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G闻|时隔26年,大卫·林奇的《双峰》再次让我抓狂

许文婷

2017-06-02 16: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世纪80年代末,美国电视剧是肥皂剧和侦探剧的天下。1990年,大卫·林奇编剧并制片的《双峰》(Twin Peaks)在ABC电视台播出,首集收视率高达3460万,是美剧史上第一部创下收视神话的邪典系列(Cult TV)。该剧分两季播出,共30集,在1991年6月结束。
《双峰》是一个让人抓狂的系列。如果真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双峰》的故事,那只能沾到一点点表面。这剧始于一具被塑料袋裹着的裸体女尸,讲述了FBI探员Dale Cooper去双峰镇,调查涉及女高学生Laura Palmer的连环杀人案事件,却层层剥开了这个偏远小镇不为人知的阴暗秘密。
Laura被剧迷称为“史上最美女尸”
但《双峰》并不是犯罪剧或是侦探剧。大卫·林奇坚持让其他导演来执导第一季,但处处都是他脑洞大开的痕迹。《双峰》的叙事手法独特,台词带强烈的黑色幽默色彩,赤裸裸地表现小镇警察局的愚昧和居民之间的尔虞我诈。林奇的目的从来都不是为了讲好一个有始有终的故事,而是用“林奇化”的、剑走偏锋的剧情来酝酿人物和观众之间的关系,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迷惑的人物造就了迷惑的观众”。
《双峰》整个系列在一种阴郁又昏暗的环境中进行,和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的“怪怖者”有紧密联系,两者都象征着一种压抑的情绪。
剧中道具也隐射着人物的心理
1919年,弗洛伊德发布了《怪怖者》(The Uncanny),他把怪怖者定义为“隐秘的、家庭内部的、经历了压抑并从中返回的某物”。任何令人怪怖的东西都具备这个条件,而所有情感都与冲动相连,一旦冲动被压抑,情感就转变成了焦虑,而在这些令人怪怖的事物中,某些被压抑的元素就会以各种形式出现。
大卫·林奇在《穆赫兰道》里对“怪怖者”进行了探索,娜奥米·沃茨同时饰演两个不同的人物Diane和Betty,与两个角色相呼应的,劳拉·哈灵扮演Rita和Camilla。
在《双峰》里,主人公Dale Cooper就有一个和自己长一模一样的分身(doppelgänger),一正一邪。第一季中,Laura就在这个标志性的红幕房间里,对Cooper笑着说“25年之后再见”。
2017年, 凯尔·麦克拉克伦回归神剧的续集,继续扮演Cooper,但此时的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喝着咖啡、啃着甜甜圈、拿着录音器记录案件的FBI侦探了。
1990年的Cooper
26年后,陷在超现实梦境Black Lodge中的Cooper
现实世界中Cooper的邪恶分身
2017年的《双峰》是真正意义上的续集,而不是重启。回归此剧的演员除了男主角麦克拉克伦之外,还有第一季中并不多出现的雪莉·李,她扮演的是25年之后的Laura,对,就是那个被残忍杀害的校花。
这个超现实梦境在第一季的第三集中出现,那里有巨人、小矮人和只有右手臂的男人,而所有人说话都是放慢跳帧的,就像是短路的机器人在讲话。
Laura这个角色回归《双峰》,可谓是林奇解开了他当年在剧中设的一个梗,两人开口的第一句台词都是一样的:“我仿佛认识劳拉这个人,但有时候我的手臂会向后弯曲”。
就在这个十分离奇甚至有点反乌托邦的屋子里,观众将随“正义版”Cooper玩转林奇的臆想世界。
首先,Laura把自己的脸抓下来,里面透着亮光。
紧接着,红幕不见了,出现了一匹白马。
然后,单臂男人的手臂已经进化成为了一颗会讲话的树。
当这个失明亚裔女人出现时,我已经放弃了猜想。
我们在看美剧时习惯性的推理和猜测在大卫·林奇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因为这个男人从来不会轻易满足我们的好奇心,连核心人物的回归镜头都是很随性地安插在零碎的场景中。
美丽绝伦的Shelly已成人母
当年的情种James还是一副机车党的模样
警察局副长官老鹰已经白发苍苍
