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夹杂利益冲动的“撤县设市”将造成行政资源的巨大浪费

朱永华/齐鲁网

2017-05-29 21:03

字号
针对近期批复同意部分县撤县设市的情况,民政部相关司局负责同志27日对记者表示,有序撤县设市是针对我国城市设置存在的突出问题,立足全局、着眼长远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同时,撤县设市要坚持积极稳妥、规范有序的总体要求,防止一哄而上、盲目设市。(5月28日 新华社)
在推动城市化建设进程中,如果一座县城,人口数量膨胀到一定程度,经济和各项发展达到一定的规模指标,甚至当这些数据已经超过市级以上地区发展值的时候,现有的县级行政体制就与城市规模不相适应,会存在“小马拉大车”的现象,这不仅会阻碍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也会让城市的各项管理,国家各项政策的贯彻落实陷入被动局面,将这样的县城“撤县设市”,既是顺理成章,也是完善行政管理和适应“生产关系”发展的必须选择。因此,强调有序撤县设市,正如国家民政部负责人所表示的那样,是党中央国务院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城镇化持续推进的新形势下,针对我国城市设置存在的突出问题,立足全局、着眼长远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
然在具体实践中,很多县级城市热衷“撤县设市”出发点,往往并不是完全基于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公共角度”,其中往往夹杂着“不当县长当市长”的个人利益冲动,某些县城,主政者为了能够“撤县设市”当市长,不惜“拔苗助长”,一方面盲目扩张建设“摊大饼”,一方面驱赶农民进城“被市民”,甚至采取数据造假“拉郎配”乃至“跑部前进”拉关系等手段也要挤进县级市行列。
这不仅违背“撤县设市”的初衷,更不利于地域经济的健康发展,“小马拉大车”有弊端,“大马拉小车”则更是行政资源的巨大浪费。值得思考的是,不仅要求撤县设市想当“市长”的县长很多,而且这种愿望也已经呈现出公开化,据媒体公开报道显示,截至去年底,全国有超过200个县“撤县设市”材料已经上报国务院排队审批,更有一些县城则把“撤县设市”作为政府工作的首要目标。
平心而论,笔者并不赞成单纯的追求“撤县设市”,即便是人口和经济发展达到撤县设市的标准,笔者也认为在现有县城基础上设立“县级市”也未必就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选项”。
反过来,笔者倒以为“并县设市”更为符合长远发展利益,将一些行政区域集中、地域发展水平悬殊,自然和各方面资源存在优势互补的县城“合并”组成一个市,走“集团化”综合发展的思路,显然比单独撤县设市的“扩权”更为务实可行。尤其是在现代通讯网络和交通发达的现实面前,行政管理层次应当走少而精的路线。实际上,现行的行政区域设置基本都是沿用“民国”“清代”,“地球村”时代再沿用“交通靠走、通讯靠吼”时期的行政体系设置,且“公务人员”还成倍增加,其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尽管现代县城人口和社会生态要比100多年前复杂太多,完善各方面管理确实需要占用比过去更多的行政资源,然更不能忽视现代交通和通讯技术提升的效率已经比100多年前产生了质的飞跃,在信息传播实现同步,县域交通分时可及的现实面前,县乡级行政机构是否还值得保留都很值得商榷。
笔者以为,在现代通讯网络和道路交通非常发达便捷面前,行政区域划分和公共管理架构更应当与时俱进,减少一级政府设置,将现有的国家、省、市、县、乡镇五级政府管理中的“县乡镇”合并,由省直管市,市直管到“县乡镇”。实际上,随着新农村和城市住宅小区的集中连片,基层县乡级政府的很多职能重复现象,不但浪费了行政资源,更折腾了群众。如果说“撤县设市”是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并县设市”不再保留“县级政府”显然更值得研究探索。
随着现代通讯网络和道路交通的日益便捷完善,在沿用“骑马坐轿”时期的行政区域和管理架构,除了造成“官多”“机构多”和人浮于事之外,更会带来行政成本的无谓增加和效率低下,而所谓的“县级市”本身就显得“不伦不类”。因此,选择合适的区域“并县设市”,精简机构,显得更为务实和高效。
(原标题为《 朱永华:撤县设市未必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选项》)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撤县设市

相关推荐

评论(7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