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工业遗存再利用:老旧厂房被改造为特色餐厅或博物馆

周聪聪 汤润清/河北日报

2017-06-01 20:35

字号
工业遗存烙刻着工业时代的足迹,见证着工业文明的发展历程。
一度,它们或被当作“包袱”被荒弃,或被拆除,消失在城市记忆里。
而随着对工业遗存历史、文化、社会价值的再认识,如何通过再利用的方式,使工业遗存“起死回生”,挖掘工业遗存在城市文化建设、价值观塑造等方面的作用,正成为我们的新选择。
“加速期”中的工业遗存开发利用
最近,开滦集团文化产业办公室主任王立新一直忙着联系厂家订制一比一尺寸的“龙”号仿真机车。
作为中国第一台蒸汽机车——“龙”号机车的诞生地,今年9月,占地近40亩的“蒸汽机车观光园”将在开滦国家矿山公园落地。
自2008年起,素有“北方民族工业的摇篮”美誉的开滦在工业遗存保护性开发上屡有进展。
“以开滦现有的工业遗存为载体,我们先后投资了3亿多元进行大规模的保护和开发。”王立新介绍,以坐落于被誉为“中国第一佳矿”的唐山矿内的国家矿山公园为主体,目前,开滦老矿区(A区)已大部变成景区:在矿区西半部,有开滦博物馆、徽记水体广场、世纪追梦主碑、建园纪略碑、迷你火车城等;在继续生产的矿区东半部,“中国第一佳矿1878”“电力纪元1906”等展馆相继落成,分别展示着中国最早用西法开采的大型煤矿―唐山矿一号井、中国第一条标准轨距铁路―唐胥铁路、中国最早煤矿发电厂设备等工业遗迹……
历经时代发展和技术更迭,各地都会出现废弃闲置的工业遗存。这些遗存承载着城市工业文明的历史,随着工业化发展兴建,大多又随着城市化推进而废弃。
2010年进行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工业遗产是一项重要内容。经调查,我省当时新发现工业遗产遗存61处,主要涉及矿产、电力、建材、机械制造、纺织、交通、水利、医疗、教育等9个方面,见证了近现代河北工业发展的历程。
工业遗产是更具有文物保护价值的工业遗存。相比之下,对工业遗产更多的是保护,而对一般的工业遗存,则更多的是以社会公共需求或经济利益为导向的开发利用。
近十年,工业遗存的保护、开发及利用,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在一些地方,甚至正成为城市的“新名片”。
“今年9月,唐山市将举办全市首届旅发大会和中国(唐山)工业旅游大会,以此为契机,我们正在整合唐山的旅游资源,争创国家旅游城市。”唐山市旅游局工作人员介绍,唐山被称为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也是著名的重工业城市,它不仅拥有“中国第一佳矿”唐山矿,也是第一桶机制水泥、第一件卫生陶瓷等诸多中国近代工业品的诞生地,如今,唐山正以新业态盘活唐山弯道山陶瓷创意文化园和启新1889文化创意产业园。
去年,唐山市工业旅游接待人数达到130万人次。
在另一座城市秦皇岛,也正利用工业遗存大做文章。
手握一张怀旧的老车票,踏上色彩斑斓的铁皮小火车,开启一段秦皇岛工业历史的追忆……继2012年建造了我国内地第一座玻璃博物馆——秦皇岛玻璃博物馆之后,今年5月13日,秦皇岛又一个工业遗存保护和改造项目——山海旅游铁路项目正式启动。
这次,承载着秦皇岛工业记忆的“小火车”将再次出发,在串联起沿途自然美景的同时,也将串联起很多承载着秦皇岛百年大港厚重历史的工业遗存。
而在“火车拉来的城市”石家庄,记录着这座城市工业起源的棉一、华药、煤矿机等,也已自发形成文化园区。2014年,一群艺术家就开始在华药旧厂区内打造了“石家庄1958艺术园区”,而石家庄焦化厂、石家庄钢板弹簧厂等多家老旧厂房则被改造为特色主题餐厅和LIVEHOUSE(室内现场演出场所)。
“工业遗存的利用正进入加速期。”长期关注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的河北师范大学旅游学院讲师宁静介绍,我国工业遗存的利用进入主流话语体系,起于2006年中国工业遗产保护论坛的举行,此后,各地的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工作相继展开。
“如今,随着后工业时代的来临,以工业经济为主导的城市都面临着转型发展的考验。而‘旅游+工业’成为后工业时代老工业区走向成熟的标志,也成为世界工业城市谋变求新的重要方式。”宁静表示。
多样呈现,开发“文无定式”
“启新水泥1889年建厂至2008年6月停产,历经100余年的沧桑变迁,其所有的9条旋窑生产线全部坐落在1889园区现址。”走近中国第一桶水泥诞生地——启新水泥厂片区,远远望去,斑驳的红砖墙、高高耸立的运输架,厚重的工业气息扑面而来。
博物馆讲解员刘梦佳介绍,在启新水泥退出城区后,所留厂房经过改建和加建,成为以启新水泥工业博物馆为中心的1889文化创意产业园。
曾经的老建筑经过修缮改造,通过将旧工业痕迹的历史元素与当今潮流文化的时尚元素相结合,形成两横三纵四街区五大主题体验区。目前这里已吸引了创意办公、个人工作室、文玩、字画等企业达160余家,饭店、酒吧、蛋糕店等配套企业20家。
随着对工业遗存保护的不断探索和实践,世界范围内工业遗存的开发正由盲目的个体开发,逐渐形成相对成熟的模式。据了解,目前工业遗存的开发模式主要有工业博物馆保护模式、景观公园改造模式、创意园区利用模式、综合物业开发模式。
