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子文:编剧其实是偏爱小曲的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7-06-04 09: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去年播出的《欢乐颂》,成为2016年最成功的都市生活题材电视剧之一,不仅收视一路所向披靡,口碑也颇为喜人,而这部“不狗血、不婆媳、不育儿”的生活剧,关注当代大都市年轻人生活与生存现状,以犀利真实的笔触描绘出年轻一代,尤其是年轻女性的种种困局与奋斗。“阶层差异”、“反心灵鸡汤”、“上海居大不易”等标签成为这部剧在媒体和观众里热议的话题。
王子文出演的“富二代”曲筱绡,成为该剧最成功的角色之一。“曲筱绡”性格乖张、张扬肆意、牙尖嘴毒,却也聪明刻苦、仗义热情、潇洒自如。
《欢乐颂2》剧照
然而对于演员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容易驾驭的角色。无数优缺点交织在这个人物身上,让她显得真诚动人,却也加大了表演难度,许多人物特质都介于“少一分乏味,多一分嫌烦”之间。而王子文,却很好的诠释出了曲筱绡身上的张力。对于王子文的兴趣由此而开始,再看她接受某视频采访的资料,那股机灵爽快劲,更是有意思:
“怎么应对说你整容的吃瓜群众?”
“都散了吧。”
“关于自己的新闻哪条让你最想骂人?”
“说我一米四,明明就不止。”
“娇小的女生在恋爱中的优势是什么?”
“让男朋友在身高上比较有安全感。”
“你和papi酱像吗?”
“可能又瘦又美的人都长得差不多吧。”
然而初见王子文,让人很难想象她身上具备这样的能量。她身形非常瘦小,丢进人群分分钟就会被淹没,眉目清秀冷峻,短短的头发似乎缺乏女明星的妩媚,声线低沉甚至有些中性,完全不同于剧中的尖细嗓音。而她本人在公共场合和采访中表现出来的疏离理性,更是让人很难将她和“混世魔王”曲筱绡联系在一起。
图片来自@王子文Olivia
而从《欢乐颂》第一季开播后的这一年里,王子文自称“一年里没休息过一天”。急速上升的人气,带来的是猛增的工作量。她自称很希望能休假一段时间,关机独处。但也知道目前是上升期。“我觉得目前的阶段还是要好好工作,因为可能现在正好在一个需要我工作的时期。”
采访王子文时,她正值《欢乐颂2》的宣传期,东方、浙江两大卫视,正午阳光制作方的发布会接连三天进行,王子文看上去有些疲惫,但采访时依然思路清晰迅捷。能够产生爆点的娱乐化问题,她言简意赅,不愿多谈,关于演技和角色的,她却愿意条分缕析,娓娓道来。比如在针对《欢乐颂2》采访中,偶然聊到了另一部已经播完的剧《如果蜗牛有爱情》,她也顾不上宣传们无奈的神情,细细说了许多关于剧中角色的设计和表演过程。
从言谈中你能感觉,这位小姐姐独立理智,主意挺正,不愿被别人标签化,挺想尝试各种可能性,还暗藏着一点儿小小的反骨和叛逆。
我问她:“哪天不做演员了,会去干点什么?”
“文身,这个确实很想。文身还是要在皮肤结实饱满的状态下文,看那时候我年龄多大。文个大花臂吧,是我的梦想。”
《欢乐颂2》剧照
【对话】
澎湃新闻:觉得第二部里,曲筱绡这个人物有没有比较大的变化或者成长?最大的变化或者成长是什么?
王子文:个人没有大的变化,但事儿变化很大,她经历的事儿多了。第一季她主要在经历别人的事,这季她有她自己的事。
澎湃新闻:曲筱绡这个人物第一部里争议挺大的,可能通常集中在她的精明和世俗上,你个人对这个角色的这些特质怎么看?真实的特质,在主角身上比较少见。
王子文:她是属于那种聪明过头的,有的时候会很有心机。但我觉得她的心机都还是用在正道的,她不会害人。比如用在工作上,见缝插针,有利就图。第一季她会跟个骑摩托车的争论300块还是500块的赔偿金额,别人会觉得:至于吗?你那么有钱?但小曲会坚持她的道理。
编剧其实是偏爱小曲的,因为编剧赋予了她一些明显的缺点,让这个人物亦正亦邪,角色因此而丰满。她又仗义又刻薄,很少这两种东西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往往这样的人物,通常是智商情商双高的。所以我觉得小曲是上帝的宠儿,是编剧的宠儿。她的缺点在她身上让她更可爱了。
澎湃新闻:有不少人在《欢乐颂》里琢磨出阶层的意味,而小曲在很多观众心中,就处在比较高的社会阶层里。你的看法呢?
