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艾滋病感染者高考考生单设考场,新华社发问:歧视还是关爱

霍瑶/新华网

2017-06-02 18:05

字号
新华网太原6月2日消息,黑板上的倒计时显示:距2017年高考仅剩5天。中国唯一一所艾滋病感染者儿童学校——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的16名艾滋病感染者考生正在做着最后的考前冲刺,为了他们的第一次高考而努力。
记者从临汾市教育部门了解到:经批准,临汾红丝带学校高中班的16名毕业生,今年将在该校设立的标准化考场单独进行高考。
“这是红丝带学校从2004年底成立以来,第一批参加高考的孩子。”临汾红丝带学校校长郭小平介绍,今年参加高考的16个学生中年龄最大的21岁,最小的17岁,从小学起就一直在该校读书。
“就是考场的位置设在了他们学习、生活的地方而已。”郭小平说,虽然这个考点只有16名考生,但监考情况会跟普通考点一样。之所以“推动成立单独考场”,是出于对孩子们的关爱。一是,学校离市区比较远,离统一考点有十几公里的距离,开车要半个小时左右,而他们中多数是孤儿,没有父母的照顾和接送,所以出去考试不方便。在红丝带学校单独设考场,他们吃饭、休息都比较方便。二是,他们平时与外界接触少,单独在本校考试,环境熟悉,比较安静,能让孩子们水平发挥得最好。如果出去和其他孩子一起考试,怕他们不适应太过紧张,也怕有一些人会有抵触。
事情被报道之后,争议随即而来。有一些网友质疑:给艾滋病感染者专设独立考场就是一种歧视,有“强贴标签”、暴露他人隐私之嫌。也有人认为,设置独立考场是反向宣传“艾滋病考生应该被隔离”,让他们融入社会,才能拥有更健康的心态。
“设独立考场也许是一种无奈。”著名教育专家熊丙奇教授认为,从出发点来看,设置艾滋病毒携带者独立考场与成立红丝带学校的初衷一致,都是为了给这些特殊的孩子提供更好的求学环境。而更重要的,是对这些参加高考的艾滋病毒携带者考生的填报志愿、录取升学情况进行跟踪,以保证他们平等、不受歧视的教育权利。
在熊丙奇看来,设立独立考场是现阶段推进高考公平,消除歧视的进步,但被质疑为歧视,可以看出社会对消除歧视有更多的期待。
“科学普及艾滋病常识,全面消除艾滋病歧视,任重而道远。”熊丙奇表示,比艾滋病更可怕的,是人们对于艾滋病的恐惧,而消除对艾滋病学生的歧视无法一蹴而就,扭转人们的认识也需要时间。“消除歧视、增加宽容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这也是解决‘区别对待’问题的最好途径。”熊丙奇说。
(本文原题为《歧视还是关爱?——山西临汾为首批艾滋病感染者高考考生单设考场引争论》)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艾滋病,高考考场,临汾

相关推荐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