如今,在我省已经有不少相关案例落地。作为保护工业遗存的基本手段,博物馆保护模式在我省比较普遍,除了唐山启新水泥工业博物馆,还有开滦博物馆、秦皇岛的玻璃博物馆等。唐山陶瓷文化创意产业园的二期工程——陶瓷公园是曾经的采煤沉降区,探索的则是更强调公益性的景观公园模式。
由于能满足开发方的部分经济诉求,创意园区利用模式和综合物业开发模式也颇受欢迎。启新1889和石家庄棉一、华药、煤矿机等老厂区内自发兴起的项目,多为这种模式的演变。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从名字上看,这些园区一般名为“创意园区”,但在实际进驻中,这些园区并非是以纯专业的艺术工作室为主体,更多的是以画廊、文创商店、餐饮等为主,因此,更倾向于综合物业开发模式。
“国内工业遗存虽然已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在实际效果上仍存在不小的差距,也出现了诸如园区同质化、创新能力不足等问题。”宁静指出。
“在园区的打造上,北京798模式备受青睐,但798的成功和北京的艺术生态密不可分。”石家庄万营艺术空间艺术总监郑妍认为,工业遗存保护与利用虽然有比较成熟的模式,但没有“万能”的。
“除了798模式,工业遗存也可以改造为创业孵化器、主题酒店,甚至可以改造为学校、图书馆。”宁静认为,工业遗存的保护性开发有无限可能。“最重要的还是要明确工业遗存的自身特色,以及当地的地缘资源,进行创造性地设计和规划。”
“以国外工业遗存利用中的运动项目为例,他们有的把旧厂区废弃的2000立方米容积的贮气罐开发为潜水训练池;有的在厂区中间空地上建游泳池;有的利用外面的冷却池,铺上薄薄的水,冬天就是溜冰场;甚至厂区里的废渣坑可以开发攀岩项目……”对工业遗存的保护性利用,宁静更强调“文无定式”。
当然,要实现更科学的决策和更有利于创意发挥的环境,也需要园区运行机制的转变。
据了解,现在多数由旧厂区改造而成的创意园区,大多数都由原来的企业进行运营管理,盈利模式多是通过收取厂房租金,运营企业基本上都是在扮演“房东”的角色。
期待迎来多方参与新格局
“这么好的空间不利用怕错过机会,但如果突然让搬走怎么办?不论是我们承租方还是进驻商户,现在都不敢贸然投资,好多想法现在也只能停留在计划里。”
自2015年年初,承租下石家庄煤矿机械厂整体搬迁后的旧厂区后,石家庄煤矿机艺术园区物业总经理石江超的心就一直悬着。“我们有继续追加投资的打算,但我们的承租合同两年一签,时间短不说,供暖、供气这些基础配套设施我们也解决不了。”
据了解,由于厂区搬迁后旧厂区的后续处置,涉及城市规划,在具体规划尚未出台前,旧厂区里自发形成创意园区很没“安全感”——煤矿机的租赁合同是两年一签,华药、棉一的租赁合同都是一年一签。
这种顾虑,正是民间资本投资工业遗存保护开发项目时所担心的。
而由于规模大、周期长、改造要求高,工业遗存改造项目的资金需求量比较高,但目前工业遗存保护性开发项目的投资方主要为政府,鲜有民间资本的身影。
对此,有专家曾指出,工业遗存的利用是一项长效的投资,不能完全依靠政府,在开发资金的运作上可以采取政府出资和社会参与相结合的PPP模式,建立政府引导、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工业遗存经营机制,要打造一种多方参与的新格局。
在此过程中,让石江超所代表的社会资本打消顾虑,这需要相关主管部门通过开展工业遗存的普查工作,并根据其价值,尽快制定合理的保护和利用规划,为社会资本投身工业遗存的保护性开发提供规划保障。
唐山的工业遗存保护性利用工作之所以走在全省前列,与政府的提前规划不无关系,同时,也与当地政府的政策激励密不可分。
此外,宁静认为,在工业遗存保护与利用中,政府相关部门除了要在政策层面上提供支持外,还要统筹考虑,在项目谋划上串“点”成“线”,乃至成“群”,形成工业遗存项目的关联效应。
“在这方面,上海走在了全国前列。为了提升整体宣介效果,上海不仅创办了工业旅游网,而且还针对项目特点,制定了详细的旅游线路规划。”宁静介绍,连“点”成“线”其实包含着很多具体细微的工作,这需要相关部门在“一盘棋”的思路下主动作为,“既可以是为外地游客贴心准备的旅游宣传页,也可以是为方便游客参观在博物馆附近增设的一个公交站点。”
当然,工业遗存保护开发项目是否真正吸引人,关键还要看项目自身的创意和展示水平。
到过开滦博物馆的人,很多都对“井下探秘游”——这一互动体验式的旅游项目印象深刻。
当游客头戴安全帽,从开滦博物馆四层乘坐模拟“罐笼”深入60米井下,来到唐山矿建矿初期的井下工程遗址——唐山矿“半道巷”,沿着幽深昏暗的巷道走下去,百余年来,从最原始、最古老的采煤方法到现在最先进的综合采煤机械,都可一览无余。也正因为置身真实的工作面,参观者对原始采煤、落垛采煤、炮采,到现在应用的综掘、综采这些专业的名词,有了更真切的理解。
“工业遗产与其他文化遗产最大的不同,是它所蕴含的具有时代特色的技术价值,而这种技术价值,要通过参观者与技术载体产生‘活’态互动,才能充分彰显出来。通过展览激发人对工业技术价值的探索欲和兴趣,这需要相应的策展水平。”宁静表示,借着专业、新颖的策展手段,展览既提高了展览的耐玩性和重游率,又达到了科普的效果。
(原标题为《 工业遗存:“唤醒”城市的记忆 》)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开滦

继续阅读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