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动画不仅是我们的童年,还是中国动画的美学高峰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7-06-01 09: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儿童节如今也成了成年人怀念童真的日子。而童年最鲜活的记忆,莫过于看过的动画片。从70后到90后的童年都深深被一块厂牌烙印过,那就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从《小蝌蚪找妈妈》到《大闹天宫》,从《哪吒闹海》到《宝莲灯》,从《葫芦兄弟》到《黑猫警长》,从《魔方大厦》到《邋遢大王》,美影的经典是童年的印象,也是中国动画的美学高峰。
《黑猫警长》
在技术尚未发达的年代,没有3D和炫目的特效,我们的动画片叫做“美术片”,除了绘画,还有折纸、木偶、水墨、剪纸等各式各样的形式。那时候做动画的人,成长于闭塞而动荡的时代,没有好莱坞大片和多元文化的启蒙,生活是灰突突随时剑拔弩张的艰险,却为孩子们创造出天真绚丽又妙趣横生的世界。小时候我们看情节,看故事,从动画片里学知识,而长大后,回想起那一帧帧一幅幅画面,那些美术片所传达的,不只是童趣,还是“美”,是“匠心”和真正属于艺术的探索与突破。
《小蝌蚪找妈妈》
那是今天再也不可能重现的“名家甘当幕后英雄,一部动画片,哪怕仅仅10分钟,也会举全国之力倾心创作”的“黄金时代“——《小蝌蚪找妈妈》诞生,影片造型取自齐白石的画;剪纸片《等明天》和木偶片《长发妹》的美术设计是黄永玉;《牧笛》的背后是李可染以14幅水墨山水画打基调,方济众以长安画派绘就背景;程十发先为中国第一部木偶动画长片《孔雀公主》做造型设计,再替水墨动画《鹿铃》挥毫泼墨;漫画家韩羽为《三个和尚》设定迥异造型;漫画家詹同替剪纸片《猪八戒吃西瓜》操刀上阵;书画家张仃成就了工笔美术片《哪吒闹海》……可以说,当时有多少种美术样式就有多少种动画片类型。
时值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成立60周年,这些令人回味的旧作已然是它最美的华裳,也真正对得起“民族”和“时代”这样有分量的字眼。挑几部回味一下来给美影庆生,顺带祝自己六一快乐吧。
美学高峰 《牧笛》
中国动画电影第一次在国际上获奖是1956年的《乌鸦为什么是黑的》,这部获得第八届意大利威尼斯国际儿童电影节奖的电影在参赛期间被评委误以为是“苏联作品”,这让中国动画人意识到发展民族风格的重要性。
而民族风格中最动人,最具美学价值的,无疑是水墨动画。
比起第一印象就能想起的《小蝌蚪找妈妈》,这部《牧笛》在美学上成就更高,它将李可染的《牧牛图》搬上银幕,江南水乡的秀美景色和独特情趣真正的“跃然纸上”。
水牛吃草,牧童在书上吹起心爱的笛子,夏日的微风吹拂起梦乡的涟漪。层峦迭嶂,云烟弥漫,梦境里水牛在笛声中失而复得。水墨绘画塑造出牧童和水牛的形态生机勃勃。这其中有朴素自然的农家景致,亦有高山流水的壮丽秀美,中国水墨画中的情景交融、借景抒情的艺术追求被表达得淋漓充分。全片没有对白和旁白,全凭画面和人物动作,加上笛子大师陆春龄在音乐上的演绎推进情节和情绪,令整部电影灵动而雅致。
事实上,水墨动画的制作繁琐且极其费事,所有动画需在宣纸上完成。不过,当时的水墨动画只有在静止的背景画面中才能找到真正的水墨笔触,原画师和动画人员还是需要用铅笔在动画纸上作画,因为再厉害的画家也无法在连续的画面上把人物和动物的水分控制得始终如一。而事后,纸上的人物和动物需要分多层上色,再由动画摄影师分开重复拍摄,工序之繁复,制作一部水墨动画所需的时间是相同长度普通动画的四五倍。
另一部同样在内容上更加阳春白雪,画技与音乐完美融合的《山水情》在此一并推荐。
初见魔法《神笔》
木偶动画也是中国动画曾经重要的表现形式。1955年的木偶动画《神笔》堪称开启中国动画民族风格的重要作品。
《神笔马良》的故事,对于70、80后来说,这个故事烂熟于心绝对是源于这部动画片。在没有《哈利·波特》或者《巴啦啦小魔仙》的年代里,神笔马良是最初关于魔法的想象,童年里都希望有一支神笔,能亲手画下成真的美梦。
木偶动画制作时,先根据设定将人偶摆成一定的造型,然后拍摄一张图片,作为动画的一帧,然后再稍微改变人偶的造型,再拍摄一帧......直到完成为止,然后将所有的胶片进行整理剪接,处理,配音,制作起来也是颇为费功夫。
不过这部动画后来在“文革”期间还被扣上了“鼓吹封建迷信”,“麻痹劳动人民斗志” “不要阶级斗争”等帽子,成了一部 “反动影片”。这是另一个悲伤的故事。
诙谐剪纸 《猪八戒吃西瓜》
剪纸动画的代表作,非这部《猪八戒吃西瓜》莫属。小时候最爱《西游记》,猪八戒又是《西游记》里最讨喜的搞笑担当。