王子文:其实我也听到过很多类似说法,说《欢乐颂》最成功的地方在于,把阶层这个东西讲得很精确。其实我们看剧本的时候,没有想到这里,也没有想到人跟人之间多大区别啊这些。每个人就是想着把角色演好。因为剧里这些事儿都是实实在在很接地气的事儿,而现在其实有很多戏,它们可能对于生活在刻意美化、或者加些艺术创作的东西在里面。而《欢乐颂》还是很愿意去反映现实的。
就比如我们的戏里,有志者不见得事成,倒霉后也不见得会走运。对不起,在我们这个戏里,你倒霉,可能就会一直倒霉。
《欢乐颂2》中的小曲
曲为什么事业生活顺风顺水,因为她处在家庭给她的优越环境里,她认识的事儿和人都给她带来好事居多。而樊胜美身处那样一个家庭,起点上问题就很多,比较命苦一点。遇到问题肯定会多一些。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看到第二部,曲自身面临的问题也很多的。每个人物,她的位置不同,背景不同,自然他们的人生观,处理方式,角度不同,这不仅仅是阶层,也许是位置正好相对。这些女孩最终成为朋友,也是价值观的碰撞。
澎湃新闻:这个角色太深入人心了,观众期待你继续演曲这样的角色。
王子文:但我自己其实不太想演,那不都是仿版曲吗?其实我是希望在演现代戏里,和曲反差大一点的,像许栩这样的。如果现在有年代戏,或者古装戏,其实我会首选一下。
澎湃新闻:小曲这个人物大家都觉得非常适合你。但到了《如果蜗牛有爱情》,你的表演收敛了很多。有没有觉得许栩这个角色更难诠释?
王子文:对。我在《欢乐颂》后,紧接的戏就是《蜗牛》,说实话我当时一时是有点扭不过来。我没有演过许栩这样的人物,这么安静,还是个天才,她和正常人不太一样。怎么去处理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人物,我不能照着寻常人的方式去演她,怎么自然地处理这种不同呢,分寸很难把握。
《如果蜗牛有爱情》剧照
原著中许栩给我的感觉是个小怪物,小僵尸,一个奇怪的小孩子,女性特征很少,不妩媚,不漂亮,不风趣,所以我当时想从外表上,把她演成一个小孩,内心和外表都是。因为我脑子里对她的形象第一时间蹦出的就是柯南。我就演个女版柯南。我想演得很可爱,外表像个孩子,但说出来的话都是大人的话,有种反差萌。结果导演反对,他说你这么演,让季白怎么办,季白不会去喜欢一个小孩子,他是个正常的直男。你还是一个招男性喜欢的女人。那我就问,我没有那些风情万种,我该怎么体现?你要演成什么呢?你的外表神情都要是个小孩子,但你的声音,要是个成熟女人。你的内心要是个成熟女人,而且要是个大女人。你是女主,你要承载很多东西。这个他真的提醒我了,我只在考虑我心目中的这个角色,没有考虑大局和搭档们。
小曲我在声音上是做过处理的,她随时都在一个高八度的情绪上,她脑子转得快,很灵动,我跟着人物的情绪走,我自然地就可以走到那个声线上去,但是许栩,导演要我用我最本真的声音来说话,那这个问题就来了,我如果用平时说话的声音,那我的神情姿态肯定也是平时最自然的状态,因为声音是跟着面部表情和情绪走的。但是不行,我的面部表情和状态,要演成小孩子。所以很经历了一番挫折和试验。
澎湃新闻:你曾在接受某次采访时说:没有任何事儿让你特别感兴趣,没有任何东西是你特别想得到的。这两年你出演了很多优秀的作品,得到更多的粉丝。你现在还那么想吗?
王子文:我觉得现在吧,健康吧,如果非要说特别想要的。
澎湃新闻:如果有一天粉丝离开你,没有什么好的戏,这些你都能坦然接受?
王子文:终将会有这一天,这个作为演员必须去坦然面对,我们的职业生涯都会有起伏。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王子文,欢乐颂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