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寻路胡焕庸线上的中国|牛文元:尽快建立生态补偿制度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昀 陈曦

2017-06-05 16: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著名理论地理学家牛文元生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的访谈,他建议国家尽快建立生态补偿制度。 陈曦 吴峻(02:03)
【编者按】
中国94%的人口居住在东部43%的土地上,但中西部如东部一样也需要城镇化。这条“胡焕庸线”该如何突破,近两年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20世纪30年代初期,地理学家胡焕庸通过考察中国人口的地理分布,发现中国人口分布呈东南稠密、西北稀疏的特征,并从黑龙江瑷珲(现称黑河)向云南腾冲画一条直线,把中国分为东南、西北两大半壁。东部区域43%的国土面积,养育了94%的人口,而剩下的6%的人,他们要孤独地在57%的土地上生活,东部有最大的粮食产区,西部有最大的草场,以及沙漠。农牧交错、文化交融。
它更是一条生态脆弱带,熊猫、朱鹮、丹顶鹤在这里生活,地震、泥石流、荒漠化都在这里发生,正如著名理论地理学家牛文元所说:“胡焕庸线搞好了,中国就好了。”
所以地理怎样影响了经济,又怎样影响了人们的生活?
澎湃新闻、第六声(www.sixthtone.com)报道组历时8个月,穿越8个省级行政区,5000余公里,寻路胡焕庸线上的中国。
原创系列专题“山河·寻路胡焕庸线上的中国”分为理论探讨、系列采访两个部分,将以文字、图片、视频和动画等多种方式呈现。
本文为著名理论地理学家牛文元生前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的访谈,系列专题不断更新中,敬请关注。

澎湃新闻:您提出胡焕庸线是一条生态脆弱带?
牛文元:对,这个是很明显的。脆弱的反应是什么呢?就是稍微雨量有变化了,这条线就来回摆动,它不是很固定的,所以叫脆弱带,脆弱就是顶不住外力的稍微变化。胡焕庸线代表的实质是什么?是自然地理环境本身的一个变化,从湿润向干燥的过渡,从农业向牧业的一种交错。从生态环境来讲,它容易变化,季风气候到干燥气侯的交界处。这就决定了人口的分布是和这个有关系的。人要想生存好,生活好,得找一个好地方嘛。这个地方雨量又比较多,又是平原,居住条件和环境又比较好,成本比较低,修条路在平地上修就比较容易,你跑到山里修就难了,因为各种原因,这边(胡焕庸线东侧)集中的人口多那是肯定的。人口本身反映了自然地理环境和自然地理条件,经济上也是如此,中国主要产生财富的地方就是在这个地方(胡焕庸线东侧)。你说跑到沙漠里面去,能产生多少财富啊?这就是从地理区域划分来讲的。地理决定生产力,反映的是非常本质的东西,就是我讲的生态环境脆弱带。就是国际上通用的名词,ecotone(生态脆弱区)。
中国划分东部,西部?根据什么来划分的?就是胡焕庸线。咱们中国不是分四个区嘛,东南、东北、西南和西北,咱们分了几个大的区域。西部大开发的西部指的是哪?基本上就是胡焕庸线以西,我们称为西部。为什么这个地方需要开发?人烟稀少,经济不发达,人口本身的素质相对比较低一点。我们扶贫,贫困县或者贫困地方基本上胡焕庸线以西占多数,而且少数民族还占多数。从民族本身的公平和贡献来讲,这个也是我们很重要的任务。
青海玉树三江源自然保护区风光 东方IC 资料
从生态环境脆弱的角度来讲,我们在给中央提一个建议,叫做生态补偿制度。什么意思?就是这个地方生态的环境条件相对比较差一点,它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好生态。我举个例子,像青海这个地方肯定在胡焕庸线的西边,青海的三江源是长江的发源地,又是黄河的发源地,又是澜沧江的发源地,是三江源头。如果这个源头我们保护不好,将来中下游不就倒霉了嘛?但是要让当地保护好三江源,本身经济实力又不够,所以就需要我们下游的地区补偿源头地区,公平的角度,要补偿人家替你保护三江源头。所以,生态补偿制度的建立是一个发达文明国家必须要走的一步。
生态补偿机制从全国讲怎么分工呢?胡焕庸线以西的地区主要任务是保护生态,不要让它再恶化,不要再给东部的发达带来很多麻烦,这是西部目前的任务。
环境看好了干什么?有利于东部的发展。东部发展了,赚了钱,有了财富,就应当拿一部分去补偿西部,让西部更好地去保护生态?那么就说到胡焕庸线了,这条线本身是个生态环境脆弱带,这个脆弱带的西部环境质量比较差,生态质量比较差。东部生态质量比较好,质量好的地方可能就多发展,好发展,成本也低嘛。发展起来就应当拿出一部分来补偿西部替你保护生态,因为国家是一个整体。胡焕庸线将来会作为生态补偿的一个分界线。
澎湃新闻:您说的这个生态补偿制度,有没有什么地方已经做起来了?
