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子小姐脚下埋着尸体》:没有戏肉,只有骨头是不行的

戴桃疆

2017-06-12 14: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果说“脑残剧”是国产电视剧的高频词汇,换到日本,这个高频词就成了“大爆死”。
一个有知名度的日本演员,如果没有做过“大爆死”报道的主角,就证明他(她)还没有真正成功。
四岁在演艺界出道,十三岁开始做电视剧的女主角,二十六年主演过三十部电视连续剧,蝉联十九次电视剧女主角而进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像观月亚里莎这样四十岁,已婚,仍然活跃在演艺一线、拿到女一号的女演员,放眼亚洲已经所剩无几了。
观月亚里莎在日本演艺圈的口碑很好,事业线长红,人过不惑仍然担得起八头身美女的称号,也不能说没有演技,此三点大概就是成就她连续成为连续剧女主角的关键因素。
这些优点一点都不耽误她主演的富士台深夜档电视剧《樱子小姐脚下埋着尸体》因为收视率跳水而被日本媒体冠以“大爆死”一词。
《樱子小姐脚下埋着尸体》接档小雪主演的《大贫乏》,首集收视率不如后者,但好在跌幅也不如后者,总体平均下来应该“爆死”得不如家庭温情剧《大贫乏》厉害。
观月亚里莎在富士台繁荣时期就做过电视剧女主角,也算是有多年的交情。不过富士台并没有看在与主演多年交情的份上多给电视剧砸钱,没有大场面,角色服饰基本不换,最费钱的道具是食物,场景都像是同期同台其他电视剧不用时临时借的。
例如,电视剧中害死同学的女高中生凶手的家,与关西电视台播出的《CRISIS:公安特别搜查队特搜班》里的少女卖春场所用的是同一幢房子,区别不过在于门牌上的名字和画面光线、色调。
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就算在服装道具这些皮相上下功夫也未必就能成就好剧,但只有骨架没有充实紧致的戏肉,电视剧的看头还是不够的呀。
在被改编成电视剧之前,太田紫织这一系列轻推理小说已经有了动画片版本和广播剧版本,主角九条樱子的设定一直维持着二十岁出头的天才标本家大小姐这种典型的漫画形象。二十出头的年纪还能勉强抵消掉小说塑造人物时遗留的特征:表里不一,口是心非,除了对着骨骼十分坦诚,既无法直面自己也无法直面他人。
观月亚里莎饰标本家九条樱子
为了迎合主演观月亚里莎本人的实际年龄,电视剧中的九条樱子成了一个四十岁、独居、生活起居由佣人泽梅婆婆照料、爱好甜食和骨骼标本的真正意义上的“大”小姐。
就外貌而言,观月大姐姐出演这个角色并没有不和谐之感——仰赖近两年日剧大量任用熟龄演员出演漫画感强烈的人物,四十岁的大姐姐穿着皮衣、手捧骷髅头,说一些中二病晚期的台词已经显得不那么令人慌张了。
真人电视剧与动画同样借助美人捧骷髅这一略带寒意的场景展示女主角九条樱子对于骨骼的热爱,不同在于,电视剧版本并没有为这一动作布置樱花漫开的梦幻场景。
“樱子小姐脚下埋着尸体”一名脱胎于明治年间日本小说家梶井基次郎的短篇小说《樱花树下》,开篇第一句便是“樱花树下埋着尸体!请相信此言不虚”。并通过联想论证樱花令人不寒而栗的凄美之感、满树樱花盛开时的壮绝之感来自于死亡气息的渲染。
电视剧(大概是受制于经费)为这个动作安排了一个平实的场景,那种带有暗示性的场景被删除之后,人物的魅力也随之被削弱了。
由于主演选定了长腿熟龄美女观月亚里莎,小说中的人物在保留性格设定的基础上,年龄被整体调高了。原作和动画中只有十几岁的真·少年,变成了成熟女性眼中的小弟弟。馆胁正太郎(藤谷太辅饰)脱离了学校走向社会,进入自然博物馆做非研究性工作。
藤谷太辅饰馆胁正太郎
年龄骤升十岁的正太郎靠字幕组卖萌为生(误),存在的主要意义在于衬托女主角的睿智、理性、看似没人性但又人情味十足的一面,由于故事设定女主角将自己对于已故弟弟的感情寄托在男主角身上,因而好管闲事、乐于助人的男主角可以任意利用这一点把女主角卷入各种案件中。
《樱子小姐脚下埋着尸体》虽说以骨骼标本家为主角,撑起故事骨架的其实是一系列案件,总体上是以骨骼相关基础知识为支撑,以推理为主线的故事。
电视剧涉及医学知识、动物学知识、法医学知识较多,涉猎虽广,但并没有什么深度,基本上都是常识性的,即便是野外现场,场景处理得也相当干净,丝毫没有猎奇感(当然处理得干净且假对于道具、场景而言也更加节省经费)。
这些分散的知识点对于观众而言看似十分有增益性,其实不然。大多知识性场景一闪而过,是炫技的一部分而非授课过程。案件的重点仍然落在了人情部分上,多数人都对骨骼有血有肉时的过去感兴趣,对骨骼本身并不关心。
对比动画,电视剧中的女主角戏份更重,为了表现出骨骼爱好者九条樱子小姐的特立独行,观月亚里莎几乎全程处于无表情状态——全世界影视剧里的怪人侦探都是极端化的,要么就是死不正经,要么就是面部肌肉坏死,走人情派推理路线的多趋向于前一种风格,高智商推理路线的多为后者。
按照这个风格走下去,未来某一天,人工智能或将取代人类扮演高智商侦探的角色,到时候人类就只剩人情派侦探了。
小说也好、动画也好,故事都比较平淡温和,对于电视剧而言,骨子里的那股温情脉脉或许太平淡了些。
主角年龄几乎增长了一倍,电视剧版本的故事仍然不能脱离原著的限制,散发出浓烈的校园青春气息,让四十岁的樱子小姐和社会正太郎的表现和发言都缺乏真情实感,梳理人情部分堪比无感情朗诵心灵鸡汤类文章。
成人的世界就是勇者的世界啊,需要全方位直面真相,直面淋漓的鲜血,就是残酷的啊。来自少年时空中的温柔削薄了电视剧的戏肉。
没有戏肉光靠骨架是无法支撑起一部合格电视剧的。在剧情安排上,《樱子小姐脚下埋着尸体》太过单薄了,受制于表现手段,电视剧往往会将小说、动画中的缺点放大,一些在完全虚构的场景中得以合理化的人物情感、场景设置,放到电视剧中很难表现出顺理成章的坦然。
电视剧保留了九条樱子推理时的标志性动作
有些女主角角色,是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都无法驾驭的。四十岁女性叫男青年“少年”和二十出头的小姐姐叫十几岁男孩“少年”,完全是两种感觉,当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岁月带来的微妙差异,再戏剧化的场景也是摆不平的。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樱子小姐脚下埋着尸体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