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白鹿原系列景区民俗村乱套,随处可见“黑娃铁板鱿鱼”

王彬/华商网

2017-06-04 15:30

字号
端午期间,所谓“江南最美小镇”的陕西洛南县花溪弄景区游人如织,可景区里的风景和网上宣传的却截然不同。景区店铺没建好,商家没入驻,多处还是施工现场,网友纷纷吐槽:简直是“工地一日游”、“人间最坑花溪弄”。
试想,若不是被爆出“丑闻”,有多少周边市民仍会趁着这个周末驱车前往该景区,然后游览“大工地”后抱怨被坑,悻悻而归?
景区还未完工就大肆宣传,趁着假期招揽游客,配套设施跟不上造成各种拥堵。这种模式几乎成了新兴民俗小镇景区的必备套路,特别在早于花溪弄建成的白鹿原几个民俗景区里,早已见怪不怪。
这几年白鹿原很忙,原上民俗村景区一家赶一家的开张迎客。
2016年5月1日,白鹿原民俗村试营业。
2016年7月16日,白鹿原影视城试营业。
2017年4月23日,白鹿仓景区又在原上诞生了。
就这样,一座白鹿原,三家民俗村,从东南开到西北,从蓝田开到灞桥。而这些,仅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各家抢夺一切旅游资源,急功近利地瓜分着白鹿原。时间紧,任务重,这让本来平静的白鹿原变得乱哄哄一片“真热闹”。
本文图片均来自华商网
配套缺失致省道瘫痪
三家之中目前最火的,也是问题最突出的要属声称填补陕西省文化影视基地空白的白鹿原影视城。这家民俗村是由陕西旅游集团斥巨资开发投资的,占尽S107(关中环线)从景区脚下通过的便利,区位优势可以说是相当好。
虽然拿了一手好牌,但影视城却打得比谁都烂,把这条省道坑的那叫个惨!一到周末,从景区停车场出入的车辆、路过107省道的东西方向车辆以及停放在村民私人开辟的路边车位的车辆从四个方向同时扎进省道,互不相让,经常把S107堵成“麻将桌”。
如果说景区刚开始试营业时堵,是由于配套设施没跟上造成的,那现在营业那么久了,为何乱象毫无缓解呢?缺失的配套设施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规划进去呢?去年中秋小长假,白鹿原影视城门口停放车辆至少上千辆,导致省道堵成停车场,场面相当震撼。
景区建配套设施就好比你请客吃饭,你没有那么大的房子却招呼来两屋子客,客人到你家只能到门口挤着去了。针对这一Bug,影视城并不是没有想过办法,比如在距离景区南大门约3公里处设置停车场,人太多时游客开车到此会被截停,可以坐免费摆渡车进园。
但说实话,这“半路停车场”建的实在不咋样,从外观完全区分不出来是正规停车场还是黑停车场。里面设施极其简陋,没有硬化的路面直接让游客开启“吃土”之旅。而且3公里的距离有点远吧,景区摆渡车下午最晚一班是6点回停车场,如果游客没赶上呢?是不是就要面临3公里的“暴走”,想想都不能安心逛吃了,谁会愿意把车停在这?
堵成停车场
按照国家5A级景区标准建设的白鹿仓面临同样的问题。即将试运营前,周末的游客已经人潮汹涌,门前的马路已经开始频频上演大堵车。马路两边并排甚至三排停放,将原本足够宽敞的路面占的所剩无几。
虽然白鹿仓在试运营初也有部分区域仍在建设,但它也许是吸取了前两家民俗村的经验教训,白鹿仓景区配套修建了一个能容纳1500辆车(停车场收费人员告知)的大型停车场,而且档次相当高,配套水准甩出其他两家景区几条街道。
但无奈的是,游客数量仍然远远超出了停车场的容纳能力,加之很多游客为省去10元停车费,违章停在狄寨北路两边,拥堵状况依然严重。
从三家景区的身家来看,
白鹿原民俗村,投资额3.5亿元,占地1200亩;
白鹿原影视城,投资额6个亿,占地1050亩;
白鹿仓景区,更是计划投资35亿,占地2100亩。
动辄几亿元的投资,近千亩的占地,我不明白规划一个合理的停车场真的有那么难吗?
开辟车位致树倒田毁
明明不具备营业条件,偏偏忙于开业,游客蜂拥而至停车位告急怎么办呢?周边农民帮了景区大忙,私建停车场招揽生意借机发财,这是三家民俗村的另一顽疾,也是陕西古镇游的通病所在。
在民俗村周边,几乎每户村民都经营着收停车费的营生。一遇上高峰期,家家户户门口能停车的地方都塞的满满当当。有村民为了收停车费,自家清闲的院子不要了,自家的农田不种了,甚至自己地里种的树直接干掉,清理场地最大限度满足游客。
