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集团军某旅将离开23年驻地,移防千里之外

解放军报

2017-06-03 18:09

字号
在哪儿都是党的兵
——第八十三集团军某旅副参谋长霍长兴在旅“听党指挥,服从大局”报告会上的发言

各位战友:
近一年来,从战区陆军比武竞赛到国际维和,从单位撤并转改到调整移防,我执行过不少任务,面临过诸多抉择。也正是这些经历,让我愈发感到,无论是在改革攻坚的关键时期,还是在履行使命的前沿一线,或是在练兵备战的平常日子,只要身穿军装就要永远牢记:在哪儿都是党的兵。
去年8月,组织上考虑我专业对口又有维和经历,准备让我担任维和工程兵大队大队长赴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我既喜又忧,喜的是组织对我的信任,忧的是部队改革在即,像我这种年龄偏大的“老副团”,好不容易进入后备名单,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想法。如果改革期间不在单位,到时还有没有自己的位置?另外,父母年近古稀需要人照料,孩子正准备考学,家中压力也不小。
尽管有忧虑,但穿了20多年军装,面对组织交给的神圣而光荣的任务,我还是抑制不住军人骨子里迎难而上的血性。当晚,我就回家开了家庭会议。让我欣慰的是,家人全票通过支持我参加维和。他们说,要是我退缩了,就不是他们认识的儿子、丈夫和父亲了。
一个月后,我带领维和官兵飞赴万里之外的利比里亚。我们是国家派往利比里亚的最后一批工程兵维和部队,为尽可能改善当地基础设施条件,联利团分配的任务比以往更多。我带领官兵多线同时作战,修道路、架桥梁、建机场、搭帐篷。当地旱季酷热难耐,雨季暴雨连绵,新修筑的工程工事经常被大雨冲毁,当地局势也很紧张,施工和车队行进中时常遭到不明武装分子干扰,但不管困难有多少,我们始终坚信一点:完成好维和任务,就是对改革强军的最大支持。
去年年底,国内传来消息,军队“脖子以下”改革即将实质性展开。一石激起千层浪,官兵的焦虑情绪蔓延开来。有的向亲友打听改革动向,有的担忧部队调整后无处安身,有的担心部队移防家庭不好照顾……诚然,我也有类似的顾虑。但既然走出国门,我们就代表着中国,谁都没有理由给祖国和中国军人丢脸,特别是作为大队长的我,更应该站排头、带好头。我和政委分头做工作,深入班排开展谈心活动。在我们的努力下,大家逐渐放下思想包袱,党员干部还自发成立了突击队,全身心投入到维和任务中。
最终,我们提前10天完成联利团赋予的全部任务,联利团司令亲自为我们颁发“特殊嘉奖令”,工程兵分队维和官兵全部被联合国授予“和平荣誉勋章”。
今年3月,我带队安全返回祖国。经过短暂隔离,便转入部队调整改革工作中。回到熟悉的营院,我才真正感觉到改革的脚步如此之近:办公室已经腾空,各类仓库被贴上封条,电脑已装箱封存,军车来来往往,送走老面孔,迎来新面孔……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叫人难以适从。但我深知,这是部队重组重塑的现实需要,虽然依依不舍,但必须绝对服从。
新单位成立时,组织曾考虑提拔任用我,但因年龄偏大,超过了进旅班子的年龄线,我被平职任命为旅副参谋长。有人私下说:“忙活一年多,白干了吧!”但我不这么想,作为一名老兵,一个受党教育20多年的副团职干部,到哪都要听从组织安排,不能教育官兵时明白,自己遇事时糊涂。虽然没有提升,或许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但岗位有高低,奉献无差别,只要组织需要我,我就要牢牢铆在战位上。
很快,部队将要移防,我就要离开生活了23年的驻地,远赴千里之外的新营区。面对移防,不少同志既有环境变化带来的情绪焦虑,又有面对家庭问题的心理矛盾。但我们常说,我爱着祖国的每一寸土地,脚下熟悉的驻地是祖国的土地,远方的新营区就不是了么?一路走来,我一直坚持做到党叫干啥就干啥,面对调整移防,我也会坚决做到:在哪儿都是党的兵,永远都听党的话!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军队改革,第83集团军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