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对话|美国会代表团:忧虑重重与特朗普“划清界限”

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发自新加坡

2017-06-05 09: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代表团。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6月3日下午,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代表团的新闻发布会开始前几分钟,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的会议室已被挤满,其中不乏来自路透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西方主流媒体的记者。与之相对的是,只有一名西方记者出席了半小时前刚刚结束的部长级午餐会后新加坡防长群访。
媒体对美国代表团的关注也许折射出了贯穿此次香会的一大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美国究竟有没有一个明确的亚太政策?尽管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已在大会演讲上反复强调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持续存在,但特朗普带来的美国外交的不确定性显然令外界更关注。
在回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提问时,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索恩伯里(Mac Thornberry)竭力表明美国亚太政策的稳定性。他说,一个国家的内政发生争议很正常,美国历史上,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当总统,无论发生怎样的风波,美国的亚太政策是稳定的。
但来自美国两党的议员们多次表示,国会是“独立且平行于白宫的政府机构”。面对特朗普遭遇的重重质疑,这些议员似乎在试着与其“划清界限”。
内政风波中的亚太政策疑虑
特朗普的亚太政策模糊不清,一部分原因是其人事任命还不完整。据《华盛顿邮报》统计,截至5月29日,需要参议院确认的559个关键政府岗位中,还有442个没有提名人选,仅有39个被正式确认。美国国务院、国防部等各部门都有大量职位空缺。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代表团。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库恩斯(Chris Coons)对澎湃新闻坦言,对美国国务院一些高层职位的空缺感到忧虑,但他辩解说,不必过度关注任命程序的拖延,因为驻外大使馆会有代大使,并非没有人处理对外事务,而美国驻中国大使布兰斯塔德也是参议院最早确认的大使之一,这表明了美国对亚太地区的重视。
同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巴拉索(John Barrasso)则对澎湃新闻表示,任命程序的拖延主要是白宫在处理文件和背景调查时比较慢。
特朗普因“通俄门”在美国国内遭遇空前的信任危机。据路透社6月2日报道,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将在下周在国会就俄罗斯涉嫌干预美国大选作证,目前还不清楚白宫是否会试图阻止科米作证。
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索恩伯里对澎湃新闻表示,不担心国内纷争影响美国的亚太政策,因为美国此前的政坛风波也没有对外交政策产生显著的影响。美国对亚太地区的重视是一贯的,国会代表团这次之所以离开华盛顿来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正是要向地区国家再次确认这一点。
但一些美国观察者似乎没有他那么充满信心。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亚太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拉普-胡珀(Mira Rapp-Hooper)此前对澎湃新闻表示,美国正处于严重的国内政治危机中,这可能使其他国家对美国外交政策的连续性感到怀疑。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Richard Bush)5月也在上海论坛间隙对澎湃新闻表示,“通俄门”调查可能影响特朗普处理外交事务时的情绪,同时也可能促使他倒向国会中的保守派共和党人。
气候变化折射美国政策选择困境
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被一些人视为美国走向孤立主义的又一例证。出席香会的美国国会代表团被频频问及《巴黎协定》,他们意见的分化同样折射出美国政策的矛盾。
发布会后各国记者仍然追问不休。
怀俄明州共和党参议员巴拉索颇为自豪地表示,他正是最早提议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参议员之一。他还宣称,人为因素对气候变化的影响“微乎其微”。
特拉华州民主党参议员库恩斯一脸严肃地沉默不语,最后才简短地表示,他与巴拉索在气候问题上意见不合,但并没有在媒体面前做出具体反驳。他依旧把亚太政策视为美国两党合作的模范。
由4名民主党人和4名共和党人组成的众议院代表团也谈到气候问题时气氛尴尬。得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索恩伯里表示,并不是一个协议就能决定气候变化的未来,美国终止协定的时间要到2020年以后,特朗普也表示愿意重新谈判该协定。索恩伯里没有否认气候变化的现实,但也避免直接批评了特朗普。
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卡巴杰尔(Salud Carbajal)则神情严峻地表示,他亲身感受到了气候变化的危害,他个人对特朗普的决定感到“极度失望”,并且已经和国防部长马蒂斯讨论了关于气候变化对国家安全的影响。
马蒂斯本人也因特朗普的气候政策接连遭到质疑。大会发言后,首先提问的代表质问,美国声称支持“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秩序”但却反对《巴黎协定》等多边机制,人们怎样才能对美国放心。
马蒂斯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美国长期存在孤立主义情绪,在全球化带来负面影响时,孤立主义情绪复苏,但在尝试了不同可能之后,最终美国会做出好的决策。
在众议院代表团新闻发布会后近半小时,还有不少记者留在会议室里,拿着纸笔采访议员们,有的在谈美国亚太政策,有的则在谈税法等国内政策。上任近半年后,特朗普究竟如何决策,又会如何影响本国和世界,仍是人们不断疑惑并追问的问题。
焦点
我是国家发改委气候战略中心国际部主任,没有美国的全球气候治理时代会怎样,问我吧!
柴麒敏 2017-06-02 254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吴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香格里拉对话会,美国国会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