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对话丨澳总理回避在中美间站队,大谈大鱼小鱼和虾米

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杨一帆 发自新加坡

2017-06-03 08: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7年6月2日,新加坡,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的开幕晚宴主旨发言。视觉中国 图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句中国俗语贯穿了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的开幕晚宴主旨发言。
此次中国军方代表团团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中将在晚宴后总结说,特恩布尔用这个比喻提出了他理想中的亚太安全秩序,认为大国小国都应当各自承担自己的责任,各负其责。
在为时20多分钟的演讲中,特恩布尔左右朗读透明提词器上的内容,在读错一个词后又自己纠正重新念了一遍,语调没有多少起伏。
正像他演讲时语调一样,特恩布尔刻意避免在中美间有所偏向,“(澳大利亚应该选择中国还是美国)完全是一个伪命题。我们在北京有好朋友和好伙伴,在华盛顿则有盟友。”他在演讲中说。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与国防研究中心主任布兰登·泰勒(Brendan Taylor)在特恩布尔演讲前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澳大利亚应该如何在中美之间找到自己的位置,是澳大利亚国内激烈讨论的话题。特恩布尔会在发言中避开这个辩论,坚持澳政府的论调,即澳大利亚不需要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
“规则”成澳总理演讲关键词
特恩布尔并没有掩饰他的立场。他继续打比方说,要使池塘里的大鱼和小鱼自由、安全地游动,需要遵循这片池塘的“法律规则”。纵观演讲全文,“规则”(rule)出现12次,成了此次演讲的关键词。
但他演讲中未指明大鱼、小鱼、虾米具体所指,也鲜少提及亚太地区的具体议题。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现场统计,特恩布尔只在开头提了一次南海和东海,将其列为亚太地区当前的安全热点。开幕前被广泛认为是本次香会重点的朝鲜,也只在演讲中出现了2次。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在晚宴后表示,中国重视和遵守国际规则。
“当我们谈规则的时候,我认为国际规则要反应各国普遍共识,而不能由部分国家单方面解释和决定什么是国际规则。”何雷中将在开幕式后评价说,“地区的规则要反映所在地区的共同利益和价值,比如《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和《南海各方行为准则》框架协议就是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的共识。”
“总的来看,澳大利亚今年的主旨演讲比较中性,明确不选边,对中美双方都给了一个高帽子。”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战略研究部副研究员张露对澎湃新闻表示,“一方面是因为特朗普最近的决策,尤其是特别是退出巴黎协定犯了众怒,澳大利亚不想趟浑水。另一方面,中国对澳大利亚的经济牵引力确实不小。”
“不明确选边,反映出了特恩布尔的政治成熟。”张露表示,但本质上,澳大利亚还是希望能跟上美国步伐,希望能在美国领导地区的前提下,从中美双方盈利。
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马修·柯提(Matthew Cottee)也对澎湃新闻表示,特恩布尔在演讲中多用比喻,没有直接针对中国,以外交辞令回避了可能引起的争议。
担心陷入外交孤立
在英国国际战略问题研究所6月2日发布的《2017年亚太地区安全评估》中,以“澳大利亚在地区安全角色中的不确定性”为一章,描述了澳大利亚当前的外交与安全政策。
在今年3月中旬,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还警告特朗普政府应注意中国的崛起。但据《金融时报》5月报道,当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到访澳大利亚,在南海问题上指责中国,并建议澳大利亚加入美国在南海进行的所谓“航行自由”行动时,毕晓普对此却没有做出直接回应。
实际上,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澳两国之间的关系就出现了许多微妙的变化。起初,特朗普与特恩布尔围绕难民协议闹出不愉快,而其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退出气候谈判“巴黎协定”的做法更是令澳大利亚不满。
为了缓和美澳关系,美国副总统彭斯曾于今年4月访澳。但在其之前访澳的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3月发出了中国同澳大利亚及新西兰致力于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繁荣的积极信号。
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如何在中美两大国之间做出选择,也成为澳大利亚国内争论的焦点。据《纽约时报》5月2日报道,在2009到2013年间领导澳大利亚情报机构的艾伦·金吉尔(Allan Gyngell)在新书《被抛弃的恐惧》(Fear of Abandonment)中称,在没有强大盟友——先是英国,现在是美国——提供安全承诺的情况下,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依然受到对被孤立的担忧的驱动。
对此,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呼吁澳大利亚实行更独立的外交政策,接受中国成为该地区的主导力量。但是,澳大利亚国内的保守势力对此并不认同。《金融时报》分析称,澳大利亚担心自己可能在中美两国的角力中陷入困境,并不愿选边站。
反恐为少数无争议话题
特恩布尔的演讲中极少展开讲述亚太地区面临的安全挑战,唯一的例外是反恐。在讨论中国、美国及东盟在亚太地区的作用之外,特恩布尔花大篇幅集中讨论了反恐问题。
特恩布尔提及了2002年的印尼巴厘岛爆炸案,当时因有大量澳大利亚游客在爆炸案中丧生,被称为“澳大利亚的9·11”。而印尼雅加达近日发生的爆炸案、菲律宾南部的武装冲突,也都显示出了宗教极端组织在亚太地区的活跃。
“我们所有(国家)对其他国家打击恐怖主义运动都有着既得利益。”他说,“正像恐怖主义网络是跨越国界的一样,我们的合作也应该跨越国界,尤其在于分享情报。”
在2日早上澳大利亚防长佩恩出席的五国联防协议防长会议上,反恐同样是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共同强调的话题。
责任编辑:吴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香格里拉对话会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