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研究员:长江正源是当曲而非沱沱河,望官方正名

李皓 王十梅/西海都市报

2017-05-31 19:32

字号
如果你打开百度搜索,并输入“长江”字样,便能获得有关这条大河如下的描述:“长江是亚洲第一长河、世界第三长河,它全长6397千米,发源于青藏高原东部的各拉丹冬雪山。沱沱河是长江的正源。”
刘少创,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研究员。2008年,他担任首席科学家的青海省三江源头科学考察队历经41天的实地考察后,利用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地理信息系统、遥感科技等先进技术,测得沱沱河长度为348.63公里,而一度被认为是长江支流的当曲的长度则为360.34公里,比沱沱河长11.71公里,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这个结论通过国家认定,长江源头的地理定位将被改写。

长江是滋养中华文明的伟大河流。对长江的溯源,不仅是一种地理的认知,更是对一种对民族精神的认同。长江的源头在哪里,它经历了怎样的坎坷和历程?
长江寻源
有关长江源头最早的记载,出现在据今2300年前的《尚书·禹贡》中,在这部中华文明的早期经典中,我们的祖先留下了有关长江之源最初的认知——岷山导江,古人认为,长江发源于岷山脚下。
明崇祯9年,公元1636年,地理学家、旅行家徐霞客经过4年的云贵之行后,得出了金沙江是长江的源头的结论。
清朝初年,中原王朝对于长江源头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官方考察,考察队大体摸清了长江源头的水文情况,并绘制了在当时较有水准的地图,通天河和沱沱河首次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之中。可是江源地区水文复杂,这张地图对于长江源区的河流细节记载模糊,长江源头究竟在哪里,依旧是个谜。
时序轮回,日月流转。1976年,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前身)组织专家对长江源区摄影考察,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长江源区的五大河流中,沱沱河最长,约375公里,支流当曲长357公里,并依此确定,沱沱河是长江的正源。1978年,新华社发布消息,称沱沱河是长江正源,这一结论被沿用至今。
为当曲正名
就在新华社发布消息不久,有关专家发现:在利用1比10比例尺地形图对沱沱河长度进行测量时出现了错误。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会同有关部门再次对长江源考察时,有关专家也发现,当曲的长度和水量都要长出和高出沱沱河,不少专家认为,若是依据世界公认的“河源唯长”“水量唯大”的原则,当曲应该是长江的正源。
1982年,有关部门根据此次对长江源的实地考察出版了《大江探源》一书,在这本书中,作者首次披露沱沱河长350公里,当曲长352公里,而这更加坚定了不少科学家对长江源头是当曲,而不是沱沱河的认定。
《大江探源》是中国对长江源区考察的总结性的报告,其权威性可想而知,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这次考察中获得的数据,均是靠科学家们凭着“六条腿”(两条人腿加四条马腿)获得的,其科学性实在是令人质疑。有人因此认为,当年的考察结论仅供参考。长江源头在哪里?依旧成为了学术界争论的话题。
科技的发展,使得长江探源有了新的手段和依托。卫星遥感技术的使用,成了长江探源所能倚重的最先进、最可靠的技术。
2000年,刘少创首次使用卫星遥感技术,对长江源区测绘,在对近四十幅卫星影像反复比对和测量,并同时利用地理信息系统对三江源区研究后,刘少创认定,长江的正源并非发源于各拉丹冬雪山姜古迪如冰川的沱沱河,而是发源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境内的当曲。
同年9月,刘少创和同事对当曲和沱沱河作了实地考察,并在考察结束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当曲长360.8公里,沱沱河长357.6公里(已包含姜古迪如冰川的长度),当曲是长江正源的结论无误,而这也更加增添了刘少创为当曲正名的信心。
事实上,在当曲和沱沱河哪个是长江正源的争论中,还包含着当曲和沱沱河的源头到底在哪里。长江水利委员会最初是将姜古迪如冰川的长度计入沱沱河河长的。刘少创认为,尽管冰川不应该计入河长,但是即使加上姜古迪如冰川的长度,当曲仍长于沱沱河。对于当曲来说,它的最上源有两条长度相近的源流,东支为且曲,西支为多朝能。长江水利委员会和其他的专家在认定当曲的源头时,均认为多朝能的源头就是当曲的源头。但实地考察后发现,在枯水期,多朝能的大部分河段没有水,且曲的水量丰沛。因此,且曲的源头是当曲的源头,也就是长江的源头。
当曲首次被称为长江正源