唯一没有长老的是老奶奶怀里抱着的通灵木头
系列续集的第一集一开始只有一张熟悉的面孔,那就是Laura以前的心理医生,但他现已隐居在树林中,可以看出来他准备要搭建一个庞大的东西。然后,故事并没有交代双峰镇的现状,而是从另外两个新的故事路线展开。
在纽约的一幢神秘大楼里,一年轻小伙子目不转睛地守着一个巨大的透明箱子,箱子周围有几台录像机,时不时会有探测报告,年轻男子的任务似乎是记录这些报告。
给男子送咖啡的女孩对这个秘密任务特别好奇,两人喝着咖啡,看着箱子,就开始了性行为。就在这时候,箱子里出现了黑雾和一个白色轮廓。
很快,两人就被这未知物体残忍杀害,并被解肢。这就是《双峰》续集的第一宗罪案。
紧接着,镜头切到南达科塔州的小镇,某女尸在公寓里被邻居发现,尸体已经在床上腐烂,当地警探掀开被褥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原来,女尸只剩下头颅,她脖子以下接的是一个男人的尸体。经过侦探调查,所有证据都直指当地某学校的校长,他和女尸是婚外恋关系。于是,第二宗罪也被揭晓。
两段看似毫无关系的罪案只有一个联系,那就是Cooper。《双峰》也就在这样扑朔迷离的故事基础上伴随着那首熟悉的主题曲回归了。
另外两条故事路线分别铺在双峰镇和FBI小组。警长老鹰在抱着木头的玛格丽特奶奶的提醒下,开始对一片神秘的树林展开调查。玛格丽特奶奶告诉他,警局有一样东西失踪了,只有找到这样物品并联系老鹰警长土著印第安的血统,才能得到答案。
而经过这次翻箱倒柜的调查,全警局的人又看到了25年前Laura Palmer的那张照片,所有思绪回到了那宗离奇命案上。
林奇再次出演FBI的副指挥官Gordon Cole,他的任务是追查Cooper的行踪,并调查出两桩命案背后的主谋。
在这些故事分支疯狂进行的同时,正邪两个Cooper也经历着另一个使命。
正义的Cooper一直被困在红幕屋里,但通过失明亚裔女人的指点,他来到人世间,并落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家赌场里。
随即,《双峰》的一个新面孔上场,那就是林奇的“缪斯”——娜奥米·沃茨。
《双峰》还吸引了不少巨星的加盟,每个人的造型都可圈可点。
男扮女装的《X档案》男主角大卫·杜考夫尼
著名喜剧演员迈克尔·塞拉饰演警局“弱智” 夫妇的儿子
詹妮弗·杰森·李客串的角色在前四集中只有不到一分钟的镜头
新《双峰》中人物很多,不像1990版本那样,人物之间的关联性并不紧密,让观众放弃猜测,只能乖乖地做林奇的哈巴狗,只有跟着他安排的剧情,才能得到最终的解答。
Cooper在前三集都处于红幕房,他被那颗会说话的神经树告知,他必须在人间找到自己的邪恶分身,才能得到答案,而他最关心的并不是“凶手是谁”,而是如何拯救同样被陷在红幕房中的Laura,因为她告诉Cooper“我的确死了,但我同时活着”,而一边的独臂男人则问他“你知道这是过去还是未来吗?”
Laura和Cooper这一吻实在太奇妙了
当Cooper来到人世后,失去正常人认知能力的他将经历一系列的荒诞事情,比如他完全不知道怎么系领带或者用刀叉。
而双峰镇的警察和居民们继续他们无聊空虚又很无能的生活,与紧张的FBI追捕行动相对应,荒唐的玩笑也随即产生,让《双峰》继续那种林奇式的黑色幽默。
但正如弗洛伊德所说:“没有所谓的玩笑,所有的玩笑都有认真的成分。”
林奇的认真在于他从来不向任何常理靠拢,他的大胆前卫体现在各种极具视觉冲击力的镜头,有一些可能和剧情毫无关系,但只是用来承托故事或者人物的情绪。
比如,这个在监狱中消失的黑炭人。
林奇说,他的宗旨是“不要再次愚蠢,第二季《双峰》太愚蠢了,导致了该系列的失败”。
2017年的《双峰》有18集,每集1个小时,将带我们进入那个深不见底、毫不妥协、100%林奇化的脑洞。
【作者自述】我在美国从事影视媒体工作,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俗称“金球奖组委会”)的会员。简单说,本人的日常工作可以概括为看片!采访!再看片!我是一名独立电影迷,喜欢赫尔佐格、文德斯和李安,也是《欲望都市》脑残粉和《胜利之光》死忠粉。欢迎访问我的新浪微博“婷的看片房”。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双峰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