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安全的城市,听听孩子们的建议

Alexander Starritt 吴旖晴 译

2017-06-01 11: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通常大家都会觉得,在城市里生活得如鱼得水的人们在为人父母后就会搬到郊区。因为孩子们在市区更容易受到污染、暴力、高速车流等城市隐患的威胁。
换言之,孩子们的生活状况也反映出一个城市整体的发展程度。正如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的前市长恩里克·佩纳罗萨(Enrique Penalosa)所说:“孩子就像一种评价指标。如果我们可以打造出一座对孩子们来说完美的城市,那么这座城市对所有人来说都将是完美的。”这位市长没有选择扩张高速道路系统,而是致力于打造快速公交系统,兴建自行车道,提倡步行,规划出大量安全舒适的公园、广场等公共空间。让孩子快乐成长是他的城市愿景里很重要的一环。
和在其他领域做研究一样,想要调查出如何让城市对孩子来说更安全,最前沿的办法就是直接问他们。印度一个名为Humara Bachpan的项目在23个城市里招募了约3万5千名孩子,让他们参与重新设计社区的过程中。这些孩子指出了身边一些危险的地方,以及一些很简单的改进办法。例如,在曾经有孩子被袭击的区域安装上更好的街道照明,在曾经有孩子失足溺水的河边设置栏杆。
这个项目进展得十分顺利,让一些市政府也决定在对城市改造之前先咨询当地的孩子。布巴内斯瓦尔(Bhubaneswar)是印度东部一座刚荣获国家智慧城市评比的古都,奥里萨邦的首府,就在一个贫民窟改造项目动工之前先让孩子们也来检查了整个项目计划。约60个孩子花了近四个月的时间,和城市规划师们说出他们的想法,怎样利用和改造这个贫民窟才合他们的心意。
为了能收集到更多更有用的信息,Humara Bachpan项目还开发了一个手机APP。它可以持续一周追踪孩子的位置,并及时地弹出关于所在位置的问题:觉得这里安全吗?会和朋友们在这里玩耍吗?
在这个年代,不管是政府还是企业都兴奋地拥护着“信息带来改变”这条道理,另一个更通俗的说法便是“大数据”。有时候,通过大数据可以更清晰地指出问题所在,这样城市规划师就可以更高效地去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城市规划中有些问题对于孩子们来说太过抽象。于是在秘鲁首都利马就有一个名为Sumbi的项目,邀请家长们在地图上标出他们需要用到的社会服务,用直观的办法了解这些社会服务的使用频率,然后和市政府合作,让城市的服务分布更方便合理。
在巴西,14个城市还制作了一项更详细的数据,名为儿童安全指数(Child Security Index),清晰地呈现孩子在城市的生活状况。而现实非常不容乐观:在巴西,每天有28个青少年或孩子被夺去生命;每年有6000人被谋杀,其中大多是年轻男子。因此,家长、老师和社会工作者们可以通过Humara Bachpan项目的手机APP问孩子们觉得哪里不安全,以及为什么觉得不安全,然后再把这些答案记录在城市的地图中,提醒大家。例如在巴西东北部的最大城市累西腓(Recife),通过这个APP,研究者就发现在某些街道,女孩比男孩感到更安全;而对于一些孩子来说,某个年龄段的孩子受到更多威胁,而不在于他们所处的地方。
为了更好地从孩子的角度出发进行城市规划,甚至还有人尝试从一个正常三岁孩子的视线去观察整个城市。这个国际项目名为Urban95 (95厘米是三岁孩子的平均身高),由Bernard van Leer基金会运营。项目邀请市长、城市规划师、建筑师,让他们从95厘米的高度看看自己的城市: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如何让城市变得更好。
其实,倾听孩子们的意见,了解孩子们的看法以后,只需要很简单的一些改变就可以让他们生活得更好。例如,在奥斯陆,为了让孩子们过马路的时候看清楚交通状况,城市里一些路口的灌木丛被修剪得更矮。这个决定源自奥斯陆市政府开发的一个手机游戏,让孩子们扮演秘密特工去发现他们上下学路上的危险。奥斯陆市政府希望所有的孩子都安安全全地走路上下学,既可以让他们更健康,也能缓解交通问题。
当然,孩子们在城市里受到的威胁可不仅仅来自于繁忙的交通。很多城市都有暴力的阴暗面,而孩子们也不幸地成为受害者。在哥伦比亚麦德林,黑帮给孩子们走路上下学带来的潜在危险就远大于交通。有人就组织了一支庞大的护送队带领孩子们从家出发,穿过形形色色的街区,到达学校。成百上千的人们参与了这个名为“欢乐之路”(Highways of Joy)的活动。他们弹奏着乐器,高唱着歌,这样孩子们听到歌声时就知道可以去上学了。
在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城市里,还有上百个这样的组织或者项目在保护着孩子们安全,让他们远离黑帮、校园欺凌、交通甚至是父母的威胁。可是,当我们对城市的了解认识日渐深入,解决问题的办法愈渐成熟时,每次都花大量的时间思考调查,最终设计出的新项目,也许早已在其他城市得到了实践。学习其他城市的经验,难道不是更高效的办法吗?
世界上一些最大的援助组织都相信这个方法是可取的。其中10个组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银行)就联合起来,汇集几十年来的经验和分析,从卢萨卡的咨询服务到克罗地亚的操场计划,目标是要建立一个总体规划以杜绝孩子们在城市里受到的危险和暴力。“我们已经积累了许多宝贵的智慧,没有必要再发明新的车轮。我们只要把轮毂安装好,再放上车轮,一切就会运转得很好”,该计划的负责人Susan Bissell说,“我们正尝试着联合世界各地的专家,他们将告诉我们,在不同的地方,什么是可行的。” Susan Bissell正在将这个总体规划落实到不同国家的城市。
当然,生搬硬套地在新的城市复制一个项目也不可行。发源于芝加哥的“治愈暴力”(Cure Violence)项目,把暴力看作是一种传染病,在可能发生致命冲突之前就派出调和者,在暴力不幸发生后及时控制住形势以免发生报复事件。在芝加哥,这个项目拯救了上百人的生命;而在墨西哥的华雷斯城、洪都拉斯的圣佩德罗苏拉、肯尼亚内毕罗和南非开普敦,这个项目也同样有效。或许,世界各地的城市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迥然不同。
[本文编译自Apolitical(https://apolitical.co/media/)在Fast Company上发表的系列文章“how to build the perfect city”(如何建造完美的城市),经授权翻译]
责任编辑:冯婧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儿童,安全城市,暴力,援助组织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