这个钱挣得轻松啊,啥事不弄人人都是收费员。相比面朝黄土背朝天在一亩三分地里扒出那点可怜钱,停车收费没有成本全是利润,关键工作还超轻松,有村民光收停车费就日进千元,耕地、庄基地摇身一变都成了摇钱树。
村民私自把耕地变停车场收费,稍微懂点法律的都知道这是违法的。不想违法?也行,你首先去规划局取得该块地的规划,然后去国土局申请农用地转建设用地,国土局再报批政府批准后实施征收,然后国土局拍挂土地,你就想办法中标,然后你再建停车场就合法了,呵呵,试问几个人会去这样干?
那为啥这种私自改变土地使用性质的现象在白鹿原上如此猖獗,没人管呢?我不知道是政府懒政不去监督?还是有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民俗村作为拉动地区GDP的王牌产业,也是带动村民“产业”脱贫的一大神器,能让政府既挣了里子又挣了面子,我想还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
文化抢夺致常识混淆
本地人了解西安的白鹿原,可是外地人就不一定了。追完《白鹿原》小说、电影、电视剧可能都会问一句,究竟有没有一个“白鹿村”呢?有的话具体在哪?
其实,“白鹿村”是陈忠实先生杜撰出来的一个村名,在小说中,白鹿村并没有具体的地理方位及其特征描写。既然没有特定地点,一座白鹿原横跨灞桥、长安、蓝田三区县,大家都可以拿出来做做文章了,哪家都想头削尖了往上贴。
一座白鹿原,三座民俗村。
拿陈忠实先生的“老宅”来说,去位于蓝田县前卫镇的白鹿原影视城游览,一进大门右手边就有一个参观点叫“陈忠实老宅”。了解陈老生平的都知道,他是灞桥区西蒋村人,他的老宅也在那里,这怎么一夜之间就搬到了蓝田来了?
虽然“老宅”门口有介绍说:“这是景区还原当年陈忠实创作白鹿原时的工作和生活场景,按照1:1的比例复制来的。”但很多游客都是走马观花的一扫而过,有人就真以为此地就是陈忠实的老家,他就是在这里创作完成的《白鹿原》。景区也许想要的就是这种不明就里态度,虽然这里现在不是真“老宅”,但是游客逛着逛着就是了。
而且这个“老宅”虽是赝品,但盖的相当精致,用“复古”的审美来看,怎么都像是一座乡村小别墅。陈老当年创作《白鹿原》要是能有这么优越的条件,大概也就不至于受那么多苦了。
影视城打造的“滋水”老县城并不是小说里的老县城;,白鹿仓原貌再现的白鹿原古街也不是真古街,而白鹿原民俗村也无多少关中民俗可言,归根结底这些都是让游客能心甘情愿地买单高价小吃的“露天美食城”而已。
既然是文化的生搬硬套,那就没有啥套不上了。民俗村里随处可见的“白鹿原老酸奶”、“黑娃铁板鱿鱼”、“田小娥粉汤羊血”和小说更是没有半毛钱关系。甚至文化不够,厕所来凑,连卫生间门口也洋气地挂上了“小娥(女)”、“黑娃(男)”这样的标识牌,让人哭笑不得。
就在这两天,电视剧《白鹿原》正播的高潮迭起。按说这个时候,作为老陕的一员,应该好好为这片原去鼓与呼,我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起白鹿原的不好,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但我是真的在为这片原担心,我害怕趁着电视剧掀起的这股热浪,白鹿原第四、第五家民俗村又忽然冒出来,更多的麦田被开辟成停车场,更多的道路被堵死;我又害怕刮完这股电视剧之风后,白鹿原上只剩下满原的“蓝田饸饹”、“白鹿原老酸奶”、“田小娥粉汤羊血”小吃店和仿造的那些建筑空壳。
我认为,既然三家民俗村已成瓜分白鹿原之势,不如未来灞桥区政府、陕旅集团以及蓝田县政府从上述乱象上下大功夫,比一比谁家配套设施建的好,去谁家逛吃不堵车消费环境好,也许到那时游客会不请自来,或者一来再来。
(原标题为《 花溪弄没完工就揽客 我觉得这套路是学白鹿原的》)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白鹿原

继续阅读

评论(1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