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母亲一月白头唤醒植物人儿子,又寻医六年治儿子精神病

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2017-06-03 08: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2日早晨,孙元桃在手术前与儿子对话。上海瑞金医院 供图
“只要能把儿子治好,头发白就白了,无所谓。”孙元桃脸颊瘦削,满头白发,她还不到40岁。
六年前,她12岁的儿子因为一场车祸变成植物人,孙元桃的满头青丝在一月之间全部变白。她不断给儿子说话、按摩,四个多月后,她的儿子曾山奇迹般地被唤醒。
然而,醒过来的曾山成了一名狂躁的精神病患者,不仅会无故伤人,还会自残。6年来,孙元桃从未放弃过给儿子治病,“我们去了8家医院,瑞金医院已经是第9家医院,是最后的希望了。”
6月2日,曾山被推进手术室,经过4个小时手术,他的大脑被植入控制运动障碍的电极。瑞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主任孙伯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手术顺利完成,目前局部麻醉下治疗运动障碍的手术效果已明确,震颤等运动障碍已消除。手术后,医院将帮助曾山逐步减少抗精神病类的药物用量,确保运动和精神障碍的症状不会再延续。
“最美白发妈妈”
一场车祸让12岁的曾山变成了植物人。
2011年12月1日上午,曾山在上学途中被一辆轿车撞倒,经诊断为闭合性颅脑损伤,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他随时可能死去。从贵州安顺转院到贵阳的医院,曾山经过一个月的治疗,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成了植物人。
他的母亲孙元桃不愿放弃儿子,一直呼唤他的名字,在他耳朵边对他说话,念书报上的故事,给他做全身按摩,帮他喂服流质食物。
每天孙元桃只睡两三个小时,儿子车祸后一个月,她的满头青丝全变成了白发,那时孙元桃只有35岁。医学专家表示,一月白头与她当时承受的精神压力和痛苦有关,但目前医学上尚无权威的科学论证。
曾山住院四个半月,他的舅舅来探病,见外甥仍毫无知觉地躺着,难过地说:“舅舅第五次从北京来看你,你好没礼貌,说说话呀!”
奇迹发生了。曾山突然将头侧向了右侧,孙元桃马上问儿子:“曾山,你认识我吗?”曾山点了点头,几天后便恢复进食,当地医生都觉得这是个奇迹。
这件事在当时被多家媒体报道,孙元桃被网友称为“最美白发妈妈”。然而,儿子的苏醒是她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六年寻医
淡出媒体视线之后的6年里,曾山从未间断过康复治疗。
孙元桃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儿子出院后逐渐恢复了部分记忆,能将一家人认全。但由于脑神经受损导致精神障碍,他的智商只有婴幼儿水平,会冲动伤人、毁物,甚至打家人,包括孙元桃。
“打完后我会问他‘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打人吗’,他都说不知道、想不起来。”孙元桃说,她从医生那里得知,这是脑损伤后一些药物带来的副作用,“医生告诉我们,我儿子的大脑小脑都开始在萎缩,每一次发病打人、砸东西,都会缩短他的寿命。”
曾山需要家人24小时陪护。孙元桃说,儿子常对着家里人拳打脚踢,有时她只能用绳子把他拴在桌子上。除了打人,儿子还会自残,他的手上有很多有伤痕。
为了儿子,孙元桃决定再生一个孩子,可以在她之后,照顾曾山。“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后一个办法了,这样等我们老了走了不能照顾他了,可以有亲人陪他一起生活下去。”她说。2015年,孙元桃生下小儿子,现在已经快3岁了。
孙元桃从未放弃治疗儿子,治疗需要钱,她和丈夫四处借钱,欠债累累。他们原本在贵州安顺经营一家复印店,收入微薄。
“每个月生意最好也就3000多元收入,一般就在2000多元,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就很难。”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车祸后,法院判定肇事者赔偿74万元,但对方称“没有办法一次性偿还那么多钱”,先赔了他们27000元,之后都是一个月一个月把钱打给他们,至今6年加起来,也仅仅赔了4万元左右,这和70余万元的治疗费相差甚远,“从去年5月起,每个月他给我们打1500元,现在差不多一年了,剩下的钱还需要10年慢慢给我们,现在完全不够我们的治疗费用、房租。”
孙元桃还说,起初她会在意自己的满头白发,怕出门被人叫“奶奶”,她会去理发店染发,但后来觉得麻烦,而且花钱,干脆放弃了染发,把钱省下来给儿子治病。
“只要能把儿子治好,头发白就白了,无所谓。”她说。
见到医生双膝下跪
面对上海医生的帮助,孙元桃能做的只有握着医生手不停地感谢,她甚至一见到医生就双膝下跪,喊着“谢谢你们救我儿子”。
6月2日下午,孙元桃在儿子手术后,见到瑞金医院医生孙伯民禁不住含泪下跪,连声道谢。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图
今年5月,她和18岁的儿子曾山出现在东方卫视播出的《妈妈咪呀》节目上,来自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的医生正好看到了他们这个故事,并联系了医院同事、功能神经外科主任孙伯民。之后,瑞金医院方面打电话给孙元桃,希望可以用神经调控治疗曾山的神经精神疾病。
“我们去了8家医院,瑞金医院已经是第9家医院,是最后的希望了。”孙元桃说,她目前唯一的希望是让儿子具备一定的生活自理能力,不会再犯病,不伤及家人或其他人。
孙元桃哭着和医生交流儿子病情。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图
6月1日,经过整个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团队的反复讨论,孙伯民认为,手术亟需解决的是曾山的精神症状和运动障碍,应该以控制冲动行为障碍和改善运动障碍为主。
次日上午8时,曾山被推进手术室,经历了4个小时手术。他先在局部麻醉的状态下被植入控制运动障碍的电极,反复测试电刺激对震颤和运动症状的改善,在确认获得理想的控制效果后,手术改为全身麻醉,随后进行后半段的精神运动神经调控手术和刺激器植入手术。
“与以往独立的帕金森病和精神疾病患者神经调控手术不同,同时进行精神行为障碍和运动障碍风险极高,手术时间长,对精确性要求更高。”孙伯民表示,要在术中把电极分毫不差地分别植入到脑内2-3毫米的控制精神运动和基底节神经核团里,这样才能很好地控制症状而不产生任何副作用。”
中午12时左右,手术顺利完成。孙伯民表示,目前局部麻醉下治疗运动障碍的手术效果已明确,震颤等运动障碍已消除。治疗冲动行为的手术效果要1到2天才能反映出来。
为减轻这家人的看病经济负担,医院方面大幅减免了手术费用,后续仍然将进行药物治疗和康复治疗。
“由于之前治疗过程中,曾山服了极量(最大治疗量)的抗精神病药物,这些药物的副作用又导致他出现了震颤和肌张力障碍,而严重的震颤让他的生活质量严重受损,甚至连基本的喝水、吃饭都无法自己完成。”孙伯民表示,经历了这次手术后,之后还将帮助曾山逐步减少抗精神病类的药物用量,确保运动和精神障碍的症状不会再延续。
孙元桃说,她相信自己的坚持可以让儿子曾山好好地活下去,快乐地走完这一生。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母亲,植物人,精神病,瑞金医院

继续阅读

评论(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