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者回忆山西恢复高考后首次考试:考生分数差点少登50分

王冠兴/山西晚报

2017-05-27 22:48

字号
任凤岐老人。 微信公众号:山西头条 图
1977年6月29日,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在太原晋祠宾馆召开,吹响了恢复高考的号角。
5月9日,85岁的任凤岐老人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张珍藏很久的合影,小心翼翼地打开。一米多长的照片占满了整个茶几,老伴儿赶紧找来几个杯子,压住照片的四个角,方便老人查看。他静静地看着,满眼都是回忆……这张照片是1977年9月25日,当时的国家领导人与参加全国招生工作会议的代表在人民大会堂的合影。
据任老介绍,这次全国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中断十年的高校招生统一考试制度,当时山西只有两个人参加,他是其中之一。
任凤岐,1972年任山西省高等学校招生委员会办公室负责人,具体承办工农兵上大学的推荐、录取工作,1984年调离原职位,1986年到1993年在山西省自学招生委员会工作,1995年退休。
可以说,任凤岐老人是全国恢复高考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也是山西恢复高考首次考试的主要组织者之一。
在高考恢复40年之际,本报采访到了任凤岐老人。
太原会议吹响恢复高考的号角
粉碎“四人帮”后,为恢复高等学校招生工作,教育部召开了两次招生会议,一次在太原,一次在北京。两次会议,任凤岐都参加了,而且具体负责太原会议的组织工作,这就是高考恢复史上的“太原会议”,因为在太原晋祠国宾馆召开,也有人称为“晋祠会议”。
“1977年6月初,我突然接到电话,让我去教育部,有事情商量。到了教育部,我见到了当时教育部学生司的郭司长(具体名字老人记不清了),他说教育部要开招生会议,希望到太原开,不知道山西能否承办这次会议。”任凤岐隐隐约约感觉到会有大事发生。回到太原,他请示了时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王大任,“大任同志十分支持,让我回复教育部,山西欢迎全国招生会议在太原召开。”
太原会议就这样被确定下来。
1977年6月29日,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在太原晋祠宾馆召开,全国有150多名代表参加,时任教育部部长刘西尧、副部长李琦主持了会议,王大任副书记出席。“这次会议可以说是吹响了恢复高考的号角。”任老介绍,这次会议从6月29日开到了7月15日,这是粉碎“四人帮”后,教育部召开的第一个全国性会议。
据任老描述,太原会议回顾和总结了之前几年的招生工作,对“四人帮”推行的走上海机床厂的道路——从工人农民中选拔学生的“极左”路线有了一些新认识,对其实行的“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的十六字招生办法进行了揭露和批判。除了“自愿报名”是真实的,其余都是些口号、形式,是走过场,没有实际效能。报名条件标准极低,只要求具有两年实践经验,初中毕业文化程度,又没有文化考试,录取新生没有客观的标准,随意性很大,“走后门”严重,广大群众很不满意。大家都认为这种招生办法“不科学”“不合理”“不合国情”“不得民心”,非改革不行。
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太原会议注定只能是议论议论,说说而已,不可能在实际上有重大改革,这是参会代表感到遗憾的一件事。
高考恢复消息公布,如同放了一颗“原子弹”
没过多久,任老又接到通知,让他到北京饭店报到,重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会议。“我和当时的山西省教育厅领导韩生荣在1977年8月8日到北京饭店报到。在北京饭店待了5天,也没有开会,第6天又转移到友谊宾馆,会议终于召开了。”任老清楚记得当时的情景,会议还是按照太原会议的办法,进行分组讨论。讨论的一些问题,都是太原会议讨论过的高校招生的根本问题,如高校招生是否可以招收应届高中毕业生,是否可以恢复文化大革命以前行之有效的招生办法,实行全国统一考试,择优录取,还有政治审查中如何克服“唯成分论”的问题。
