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中超最狂热球迷:跟完球队全年所有比赛后,我老婆这样说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发自南京

2017-06-01 11: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高翔手举上港标语。
中国足球的球迷文化应该是怎样的?
南京奥体中心,1200余名身着红色球衣的上港球迷来到现场见证了亚冠淘汰赛的中国德比。
38岁的高翔在人群中并不起眼,但他却可以算得上是最近两年上港起伏的见证者。
过去的2016年,高翔在现场观看了球队所有比赛,其中包括了联赛、亚冠和足协杯的全部客场比赛。
澎湃新闻记者和高翔的见面约在了上海德比前的那一周周二下午,当时高翔刚刚结束了澳大利亚和天津的客场远征之旅回到上海,他带着一家三口与记者见面。
“20年后或许我年龄大了跑不动了,希望我的女儿可以接我班,陪着球队一起走。”
高翔一家人。
因为根宝,支持上港
高翔,1979年出生,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常年生活在虹口区。
小时候高翔是申花队球迷,不过那个时候10几岁的他并没有条件去虹口足球场为申花队助威,不过从那个开始开始,喜欢申花的高翔就成为徐根宝的球迷。
“后来工作忙的时候看球就少了,而申花换了投资人后也比较乱,慢慢就不关注了。就在这个时候,徐根宝的东亚队2012年开始有了冲超的希望,我就带着老婆基本上每场都去八万人看球了。”
高翔很清楚记得,那个年代上港的球票只要10元钱一张,自己作为散客都是到了球场外现场买票。而当时冲超的关键比赛在金山足球场踢,他还带着老婆特地赶到金山看球。
一周后,东亚在哈尔滨赢球升级,第二年年初,高翔带着老婆加入了天狼星球迷会,正式加入了“组织”。
正是因为当初对于徐根宝那种特别的感情,高翔在为上港助威之余还不忘留在根宝基地的1999年龄段小孩子。
2014年年底,根宝把东亚一线队和1997-1998年龄段梯队卖给了上港,现在留下的这支球队第二年去广西梧州参加U15系列赛,还在4月份、8月份在成都和福州参加了青运会的预赛和决赛,高翔都前往现场看球助威。
因为4月份的全运会比赛在广州进行,高翔先结束日本浦和亚冠之旅后直接去了广州,看完一场比赛后又从广州来到天津看了上港和权健的比赛,第二天他又赶回广州继续看根宝球队之后的比赛。
“张琳芃、武磊他们这批人,我没能全程见证他们的全部成长过程。”他说,“根宝现在重新十年磨一剑,我希望见证他下一代弟子成长之路。”
“战斗哥”,骨裂继续远征
高翔在上港球迷群体中有点小名气,人送绰号“战斗哥”,这还要从2013年7月他远征青岛的故事说起。
当时这场足协杯的比赛并没有多少关注度,上港为全运会锻炼队伍,用1993年龄段为主的预备队球员打这场比赛,因此去青岛为球迷助威的球迷起初就只有两人。
比赛前三天,高翔骑着助动车被撞倒,腿部骨裂了,他原本准备放弃去青岛,后来同行的球迷因为单位临时有事无法一起出行,高翔只能一个人乘着动车来到了青岛。
高翔一人为球队助威。
高翔把横幅挂在了看台上,一个人占据着一整片看台。而现场青岛的球迷则拍下照片传到了社交媒体上,还给高翔起了一个“战斗哥”的诨名。
高翔还记得那场比赛点球大战上港输球,赛后球员和俱乐部全体人员都来到看台下向他致意。
“刚开始一直去客场是一种兴趣,因为小时候很少有机会去现场看球,也想看看全国各地和国外的现场看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高翔说,渐渐这种兴趣就变成了一种责任感,“去客场看球越多,你就越觉得球队确实需要远征军,慢慢就有一种责任感,督促自己跟着喜爱的球队一起远行。”
高翔说自己喜欢在远征中留意足球和球迷文化,他记得在哈尔滨毅腾降级那年最后一个主场比赛,远征的上港球迷和哈尔滨一起打亮手机用星光照亮全场。
散场时双方球迷想互相致谢表达友好,没想到安保怕出事隔开了双方球迷,结果下层看台的哈尔滨球迷只能把围巾扔到上层看台,双方用隔空交换围巾的方式传递着友谊。
“国外这种球迷文化更是到处可见,我在首尔、水原、浦和球场地铁站下来,里面都有和俱乐部相关的宣传,还有穿着主队球衣的志愿者在比赛日引导球迷,这种小细节让人印象很深。”
在浦和地铁站下车时,高翔带着妻子、女儿坐上了短驳车,车上都是主队球迷,他一个人穿着上港球衣有些惹眼。
“但日本球迷也不会来攻击你,大家都很友好。”
高翔在大学为学生介绍各国球迷文化。
把远征看球变成“家庭日”
2016年上港全部客场比赛都跟随助威,再加上去现场观看根宝球队的费用,高翔算了一下全部开销加起来至少需要5万元以上,这还是他精打细算的结果。
通常国内比赛,可以高铁抵达的地方尽量高铁,然后有时候比赛当晚深夜他就会乘Z字头火车赶回上海。
“赛程出来后我就得先看国际机票,提前买,搭配一下廉价航空,然后选择经济型酒店,就可以省出不少钱。”
高翔说,他遇到过几次买廉价航空无法准点起飞的经历,结果自己只能临场赶紧改签,最后几次上半场比赛开始后他才赶到现场。
一年远征花费不是一笔小钱,是否会影响工作和家庭?
高翔说自己从事外贸工作,平时负责着一个小的团队,他只需自己安排好工作即可,“这方面影响不大,提前计划好事情就可以。”
相比之下安抚家庭就不容易,尽管老婆当初就和他一起看球,不过怀孕期间女人总希望丈夫一起陪在身边。
2014年3月,上港客场和杭州比赛,他带着怀孕8个月的妻子自驾前往杭州看球。之后几周客场和大连比赛,高翔买好了机票,没想到彻底惹毛了妻子,“我问他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去看球,还管不管孩子了?”
因为女儿2014年5月出生,后来差不多整个2014年,高翔都没有再出去看球,直到女儿差不多1周岁才再次远征。
为了让妻子更好理解自己,高翔想了一个好主意,尽可能带上妻子和女儿一起外出。今年去澳大利亚,高翔带上了妻子、女儿和岳父岳母,把远征当成了一种family day的形式。
“这样就比较好了,把看球变成一种家庭行为,对吧?”高翔的妻子笑着说,平时自己家里就她自己,如果高翔独自出门远征,她自己带孩子就会有点吃力,久而久之就连女儿也会对他有点陌生感。
“希望女儿可以理解我,现在她看到我穿着球衣出门,就会说爸爸加油。”高翔说。
“当初小家伙在妈妈肚子里面就去现场看球了,我过20年大概就走不动了,希望女儿可以接我的班,继续为球队助威。”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上港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