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故事|35年老中医:学习状态几乎癫狂,常在电线杆下学

郭立伟/齐鲁晚报

2017-06-03 13:05

字号
【故事主人公:彭欣】
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从事中医工作35年。1957年出生,1977年参加高考,考取山东中医学院(山东中医药大学前身),毕业后留校工作任教。
下乡当过知青,进厂当过工人,20岁参加高考。现如今,他已经是德高望重的中医教授,治病救人,传道授徒。回想那段岁月,彭欣仍然非常激动,“上大学是青年时期最难忘的经历,是我青年阶段最值得骄傲和留恋的时光。”
母亲拿着报纸去工厂要人
5月26日,记者在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见到了正在门诊坐诊的彭欣。一名患者正请彭欣检查困扰自己多日的肝病。从接诊,到望闻问切,再到最后的开单,彭欣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然后亲自扶老人去化验室。老人对彭欣千恩万谢,询问着他的坐诊时间,想下次还找他看病。
彭欣(右)与同学一起读《本草纲目》。齐鲁晚报 图
除了正常的教学工作,每周五是彭欣在医院的坐诊时间。一直忙到中午,彭欣才抽出时间,将思绪拉回到40年前。“哎呀,那时候确实很苦,也很锻炼人,现在想起来也很怀念。”今年60岁的彭欣,想起下乡知青的生活感慨道。1975年高中毕业,彭欣像其他年轻人一样,响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1977年国庆节之后,彭欣得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以下乡知青的身份报名参加了高考。从知道消息,到参加考试,时间仿佛倏忽急逝,很多细节彭欣早已经记不清,只记得自己在一片紧张与忙碌中完成了考试,考完又空落落的,“谁心里都没底,不知道考不考得上”。
考完试不久,恰赶上济南市招工人,彭欣作为优秀知青被推荐回城,进了济南中药厂,就是现在的宏济堂药业有限公司的前身。“进了厂之后干炮制工人,做中药炮制,那个活,对技术要求极高,真是又苦又累又脏,”彭欣现在想起来,仍然不由自主地皱眉头,鼻尖萦绕的还是各种中药炒制的味道。
到了填报志愿时,药厂师傅喜欢这个勤快又伶俐的小伙子,建议他考山东中医学院,即山东中医药大学的前身。进工厂后干了3个月工人,彭欣等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但工厂却不放人了。这种情景在当时并不罕见,很多单位都不想放考上大学的优秀年轻人。“后来,听说任何单位不能以任何理由阻碍高考生上学。我母亲就拉着我,拿着当时报纸去厂里找,领导终于给我开了绿灯。”当时,知青点去参加高考的四五个人,只有彭欣考上了。从小在教委大院长大的彭欣,长在大学校园里,跟大学生玩耍在一起,“将来要考大学”,早已成为彭欣内心根深蒂固的情结。
回顾高考,彭欣感慨,于他而言,考大学是实现梦想的珍贵机遇,高考也切切实实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假如1977年我没有考上,下一年我会接着考。”
上大学的学习状态几乎癫狂
一想到大学生活,彭欣就爽朗地笑了,“上大学是我青年时期最难忘的经历,是作为青年阶段最值得骄傲和留恋的时光。”
彭欣记得,当时北大1977级的大学生喊出来一个代表全国学子的口号:为中华崛起而读书。“这真的是当时我们共同的信仰,真的是有那种理想热情。我现在回想起来,仍然热血沸腾。”彭欣一连说了两个“真的是”,脸上因为激动呈现出红色。
想起大学,彭欣眼前首先浮现的是大家无时无刻不在埋头攻读的身影,就连餐厅打饭排队时,大家也会掏出牛皮纸封皮做的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记着中药的汤头歌诀、黄帝内经条文、伤寒杂病论的条文。大家排成一队摇头晃脑背书,成为每日餐前的绝佳风景。“学习的欲望相当强烈,感觉憋了很长时间的学习愿望终于实现了,全身心投入学习的状态几乎癫狂。”彭欣将这形容为一种学习的“饥渴感”,这是一个在文化断裂的年代,坚持学习的群体普遍具有的“症状”。那时候书籍不多,教材都是老师刻板油印,“像一个饥饿的儿童,永远吃不饱”。
大学里又不仅仅是学习,这些来自江湖上“三教九流”的人,最大的30多岁,最小的十六七岁;有的拖家带口读书,有的还不知道恋爱是啥;有人成熟练达,有人年少气盛。但却个个“身怀绝技”。他们组成一个小乐队,唱着当时流行的校园歌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山楂树》、《洪湖赤卫队》,也唱着属于那个时代的骄傲和苦闷,彭欣当时还是乐队的手风琴手。
他们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大学时光,却唯独缺了“大学恋爱”这堂课。“那时候我们还真没把恋爱当回事儿,那种进入学习殿堂的感觉,使劲学、使劲读书成为第一需求,谈恋爱还是一种还没来得及想的状态。”彭欣说,时间太紧迫了,而想做的事情那么多。
“高考制度仍是最公平的选拔人才机制”
课外活动被各种社会活动和班级工作占据,学习又不想落下,彭欣便想着用其他各种时间来补。每到晚上,教室清空锁上门,宿舍里熄灯前,彭欣就背着书包、夹着小绵垫到校园里面去找地方看书。电线杆下面是年轻人最喜欢的地方,但辅导员检查完宿舍,在校园逛的时候,经常一抓一个准,“第二天开班干部会时就会被点名批评,带头违反作息纪律。”
就这样,中医五年制,毕业之前,所有同学的五年成绩做排名,彭欣全年级排名第六。他的毕业志愿是留校当老师,想去“中医各家学说”教研室。没想到,彭欣已被定为行政岗位。但他对做中医研究仍有“执念”,在恩师刘持年教授的支持下,彭欣成了方剂学教研室的兼职教师,一边干行政管理工作,一边做业务。从1983年一直坚持到现在。
作为山东中医药大学中医学院的书记,彭欣今年“五一”刚退休。现在,他是济南中西医结合学会会长,山东省经方研究重点实验室主任,全国名中医专家学术传承人。
谈起现在的高考制度,彭欣禁不住想对当下的年轻人说几句话,“考大学是成才的最好途径,但不是唯一途径。我的体会是,读大学和不读大学完全不一样,特别是对学生来说,高考制度还是当今社会竞争体系中最公平、最有普遍意义的,社会上这么多的岗位竞争与人员选拔机制,最严密最公平的还是它。”
(原题为《40年前下乡知青高考走进大学学中医 电线杆子下学习经常被“抓”》)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考恢复40周年

继续阅读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