韬韬已经贡献了表情包,别再苛求韬韬

戴桃疆

2017-06-01 16: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国产电影的红利期过去之后,国产电影制片人和导演进入了重大利好逝去之后的哭丧期,制片人下跪乞讨、导演写信叫屈,为的不过是求一个红火的假象。不过,凡事大概只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才能尝到螃蟹的鲜味,后来者只有自取其辱的份。
制片人安晓芬通过微博呼吁为黄子韬主演的电影《夏天,十九岁的肖像》增加排片,遭遇群体嘲讽后又删掉了微博。
就这部影片的质量而言,如今的排片率和票房是与之是相称的,并不存在什么冤屈。
作为一部在制片人眼中肩负着“国产电影伟大复兴”重任的电影,改编自日本知名悬疑推理小说家岛田庄司同名作品的《夏天,十九岁的肖像》有着先天性的缺陷,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更不要提那些国产使命、国产责任的宏大叙事话语了。
档期从去年盛夏改到今年夏初,上映时间整整被推迟了一年,延期本身已经说明市场对这部影片并不看好。排片量萎缩也在情理之中,就《夏天,十九岁的肖像》而言,制片人搞错了喊话的对象,不要对大众喊话,这种青春偶像剧只有对明星的追随者们喊,只有精准地击中了这大众中的一小拨,喊话、乞讨才能奏效。
一度制霸表情包界的青岛大侄儿黄子韬,也未能免俗地跟进前队友的脚步,进入了影视表演行列。与《铁道飞虎》中的角色不同,黄子韬在《夏天,十九岁的肖像》中是男一号,是主角,他的表现决定着电影的成败。
请注意,这里说的是黄子韬的“表现”,而不是表演。指望这一代到影视行业里玩票的年轻偶像贡献“表演”,简直堪比“中国足球,何日出头”的世纪命题,不谈也罢。
与黄子韬的前队友们在同题材、同类别的电影中表现做横向比较,黄子韬的表现或许不是最差的。
国产影视行业的最泛化评价体系是建立在底线之上的,而这个底线被不断向下拓展:真人演的比抠图用替身的好,有表情的比没表情的好。
黄子韬真人演出、有表情,在底线衡量标准之上。电影内外黄子韬展示了在谐星与脱口秀演员之间无缝切换的能力和全流程掌控能力,如果不去祸害电影,黄子韬在娱乐行业中大有前途。
这就是对黄子韬表现的最高评价,不能再高了。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是岛田庄司发表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作品,距今过去了三十多年。作者在新版后记中回顾自己这部作品时,认为它“表现力极为幼稚低下,但对整体情节发展的控制却异常成熟老练,甚至堪称老奸巨猾”(参见新星出版社2013版)。
这些建立在上世纪日本场景基础上的剧情设置,连根拔起,交给一群口音各异的中国年轻演员来表现,“异常成熟、老奸巨猾”的部分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极为幼稚低下”。
青春故事是十分容易被原谅的,这也是《夏天,十九岁的肖像》作为岛田庄司早期悬疑成分少、内容一般、写作技巧拙劣的一部小说,仍能持续不断刷新版本,并在畅销书榜单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原因。青春的伤痛故事让这些缺陷都连带着被原谅了。
简而言之,《夏天,十九岁的肖像》是一个畸形三角恋的故事,男主角因为事故进入医院疗养,在偷窥隔壁别墅中美丽小姐姐的过程中爱上了对方,为爱痴狂,成为对方的跟踪者;
男主角在跟踪的过程中同时成为了被跟踪的对象,同时遭遇了来自成人社会的残酷暴力;
在这个曲折渐进的过程中,男主角与女主角相爱了。
女主角完成了所有青春片女主角的性启蒙任务之后,就因为一些她自己看得很重、但外人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原因进入了悬疑片常规的“真相大白”环节,女主角是被人饲养的金丝雀,女二号暗恋并跟踪男主角。
没有人对其他人造成实质性伤害,但大家都感受到了青春的疼痛。
指望一部黄子韬孤星独自在夜空中闪耀的电影质量如何如何,简直是痴人说梦。既然国产电影创设了“粉丝电影”这一门类,就应该匹配相应的粉丝电影质量评估体系。
国产电影的普遍质量已经很难用正常的电影评价体系来衡量了,作为烂片大市场中烂片产出率较高的一个门类,如果不建立独立的粉丝电影评价体系,喜欢明星的观众永远有承受本不应该承受的、来自外界的辱骂,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某人某物对一个人能够产生特别的意义从来不必然地与该人、物所具有的内在品质相关联。人对那些庸俗平凡丑陋不堪的事物,也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产生真情实感。
感情是真的,不因对象本身的性质而变化、也不应该因为对象本身的高下而受到外部评价体系的制约。换言之,喜欢哪个明星这件事本身没有对错好坏之分,它只是一种情感表达。
而粉丝电影是针对这种情感需求而开发出的消费品,它只有一个评价标准:粉丝是否喜欢。
出于对明星的热爱,粉丝会将消费品属性的电影当作艺术品属性的作品用以佐证明星的业务能力。正因为爱的盲目,才会令具有粉丝身份的群体产生这种错误的想法。
但实际上,能够被大多数人喜欢本身就是一种了不起的能力,跟职业技能水平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小红靠运,大红靠命,硬捧红不长,这就是演艺娱乐圈的全部规律,压根和职业技术水平没有什么关系。
早先娱乐手段有限,明星需要借助各种表演取悦大众,但现在不需要了,即便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也可以靠其他方式获得知名度和大众的好感,比如成为表情包啦、卖个人物设定啦,稳定的表情包输出和人设比作品质量更容易博取大众的支持。
黄子韬人设稳定、表情包贡献率高,拥有当下娱乐圈所需要的一切资质,是当之无愧的明星。
明星黄子韬主演了一部青春偶像悬疑电影,一部粉丝电影,一部有交代了故事逻辑缺陷多的电影。
重点是《夏天,十九岁的肖像》有铺垫、有推进、有高潮、有结局,就算人假感情假那又如何,它是电影啊!它不是配乐幻灯片、不是超长MV,是电影啊!
一部粉丝电影,是电影,不是幻灯片、MV,符合粉丝的品评标准,那么这样一种消费品就是一部合格的“粉丝电影”。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不是一部好电影,但同时又是一部合格的“粉丝电影”。
设置独立的“粉丝电影”评价体系是造福全体观众的必要条件。它预设了评价的门槛,将非明星粉丝排除在评价者行列之外,防止因为不喜欢、不了解明星的观众乱讲而拉低粉丝电影的评分;同时也能让非该明星的粉丝少闹一点心。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继续阅读

评论(4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