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伦之秋:苏格兰的森林与海岛

何小草

2017-06-02 20: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夕阳已落入山后,却还未沉于海中,火红的余晖撒在刚被初雪覆盖的山头,这是我站在当天末班轮船的甲板上看到的第一眼的阿伦岛。友人在我身旁用中古爱尔兰语念诵着《与长者的对话》(Acallam na Senórach)中的选段《阿伦岛》。在这首13世纪的爱尔兰长篇叙事诗中,阿伦岛,是凯尔特神话英雄芬恩·麦克库尔(Fionn mac Cumhaill)与众武士狩猎之地。于是,我们想象着自己是在寻着先贤的足迹上岛。
深秋的阿伦岛,峡谷中已是白雪皑皑 本文图均为 何小草摄
阿伦岛被苏格兰克莱德海湾三周环抱,西南与爱尔兰隔海相望,气候相对温和,物产丰富,在中古凯尔特神话中是一块宝地。小岛常常被称为迷你苏格兰,因为它几乎包含苏格兰每一种地貌:北边为高山峡谷,中间森林密布,东南海岸多缓坡和沙滩。岛上居民不少,但主要集中在海岸线上,有一个威士忌酒窖和一个啤酒厂,相当出名。
五色斑斓的河滩
时已值深秋,不到五点,天已渐黑,阿伦岛的公交系统也换上了冬季时刻表,车次减半。车从Brodick的港岸沿着海岸线快速行驶,我们只能依稀看到海对面苏格兰主岛上幽幽闪动的灯光。
当我们抵达小村Corrie的酒馆客栈时,天已全黑,首先出来迎接的,是酒馆的小狗,它摇着尾巴,和我玩各种握手击掌游戏。这时,老板的声音才从吧台后面传来,“原来这是你的狗呀。”小狗闻声,才跑去它真正的主人身边乖乖趴下,我也这才抬头注意到酒馆墙上一幅阿伦岛的手绘地图,和一旁英译的之前爱尔兰古诗《阿伦岛》:“鹿群聚居的阿伦岛,海岸拍打她的肩膀……”
夜幕降临,时间却还早,在城市中过惯了夜生活的我们,一时不知道在这安静的小村庄里做些什么。
没有专业的夜晚登山设备,我们也只能沿着海岸的公路随意散步。深秋的苏格兰高地早已寒风肆虐,而阿伦岛在苏格兰西南的海湾中,风虽冷,却还不刺骨。海浪拍岸的声音与另一旁森林中风过叶落的悉索声交织成歌。
夜色降临小岛
我们在一座小小的码头歇脚,码头上停着一艘木质的维京船,船首高耸,如长颈的天鹅,抬头即是满目繁星。船的主人是码头边小木屋里的Marvin Elliott,他是岛上一名木雕艺术家(www.sculptorcarver.com)。我们推开半掩的门走进他的工作室,里面满是他亲手制作的栩栩如生的木雕动物,从翱翔的鹰,奔跑的鹿,到爬树的松鼠和慵懒的海豹,无一不是阿伦岛的精灵。Marvin本人就在工作室里,正在着手雕刻一件大型艺术品。雕塑还没成型,他戴着防护面具,目光专注,隔着机器的噪音并没有听到我们敲门或是喊他的声音。出于礼貌,我们觉得不应打扰他工作,便悄悄地离开了工作室。我们回到他的船边,发现北方的天海交接的地方有一抹似有似无的绿,才知道那天晚上极光爆发,只不过在这个西南偏南的小岛上,极光只是远远漂浮在海平面之上。但此时,这极光却似这维京船颈间系着的绿色披帛,小船仿佛一位远古的武士,即将远赴战场。
夜色中的维京船,极光在远处的海平面上漂浮
或许那极光又是芬恩武士团的灵魂,是芬恩之子,爱尔兰最伟大的诗人莪相(Oisin/Ossian)在天边吟唱的诗歌,讲述过去的辉煌。
在传说中,凯尔特人来到英伦三岛之前,这里早已有人居住。凯尔特人认为他们是Tuatha Dé Danann的先人,在远古的战争之后,这个今天被称作为精灵(Sidhe)的族群便去了彼岸世界(The Other World)栖息生衍。在山野森林,海边岩洞都隐藏着通往彼岸的入口,精灵们时常也会重新回到凡间,带走一些人类去他们的世界生活。莪相应该就是被精灵公主Niamh带去了那个世界,在很多很多年后才再回到早已物是人非的凡间,向圣帕德里克(St. Patrick)讲述过去与芬恩和他的武士们驰骋狩猎和之后与精灵共生的故事。
阿伦岛上有好几处史前遗址,没有人知道是谁建造的,它们是否就是精灵在凡间留下的印迹?
这样的林中怎么会没有精灵?
在阿伦岛的第二天,我们本想去寻找石器时代的遗址之一——Machrie的巨石阵,却因为冬季车次的改变被困在了Brodick。车站好心的工作人员拿出地图,向我们推荐了Whiting Bay,而这却成了一个旅途的一个惊喜。Whiting Bay茂密的森林中,隐藏着一处铁器时代的堡垒遗址。遗址仅剩了几块基底的石头,但这片森林中的空地却充满了神秘的气息。林间蜘蛛网上的结起的小水珠因为透过树丛照射的太阳而闪闪发光,远处隐隐传来Glenashdale瀑布发出的阵阵水声。
Glenashdale瀑布
是谁曾在这里生活?他们可曾见过芬恩与武士们逐鹿而去?没有人能告诉我们答案。大概我们只能从麦克弗森或是叶芝的所写的莪相故事中瞥见一二,又大概,我们可以问那些依旧穿梭林间的野鹿,也许它们才是精灵的化身,还记得远古的往事。
偶遇的野鹿
然而,跃过最高峰Goatfell,来到阿伦岛最北的Lochranza,在狂风肆虐的古堡旁,我们遇见了毛色红得耀眼的马鹿群,它们并没有告诉我们。绕过延绵的海岸线,来到最南边的Blackwater Foot,那夕阳下赶着回家的羊群也没有告诉我们。于是回到Brodick,我们在雨夜中最后喝一杯阿伦岛自酿的啤酒,在雨后归去的轮船上,再看一次月升树梢头。
夕阳下回家的羊群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钱成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格兰高地 阿伦岛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