牛文元:局部的有,但是全国范围还没有形成制度。局部,比方说这个县和那个县,我这个县供应你水了,你应当给我一点补偿,这个就是局部的。所以从整个国家来讲,我们要促进这个制度的建立。这样东西部之间就更公平公正了。而这种公平公正对整个国家大有好处,生态环境也保护好了,经济发展也上去了,是双赢的。
国家已经在开始做这个事情了。比如扶助一些贫困的省份,让他们的生活水平与全国达到平衡。在小康、九年义务教育、医疗保障、养老等方面要考虑。既然是补助就要有一个界限,谁补助谁?大致以胡焕庸线作为它的宏观表达。这条线不是一条线,它是一条过渡带。
澎湃新闻:您能不能讲讲这条带上的表现是怎么样的?
牛文元:对,它有三个很重要的特点,一、变化快。今年我这里要降雨多了,明年能不能降雨多?我不知道。它不像东部季风气候带,每年夏天来了肯定要下雨的,温度也上来了,有利于农作物的生长。这个带上第一个特点就是变化快。第二、这个地方最容易受到破坏的地方。假如我今年在这里开了荒,种了地。明年能不能种这个地?我不知道。这里退耕还林,退耕还草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这个地方你不要随便去开辟成农田。开辟成耕地,主要以种草、种树为主。第三、任务很重,因为这个地方代表了中国整体发展的一个界限,这个界限好了,那就证明整个中国就好了,它是一个标志。
有人说胡焕庸本身在变动。我们认为最近几百年之内它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为什么?自然环境不可能那么快地变化。尽管政策上可以做点工作,但自然条件变化相对比较慢。要完全把北部或者西部变成塞上江南,个别地方可以,整体上是不可以的。各种条件本身就决定了,没有办法的。因此,我们要认识到脆弱带必将长期存在的这个现实。
过去我们有一个错误的认识,认为人的本领太大了,可以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喝令三山五岭开道,我来了。很豪迈,但你去征服自然,恩格斯早就讲了,你每征服自然一次,自然就要给你一次报复。这个报复让你吃不消,所以我们讲不要干这种傻事。一定要顺应自然发展的规律,然后来部署我们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这个没有错。因为人本身就是自然孕育的一个产物,人哪来的?不就是自然界慢慢演化、进化出现的嘛。在人反过来要把自然作为自己的奴仆,这本身就不合理。
澎湃新闻:胡焕庸线是生态脆弱带,在这些年的变化中它有没有一些好转?
牛文元:应当说“文化大革命”以后,我们有几个举措,脆弱带的脆弱状况有好转。两个最明显的,第一是退耕还林还草,这是国务院发了通知的。这个是非常有效的。我举个例子,像延安、榆林这些地方,以前山都光秃秃的,我们都去过的。现在树木都起来了,这是很明显的。还有长江上游的天然林工程,三北防护林使得这个地方的脆弱度减轻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第二是我们注意一些技术和工程。比方说水土保持工程,这个地方不下雨,一下雨就是暴雨,地质条件不好(因此有了水土保持的工程),再比方在河的上游修建水库等等。
澎湃新闻:您提到水土保持的工程指的是什么?
牛文元:水土保持工程就是指在山坡上种林种草,沙漠地带搞草方格。我讲了两个,一个是我们利用政策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第二个是工程,包括水利工程、水土保持工程、三北防护林工程。这都是国家大的工程。这些东西逐渐使生态环境恢复到原貌,逐渐变好,使干扰度和脆弱度减轻。
毛乌素沙地 视觉中国 资料
澎湃新闻:现在有新技术影响人口积聚,对生态有影响吗?
牛文元:选择好的草种和林木品种,抗风沙。例如,毛乌素沙地在陕北和内蒙交界的地方,他们就采取了一些办法,因为外地移植过来的树木和草不一定能生存得了,他们培植当地的品种,结合当地的土壤和气候条件,那些树木和草成活得越来越好。北京的沙尘暴来源是哪里?其实都在西部地区。那些地方如果覆盖比较好了,风沙源不起来了,那北京等东部地区的沙尘暴就会减轻很多。总体来讲咱们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个生态环境脆弱带,不可能在短期内从根本上解决它。但是可以有限地改善它,通过方针政策。我们的退耕还林还草,我们的天然防护林。
澎湃新闻:我们经常会搞一些大工程,它会对这个地方有一些破坏吗?
牛文元:大工程地方选择要选择比较正确。工程一般来讲都是在局部的地方来做。局部的地方做,如果你选的不好,它可能会有破坏。如果你选的好,可能就会有帮助。这个辩证的看。你说完全不动行吗?那里还有百分之几的人还要生存、生活呢。他总要吃饭,总要住房嘛,而且你交通也要通过去,你肯定要触动自然。你触动自然的时候你要顺应自然的规律。比方说你这个路两旁种树,种什么树?你不能说我随便找一个树种上就行,一定要适应当地的品种。比方我们经常讲的胡杨林。胡杨林在那个地方行,你在东部就不一定行。东部别的树也不行,那个胡杨林人家就讲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所以我们一定要按照自然规律来办事。我们通过这些政策、方针、工程和我们认识自然的深度提高以后,这个地方总体来讲脆弱度减轻,有改善。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胡焕庸线,牛文元,生态补偿制度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