2017年5月的一天,我们拨通了刘少创的电话。刘少创在电话中告诉我们,1978年,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前身)公布的“沱沱河是长江正源”是错误的,因为这一结论是建立在错误数据的基础上的。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他还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当曲的长度要比沱沱河长十几千米,水流量是沱沱河的10倍至20倍,流域面积是是沱沱河的两倍。
刘少创说:“除了‘河源唯长’‘水量唯大’的原则外,我们还参考了多项指标,认定长江正源是当曲。”刘少创的说法得到了省内有关专家的支持。
成海宁是青海省资深水利测绘专家,2008年他曾随青海省政府组织的考察队深入三江源考察,并得出了与刘少创相符的考察结果。“当曲是长江的正源。”成海宁说。
成海宁告诉记者,2008年青海省政府组织的三江源科考,历时41天,其阵容包括了国内测绘、地质、水文、气象、遥感等行业的顶级专家,此次考察中,对长江源区的多条河流作了测量和探源定位,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学科门类最全、技术最先进、手段最完备、阵容最强大的一次科学考察活动,这次考察得出的结论是真实有效的。他说,河源唯长”“流量唯大”“与主流方向一致”是国际公认的河源定源的标准,当曲是长江正源,完全符合这样的标准。2009年7月14日,专家评审委员会认定,长江正源是当曲。
2015年,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了《三江源头科学考察地图集》,在这本由青海省测绘地理信息局主编,并得到了青海省政府组织的专家委员会的评审的地图集中,首次将当曲称为长江正源。地图集中对当曲以及当曲所在地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有着这样的描述:“杂多是长江和澜沧江的摇篮”“进入长江正源当曲源区”“长江正源——当曲”。
有关当曲的业内之争
当谈及为什么1978年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认定的长江源与2008年考察队测定的长江源有这么大的出入时,刘少创和成海宁均表示,一是当年技术力量薄弱,二是当年三江源区很多地区是没有完成测绘的“空白区”,这也导致了人们对长江源的错误认定。
在采访中,刘少创还告诉我们,测定一条大河的源头,还要照顾当地群众的文化心理。为了寻找当曲是长江源头的人文支持,2017年5月,我们来到了当曲所在地玉树州杂多县。达英先生是杂多县著名的民俗专家,他带我们走访了当曲源头的所在地杂多县查旦乡,当地老乡告诉我们,查旦乡一座山峰的名字叫阿尼哲加,达英先生说,在藏语中“哲”就是长江的意思。而在当地百姓中,世代流传着查旦乡是长江发源地的说法。
在查旦乡,我们还听一位老人说,上世纪七十年代,有关部门就曾在当曲源头立了一块高1米,宽80厘米的大理石石碑,石碑上清晰地标明,当曲就是长江的源头。
得知这一消息后,我们驱车向老人描述的地方艰难挺进,并试图寻找到这块石碑。当曲发源地是一片巨大的沼泽,沼泽中荒无人烟。因为海拔过高,沼泽上空的云朵低垂,仿佛伸手可及。泥泞的沼泽桎梏了我们的车轮,车行数小时后,不得不弃车徒步。经过长达四个小时的跋涉后,我们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那块大理石石碑。
碑体下清流汩汩,宛如一条洁白的哈达,碑体上“长江源”三个大字清晰可见,见到这一幕,达英先生俯地而拜,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他说,查旦乡是他的故乡,在当地老百姓的心目中,早已将当曲当作了长江的源头。
在杂多,我们获悉,学术界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三江源区的不少河流的水源都是冰川融水,在全球气候变暖的背景下,三江源区雪线上升,冰川融化,这也有可能导致河源上移。那么当曲是不是也存在着这个问题?返回西宁后,我们带着这样的疑问,再次拨通了刘少创的电话。
刘少创告诉我们,当曲是地下水源头,十几年来,这一地区生态环境保持良好,水文状况没有明显的变化。
科学考察的定论和民众心理的认同,使得长江源的重新认定几乎毫无悬念,可就在刘少创公布了研究成果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业界的争论,不少专家认为长江源区河流众多,多呈扇形分布,按照河流长度、走向、水流量和流域面积等原则,应定位沱沱河是长江正源,楚玛尔河是长江北源,当曲是长江南源。对南源一说,刘少创和成海宁均表示不能接受,他们甚至认为因为当曲水源明晰,水量充沛,是长江的正源确凿无误,长江南、北源的概念是不成立的。
刘少创说,长江源头的确定,对于长江源区乃至三江源区的生态保护意义深远,他期待着有关部门能早日为当曲正名。
(原题为《当曲,被遮蔽的长江正源》)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长江源,青海当曲

继续阅读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