会议讨论很激烈,争论也很大。会议要求每个大区推荐一名代表轮流修改招生文件,任老是华北区的代表,招生文件第一稿是他修改的。教育部主持会议的领导没有明确的态度,招生文件修改了五六稿,文件还是太原会议的老样子,没有大的变化。“一个多月过去了,会议天天开,天天吵,吵来吵去还是没有结论。大家对会议很失望,也很郁闷,会议到底要开到何时,都很焦虑。”任老回忆起当时场景显得很激动,转眼到了9月中旬,天气越来越凉,去的时候穿着单衣,当时都该穿毛衣了,没办法,任老晚上乘火车回太原取了一次衣服,大部分代表只能在北京购买秋装,“这也是会议的一大奇观。”
会议到9月19日终于有了进展。任老回忆,这一天,邓小平同志听取了教育部和会议领导组的汇报,他说,“你们要争取主动”“不要成为阻力”“如果你们怕犯错误,你们就辞职,并再次重申,不抓科学、教育,四个现代化就没有希望。”邓小平同志指示,从今年开始就要恢复文化大革命前行之有效的招生办法,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选拔学生,实行统一考试,择优录取,高考招生主要抓两条,一条是本人表现好,另一条是择优录取。对于政治审查,主要看本人政治表现,不搞“唯成分论”。
9月27日,会议结束。
“北京会议从8月13日开到9月27日,如果算上北京饭店等会的5天,将近两个月时间。一年开两次全国招生会议,会期还这么长,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任老觉得,恢复高考制度的消息公布后,如同放了一颗“原子弹”,震撼了全中国。恢复高考招生,为教育战线肃清“四人帮”路线找到了突破口,也为全国肃清“四人帮”影响、拨乱反正、思想大解放起到了带头作用。它的历史贡献是巨大的,也是深远的。
两次会议最终确定高考恢复。
山西日报战备印刷厂印制恢复高考后的首次山西考卷
任老回到太原,开始准备山西恢复高考的首次考试。10月份,山西召开全省招生工作会,10月10日接到国务院文件。山西通过广播电台宣传政策和高校招生简章。“我们开始组织命题,地点选在了太原晋祠宾馆。命题老师从省里的部分大学和中学选调,每科5名老师,封闭管理。”任老说,停了那么多年的高考,一下恢复面临很多挑战,首先要确定的是试题难易程度,先去买回课本,大家集体讨论研究,考虑到当时学生好几年没有好好上课,最终确定按照初中毕业生文化水平来命题,原则确定之后,教育行政部门的负责人全部撤出,由老师封闭起来命题。
命题问题解决了,但是印制试卷问题摆在了面前。任老和同事联系了太原市各大印刷厂,发现这些地方不适合印制试卷,保密措施很差,也不可能要求印刷厂封厂。另外,各大印刷厂有更重要的政治任务,没有时间承担高考试卷印制任务。“最后,想到了山西日报印刷厂,通过协调决定启用山西日报战备印刷厂,到山里印制试卷。”任老说,选择那里能确保高考试卷的保密性,把工人拉到那里很安全,用了十几天时间就印完了。
当时,考试、评卷由各地区负责,省里负责出标准答案、登分、划定分数线以及录取。“说实话,各地评卷质量不一,刚恢复高考各项政策措施也不到位,一直录取到了1978年1月。”任老说,当时学生不会填报志愿,分数线划定后,很多学生志愿都报低了。向省里汇报情况,最后决定分数够什么大学就上什么大学的原则,半个多月后录取结束。
回忆起当时的高考,也出现了一些纰漏,比如登分登错的。当时就允许考生查卷,一个考生数学考了77分,但是登分却是27分,好在及时得到纠正。
最后,任老总结,总体来说,山西当年高考还是顺利进行了,也比较规范,不过也有历史局限性,有深深的历史烙印。不过,那是山西高考一个很好的开端,标准也很高。现在咱们省里的很多高考政策、高考录取原则以及保密措施都是从那时候传承下来的。
“高考恢复40年了,高考制度进行了多次改革,考试的内容、形式、手段都有了发展。我作为一名老招生工作者为今天的高考事业发展感到高兴,也感到自豪。”任老说完这些显得很兴奋,眼神情不自禁又落到了那张合影上。
(原题为《任凤岐:恢复高考的见证者》)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考恢复40周年,山西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