1956年,万氏三兄弟之一的万古蟾受内地动画电影创作发展的感染以及政府对动画事业重视的感召,从香港返回上海进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工作,当时拍摄剪纸动画片还只是他脑海中的一个设想。1957年初,万古蟾带领陈正鸿、詹同、刘凤展、谢友根、车慧及杜春甫、胡进庆等组成剪纸片试验小组,开始筹拍剪纸片,他们自己动手,用木头做成摄影台架子,每拍一个镜头,都用人工将粘有人和景的玻璃板抬上抬下,也就是说,每一个镜头,摄影师和工作人员都要数次上下爬木架。第一次试拍没有成功,操纵时人物没有定位,拍出的人物动作很抖动。1958又进行了第二次试拍,这一次,大家有针对性地把人物运动的幅度、速度、力度及运动轨迹都事先做好标记,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奋战,《猪八戒吃西瓜》这部中国第一部剪纸动画片终于在1958年9月试制成功。
猪八戒的造型稚拙可爱,被孙悟空耍得团团转,故事除了有教育意义,也完全做到寓教于乐,娱乐性十足,这在当时同类的动画作品中也是颇为少见的。
不计成本 《大闹天宫》
这部中国动画史上最高的里程碑,在当年可谓“不计成本”。历时五年制作,仅绘制工作就进行了两年,完成时,耗费胶片上万尺。拍摄正值三年困难时期,美影厂对这部大制作投入了巨大的艰辛。最终,影片的收购价格达到一百万元,在当时也堪称“天价”。
《大闹天宫》的创作过程,颇有代表性地反映了中国动画人的“匠心”。据说在进行创作时,每个原画师面前都摆一面镜子,认真根据画图台本的要求做动作和表情,他们从镜子中端详自己,再落实到画稿上。而导演万籁鸣要求极高,画师们常常要不断做着各种表情修改画稿直到导演满意为止。
为了更好的设计原画和背景,当年十几个主要工作人员背着创作工具,在寒冬北上进京,遍访故宫、颐和园和一些寺院庙宇。
戏曲开路 《骄傲的将军》

同样是在中国动画民族风格探索之路之初重要的奠基之作,它的创新不是在形式上,而是在画风上。
《骄傲的将军》在创作上大量借鉴传统戏曲,尤其是京剧的元素,人物造型中将军用的是大花脸,食客则是白鼻子。人物语言和动作是动画设计师们专门观察京剧演员舞台表演后设计的。比如将军在众人的阿谀奉承下得意洋洋的抛铜鼎,射风铃,用“哇啊……呀呀呀”表达得意之情。片中种种情境,夸张之下又因为戏曲的规范而显得准确达意。导演特伟当年专程带领创作小组前往绍兴大禹陵采风,体会古代意境与前人风骨。将军府的亭台楼榭、雕梁画柱都充满意蕴。
而故事本身是个寓言,对于小朋友来说,教育意义也是相当深刻,小时候写作文,在论述谦虚的美德这件事上,这个故事大概也没少被引用来做论据吧。
漫画风格 《三个和尚》
“文革”之后中国动画重振旗鼓,依然佳作辈出。在90年代电视成为主流观看介质,动画片随之以系列片成为主流之前,还有那么几年,一些风格更为大胆新潮,同时又充满创新意味的动画片继续给我们惊喜。
《三个和尚》显然是一种全新的风格,在这部动画里,漫画加入进来,有点子洋味,而音乐还有传统中国戏曲的调子,又加入了些调性和节奏上的实验,写意的背景还是浓浓的中国风味。这部动画在国际上获奖不少,灵感缘起,居然是侯宝林的一段相声。
敦煌遗风 《九色鹿》
80年代还有部美得很有民族风的动画片,叫《九色鹿》。小时候就把它当个神话故事看,如今回头看来,这样的动画简直堪称“民族瑰宝”。
这部动画取材于敦煌257窟《鹿王本生图》,是莫高窟中最完美的连环画本生故事之一,不论是从构图特点、造型以及色彩上,都可以看出其对敦煌壁画艺术风格的直接继承以及对中国传统绘画技巧上的发展。
《九色鹿》的导演钱家骏对于这部作品构思了近几十年,直到1980年,才确定了整个剧组人员投入制作。剧组的主创人员从接到任务经历了几个月的敦煌实地考察与实地临摹、搜集了敦煌壁画中不同人物、动物、舞蹈、战争、山水、树石、花鸟、建筑、图案等素材,将其分类、摹写。最终,剧组人员绘制了两万多张原动画,两百多张背景,才创作出这样一部经典动画大片。
童年阴影 《魔方大厦》
到1990年代,慢慢的国外动画越来越多,电视台和市场的关系更近,我们看的动画片变得没有那么的“文艺”。
美影厂的动画片,除了经典和美,其实还有另一个标签,对我们的童年影响不小,那个标签叫做“童年阴影”,有人对《葫芦兄弟》里穿山甲的死耿耿于怀,有人对《黑猫警长》中螳螂夫妇的生存法则心有余悸,不过最担得起“童年阴影”这四个字的大概还得算《魔方大厦》吧。
二十六个“方国”组成的魔方大厦,有装在罐头里的家长、玻璃国、火车国和星座号油轮等等非常有趣的国家。不过这里面截肢的玻璃人、水晶棺材、鬼魅司机,以及各种怪诞图案与迷幻音效,画面阴森魔幻,实在是对小朋友不太友好。尤其长大一点,再细想情节,种种隐射现实的残酷与荒诞,就更加“细思恐极”。
动画版原计划制作26集,但因内容问题最终被混剪成10集播放,后再次因为内容问题改为只播放前10集,之前混剪版10集播放无限期中止,至今仍未播出过完整26集内容。这么想来,也是有点遗憾呐。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70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