砥砺奋进的五年|西藏小山村吃上“生态饭”

李想/中国青年报

2017-06-02 11:54

字号
在索松村生活了39年,珍嘎觉得这几年赶上的好事越来越多了。
从2013年起,她每年都能领到一笔逐年递增的旅游惠民资金;通过小额贷款和镇里资助,她开起了家庭旅馆,去年各种营收加在一起,一家五口的年收入达到4万元,摘掉了贫困的帽子。
西藏自治区林芝市米林县派镇共有149个家庭旅馆,其中索松村占了近一半。这个藏地小山村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观,临近雅鲁藏布大峡谷,正对着神秘的南迦巴瓦峰,是俯瞰桃花林的最佳地点之一。
2008年,县里招商引资,一家旅游公司对景区进行了开发,崎岖的山路变得平坦,满山桃花美景上了网,游客人数与日俱增。在索松村,不少村民家门外都挂着家庭旅馆的招牌,每家床位从几个到几十个不等,价格在几十元至数百元之间。规模最大的一家,去年赚了25万元。一位村民形容,每年三四月的桃花季,几乎家家旅馆都住满了人。
“我们算是开得比较晚了。”珍嘎边说,边抓起一把辣椒下锅,为住在家中的游客做午餐。
珍嘎家的旅馆去年4月才建好,她承认“有点简陋”,墙面白漆涂得不均匀,全部家具只有12张床和8张桌子,室内灯光昏暗,木板做隔断。即便如此,这个简陋的旅馆去年为一家人带来了1万多元收入。珍嘎说,其实他们早就有开旅馆的想法,但苦于缺少启动资金。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珍嘎像大多数村民那样靠天吃饭,靠几亩田地、几头牲畜维持生计。丈夫罗布偶尔去采集林下资源补贴家用,家里还有两个上学的孩子和一位年迈的老父亲,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每次路过别人家的旅馆时,珍嘎都会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开一家。
去年年初,村干部为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西藏的“金融精准扶贫”政策可以为农牧户提供无需抵押和担保的小额贷款,镇里还会帮像她这样的贫困户购置部分床位,用于家庭旅馆建设。夫妻俩一合计,很快提出了申请。
两周后,3万元到手了;一个多月后,两栋平房建了起来,原有的浴室和卫生间也得到了翻新,有经验的邻居帮他们安装了无线网络。
珍嘎的旅馆每张床位收费70元~150元,包括两餐,家里种的青稞、小麦、土豆、白菜,成为供住客享用的食材。现在,珍嘎已颇有“老板范儿”,旅游旺季时,她负责在门口招揽游客。
今年的桃花季,是珍嘎很忙的一段时间,打扫房间,清洗床单,为住客准备一日三餐……虽然珍嘎经常累得直不起腰,但看着纷至沓来的游客,又觉得特别高兴,因为这意味着离她给儿子在县城买房的目标又近了一些。
村民尼玛认为自己是索松村家庭旅馆发展的见证者,他也是村里第一个开旅馆的人。多年前,曾有两位游客敲开他家的房门,询问能否借宿,看着天色已晚,他就答应了,次日一早还给客人做了顿早餐,临走前,客人硬塞给他一点钱。
尼玛嗅到了商机,2012年,他筹钱专门建了一间房,用于招待旅客,还在门口挂出招牌,一些村民看到后也开始效仿。如今,他家的旅馆已是村子里最气派的建筑,有两栋二层小楼,共68个床位。
除了家庭旅馆,村民们每年还能领到一笔旅游惠民资金。2012年,米林县尝试旅游扶贫,决定从雅鲁藏布大峡谷每张卖出的门票收入中拿出6元,平分给派镇15个村的2000多名村民。
起初,珍嘎听说此事后很是意外,但一年后,她就被通知到村委会领钱,一家五口每人领到了600多元。这笔收入逐年增加,去年平均每人分到了3080元。
据镇上的扶贫干部曲珍介绍,2016年年初,派镇有贫困人口279人,但得益于旅游惠民资金和家庭旅馆收入的增加,年末仅剩下26人。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上提出“五个一批”工程,其中就包括“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增加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扩大政策实施范围,让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就地转成护林员等生态保护人员。
这项政策在基层的落实,让珍嘎获得了一份工作。去年,米林县为部分有劳动能力的村民提供护林员、公路养护员、水管员等生态保护岗位,每人每年可以获得3000元,珍嘎就成为一名“保洁员”,主要做道路清洁工作。
曲珍解释说,为了让贫困户继续增收,让刚脱贫的不返贫,去年镇里给304位村民安排了此类岗位。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当地常有游客到访,这些岗位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也起了很大作用。
过去,珍嘎看着不断增加的游客,觉得和自己并无多大关系,如今,她深切感受到,自己的生活正在因此改变。
(原题为《西藏小山村吃上“生态饭”》)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西藏,扶贫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