦房。到2003年左右,村部再次往东搬迁了几十米,第三代村部仍是瓦房。直到前年,瓦房拆除,原址上建起了第四代村部的两层办公楼。
李宗印本来住在谷河村的李善寨自然村,离现在的村部还有两三公里的路。第二代村部废弃后被一个叫刘昌发的村民买下。为了方便工作和生活,李宗印又从刘昌发手上把旧村部租了下来,一家人从此就在这几间破瓦房里居住,小卖部也就是在这里开起来的。
李宗印现在住的房子是原来的老村部,十几年前旧村部废弃之后被一个村民买下,李宗印就从村民手中租下了这几间瓦房自己居住。朱立新 摄
建新村部的时候,村干部们经常就在李宗印家开会,办公,有时候大家就留在他家吃饭。刘明利说:“李书记爱人的厨艺确实不赖,自己扛化肥也有劲得很”。
去年,李宗印从村民手中买下了村部东边一块闲置的宅基地,打算在这里盖两层半小楼,改善家里的居住环境。
吴运兰对这个新房的建设很是用心。由于每多雇一个建筑工人就得多花一份工钱,吴运兰便亲自上阵,搬砖运沙,忙上忙下,而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李宗印往往只能在晚上抽出空来帮把手。
大约三个月前,一天晚上,李宗印忙完一天的工作,到新房来帮妻子把新房门前的一堆土运走。挖着挖着,吴运兰突然说累了,就坐在一边休息,李宗印一个人把土挖完了。
由于长期操劳,吴运兰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差,最近两三年做过几次手术,子宫和胆囊都切除了,体力大不如从前。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吴运兰又说脚疼,李宗印让她把鞋脱下来看看,才知道她白天搬砖的时候被一根钉子扎住了脚,钉子扎得很深,她忍着疼痛把钉子拔出来以后又继续干活了。
李宗印觉得事情很严重,立马要求带妻子去卫生室,吴运兰却说丈夫小题大做。尽管已是半夜,李宗印给村医打电话,到卫生室清理一下伤口,又开了消炎药,没想到吴运兰夜里又发起了高烧,后来几天也反复发高烧。
当县中医院的医生说吴运兰可能患了白血病的时候,一家人怎么也不相信。“去年才做一次手术,化验血都是正常的”,李宗印说。
最后,吴运兰的白血病还是被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确诊了。
几经辗转,吴运兰最后去了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一个分院治疗,每天将近一万元的费用让这个家庭难以承受。在花去二十多万之后,吴运兰坚持要出院,去无锡投奔小女儿。
5月3日这一天,李宗印的二女婿借了一辆轿车,从家里带点东西去无锡看望吴运兰。李宗印特地给妻子割了点腊肉,又装了一口袋馒头。女婿出发前,李宗印又给妻子打了电话,告诉她准备了哪些东西,问她还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除了这点腊肉和馒头,电话那头的吴运兰似乎已经别无他求。李宗印对着电话说:“好,就这些”。
李宗印后来得知,医生说吴运兰不能吃腊肉,于是她尝了一点之后就再也没吃了。
吴运兰住院的这段时间几乎花光了家里剩下的所有积蓄。几天前,女儿们问父亲会不会舍不得花钱给母亲继续治疗,李宗印激动地说:“你们说的这叫什么话,先借钱,借不到钱了就等新房盖好以后卖掉”。
(原题为《谷河村老支书的坚守与遗憾》)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扶贫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